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混元道 > 第四百零八章 天地开杀劫 尚自缺一方
    第四百零八章 天地开杀劫尚自缺一方

    云中子见这白云答应了,倒是心里暗喜:任你洪荒大神转世,终究是福缘浅薄,难逃我之算计。《+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任凭你这般福缘气运,当年洪荒未曾身化灰灰已经是万幸了。也罢,尔等要机缘,我便临墙画饼,予尔等充饥便是。

    “恭喜道友大彻大悟,不愧是那红云大神转世!”

    白云虽然一时间答应了,但心里还是有些没底,也就点点头,算是道谢。

    “儿啊,云中子师兄所言,句句在理。这天下之大,换了云师兄,谁还给我们讲解这些大道理!”白露一脸高兴地看着白云,却是想要是有一天儿子证道成圣,该有多好啊。青丘山千万年来的生活,周成那种逍遥于世,淡然无忧的痛快:高高在上,众生敬仰的天人之尊,法宝无数,道行无边。这些可都是她羡慕的东西。

    白猛见儿子还是有些放不下,看了看一脸高兴的白露,只好叹声道:“云儿,这天下之事,乃是泼出去的水,没有回头路的。我琢磨着你娘说的有理儿,你当年能得道祖鸿钧钦赐圣位,便是有那证道之望的。我们白家放手一搏,说不得也能重新找回成圣之机。”

    “可是老师…….”

    白露斥道:“还老师,老师。你当年前世红云之身便是与你口中的老师乃是旧识,为何如今他不曾怜你,而将那圣位给了东海?为何你这‘老师’不将那许多的先天至宝分你一件?除了那混沌钟和三十六品青色莲台、弑神枪,你这‘老师’手中不是还有其他好几样先天至宝吗?他可曾给你一件?”

    白云闻言没有反驳,却是眉间隐现愁色,但也渐渐释然,想来白露的话,多多少少起了作用。

    “云儿。我和你娘也没什么能力,我白家也就看你了。至于老师,他既然不在,你也不要多想了,万一以后回来了,遇到了再说吧!”白猛心里也无法面对这“离开”青丘山之事,却不得不开口劝儿子。

    云中子道:“白云师弟,你若答应我一件事,我便助你抢夺这天地间之成圣之机!”

    白云皱眉道:“成圣之机已然被黄青云得了,如何还有?”

    云中子:“师弟却是着相了。我素闻青莲师叔有言,天道无为,大道无形,你深受教诲,莫非还不知天地间最多的就是变数吗?我们先不说那黄青云能否守住了成圣之机到最后关头,便是天地间再出圣位,又未必不可。这黄青云之圣位便是一个变数!”

    白云道:“你便说说,要我答应你何事?”其实白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不过一想到当年红云死于圣位,如今自己又和成教圣位擦肩而过,心里不爽,也是应该。

    “你只须入了我阐教,做那客卿长老!他日你我共进退。你如果证道成圣,还须庇佑一番我阐教才是。不然,我怕是白忙活一场!我等不似白云师弟这般机缘深厚,即便当面遇到成圣之机,怕是也迎面错过。故而还须白云师弟承诺庇佑才是。”

    白露闻言,也不待白云回答,却是急忙道:“应该的,应该。我们离开了青丘山,也实在找不到地方去。而且孔宣此人城府极深,好端端的一个狡诈多变、足智多谋之人,却是隐匿青丘山,蛰伏于天地间。我等如若不找个靠山,怕是迟早被他捉回去受罚才是。素闻这昆仑山乃是天地间第一仙境,倒是久闻大名了。云中子师兄热情相助,我家白云他日如若成圣,定然庇佑才是。”

    白云略微一沉吟,却是道:“也罢,我便答应你。如若我证道成圣,我便应了今日誓言,保你阐教便是!”

    这话听起来有些嚣张,但毕竟白云前世就是那红云老祖,离那成圣的希望不过半步之遥,故而今日说话,也多了些自信。

    云中子闻言,却是悚然起身,做大喜欢颜状,“天可怜见,我阐教终于有了活路。白云师弟,请受我一拜!”

    当下却是好一番恭维之后,四人一起,却是就近入了昆仑山,从此白家三人,成了昆仑座上宾。

    此时就此告一段落,却说青龙关,也是一番新貌。

    青龙关镇守使府中,今日却是热闹,原来那外出打探消息的两位公子回来了。众人济济一堂,却是连那姜别峰夫妇、周诗祁三人也在,一并听那周化二人报告。

    “这次外出,我却是秘密联络了几位早已对朝廷不满的诸侯王,四大诸侯中,已经有三位答应重定朝纲。只有那靠近仙魔通道的南伯侯,态度暧昧,我也未曾找到下手的机会!”周化朗声道。

    “你出去不过区区半年,就走遍天下四方?还让三位诸侯王答应了共襄盛举?”盘王有些疑惑地问道,不过转瞬他便明白了,脸色有些不好看。“你是不是用了家传的金蛊大法中的心蛊奇术控制他们?

    “老爷,是我叫化儿这么做的!天地大劫越来越近,大劫之时,定有大福大祸,我们如果不抓紧时间,那么吃亏的就是我们。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老爷莫非还不明白?何况,这些诸侯王都是一些鱼肉百姓之人罢了,你何必在乎呢!”灵茱连忙为周化辩解道,确实是她吩咐周化那么做的。

    “也罢。下次记住,我盘王金蛊大法,不得对普通凡人下手。”盘王想了想也对,要是事事拘泥于形式,却是少了先机。

    其余几人也表示赞同,李天赐却是依旧在一旁,闷声不吭,时不时地关注一下那坐在一旁的周诗祁,自从盘王一再告诫,不能对她有不敬之后,倒也多了些敬畏。

    周化当然也表示不敢对普通人下手,却是接着道:“爹爹,如此大事却是可成。只须让那三方诸侯一个接一个地造反起来,那当朝之明德皇帝也在位几十年了,老朽老朽,儿孙不成器,却是只有让爹爹为他整军讨伐叛逆了。如此一来,大权在握,待那明德皇帝归天之时,天下诸侯响应爹爹,公举为皇,指日可待。”

    一屋子的人听了,倒是只有那灵茱喜上眉梢,似乎自己那略微有些自卑的身份,也被她淡忘了。盘王更是满脸不在乎,道:“好,就照你说的布置就是!大劫越来越近。我盘王驻扎此地倒也有五十年了,那明德皇帝当年便是百岁之人,如今又如何能不老!只是诸侯作乱,还须告诫勿伤平民百姓才是。做戏也就罢了,谁若犯下妄杀之罪,我定不轻饶!”

    姜别峰此时却是起身道:“盘王长老吩咐联络人族隐修之事,倒是进展缓慢,大多数因为不知王皿舟便是盘王大人外称,却是不愿来投奔。”

    “此事不急,机缘一到,他们定然如那过江之鲫前来投靠。这天下间,除了我盘王,孑苦一世,又哪有什么大神通者,能将我这蝼蚁般的族人放在眼里。唉!”

    陈传见轮到自己了,也起身道:“启禀盘王长老。陈传领了任务之后,却是与李天赐兄弟不敢或忘重任在肩。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那《诛神宝典》所记录的三种神功绝学:《问道十八篇》《一百零八周天化形大法》和那《乾云遁》按照长老所收弟子的选择,酌情予以传授。李天赐兄弟却是也将那盘王金蛊大法之一部分传给了他们。”

    李天赐接着道:“陈传师兄说的不错,爹爹。这《诛神宝典》与《盘王金蛊大法》皆是速成之绝学,我们储备的这些弟子,学得非常快。只是资质如若不够,难以领悟绝学精妙的话,日后却是难有大成。”

    盘王点点头,道:“嗯。此事我已知晓。那《盘王金蛊大法》当年为我所得,修习之下,却是一门速成之功法。只是还要看资质与机缘才行,日后成就倒也强求不得!”

    众人商议完事情,都有默契地起身拱手向盘王行礼,因为大家知道,今天商议之后,盘王一族便是大踏步准备日后争抢天地之事了,虽然还少众多高手助阵,但也只缺火候了。

    当下众人离去,只待天下诸侯乱起之时,盘王得命领天子大军镇压,故而也就名正言顺的大权在手了。此后诸般算计,倒也不过是顺手推舟而已。

    周诗祁三人刚回了城南府中,不过半响,周诗祁心中微动,掐指一算,却是不禁轻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那有趣的小妖,莫道归回来了。人世间这二十年光阴,未曾想却是弹指即过!”

    原来自从那小妖莫道归背井离乡,远走天涯去寻访那仙道,此时已是二十年到了。他得了当年那算命先生垂怜,赐下了潜行疾行之法,却是仗之走天涯。这次是去了北方,如今二十年时间到了,却是刚好回来了。当下周诗祁也不拖延,却是驾云出城,瞬间便到了那当年河边之地。

    故地重游,平日里周诗祁忙于盘王嘱咐的人族之事,倒也未曾来过,见这河边之景却是依旧,不由叹道:

    “杨柳依依水若愁,却话金秋城阙东,巾帼未整衣衫旧,亦有壮志只待酬!”

    “小姐!”一声呼唤却是从背后传来,周诗祁闻声回头,却见身后正是那莫道归。

    “莫道归啊,莫道归,你倒是真个二十载方才归来!”周诗祁轻笑道,倒也感慨他颇有吃苦之能。

    “多年不见,小姐风采依旧,却是让道归汗颜!”这莫道归一去二十年,倒也无甚改变,只是饱经风霜,倒也显得成熟了一些。当年那略显稚气的脸庞,却是不见了。

    两人隔了一尺之遥,再次坐下,却是如当年那般。

    “你这一路向北,可曾求得了仙缘?”

    莫道归闻言,神色先是一黯,不过转瞬却是恢复了一脸坚持,道:“说来惭愧,这二十年间,我走完整个北地,通达北海之滨,遍游山川菏泽,也不曾找到一处仙缘。倒是遇到一些修行之人,不过不是实力低微,就是喊打喊杀,要捉我去打杀了。”

    周诗祁轻笑道:“寻仙问道之事,哪有当年你想的那般简单,此时可曾后悔?”

    莫道归闻言,神色一凛道:“小姐莫非怀疑小妖之诚挚问道之心?不错,这二十年我虽未曾求得仙缘,不过也看尽世间百态,明白了诸多道理。而那北地风光,也非一般人能领略。凡俗之人,难以到达;修行之辈,不屑一顾。我倒是自娱自乐,得了些好处!”

    “你呀,这一去可好,倒是苦了你那娘亲!”周诗祁道。

    “我昨日归家,已然回去看过母亲。小姐说到此事,道归却是惭愧,据我娘说,小姐几次前去照顾于她,讲解修行之难处。小妖却是谢过了!”

    说完,莫道归却是要跪下行礼,被周诗祁一个虚扶,制止住了。“小事而已,我也是思念家中母亲,才从当日那位李天赐将军那里,得到了你娘居住洞府的位置,没事照顾一下她,也当是思念我的母亲了。”

    莫道归也不勉强,两人也闲聊开来,所说之事尽是一路之上的所见所闻。莫道归略现憨厚的解说,倒是让周诗祁笑意妍妍。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天色渐晚,周诗祁刚一抬头望天,却听莫道归说道:“小姐,此时天色已晚,我自当回家陪伴老母。明日一早,却是启程向西,去寻一番机缘!”

    周诗祁闻言,道:“向西去?那边极西之地,乃是佛界地盘,你去了,可别当了和尚回来,让我们这些朋友看笑话,你娘也会骂你的!”

    “区区小妖,怎能入了佛门法眼,不过收服降妖,就是好事了。既然当年算命道人送我这防身之术,我便天下四方各走一遍,这次西方之行,我也没有什么期待!”

    “那你以后呢?”

    莫道归:“我不会放弃,此次西行之后如若还是无所成,二十年我定然回来见娘亲与姑娘。以表谢意。接下来,我便回去东方,东方之地濒临东海;最后去南方,南方之地却是有那魔界。”

    “好吧。我也不祝你早去早回,只希望你出门在外,寻仙问道之余,莫要忘了你家娘亲才是。”

    莫道归:“寻仙问道,本就是为了学那保家安身之能,我定然不会那般忘本。小姐,二十年后,后会有期!”

    深深地看了周诗祁一眼,也不待她说话,却是毅然回家,准备明早上路去了。

    周诗祁望着这莫道归远去的背影,叹道:“以前只当那愚公移山乃是蠢事,未曾想这莫道归矢志走遍天下四方,毅力只甚,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族强盛之势,已然成型,只差火候,暂且不提,却是这日,周成从闭关中醒来,却是自语道:“还须走一趟才是!”

    当下吩咐一番,一步踏入虚空,却是下山去了。

    “此地倒是隐居之好去处!如果人心也能似这山水之居一般恬然淡静,世人倒也无那大灾大劫了。”

    望着眼前这一片临山之立的茅屋,房前是那潺潺流过的小溪,一株参天巨树在那茅屋背后旺盛地生长着,不是那人参果树又是什么。几个金灿灿的果子挂在上面,倒也煞是喜人。

    周成落下云头,随意变幻了一番容貌,却是徒步到了这山居跟前,放声道:“镇元子老友,近来可来!”

    “谁人来此?我家老师正在闭关,若是朋友,还请稍待,若是敌人,便请先过了我们这一关!”不过半响,以清风明月为首的弟子便冲了出来。

    “你们都退下吧!”当中的一间茅屋从里面推开了,镇元子走了出来,挥退了众人,走到周成跟前道:“这位道友是?”

    “你不认得我了?”周成神色中,一道精芒射出,镇元子顿时明白了原来是那青莲圣人来了。

    “里面请,里面请!”

    两人分主客之位坐下了,品了些人参果,倒也闲谈起来。

    “唉!当年蒙师兄告知天机,本是大幸之事,奈何镇元子福缘浅薄,却是坐失良机!

    ”镇元子直言不讳地说道。

    周成道:“你也知我将这机缘分做两家,你没得,倒是你之失了。黄青云得了,却是不能怪我!”

    “此理我自是知晓。”镇元子想了想,脸色有些难堪地说道:“四师兄,有一事,镇元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周成笑了笑,道:“我说师弟啊,你这堂堂地仙之祖,说话也如此忌讳?倒是让我这当师兄的,见笑了!你直说便是!”

    镇元子:“不知师兄如何看待,你之门下那白云等人?”

    周成道:“天机之事,我说了也不一定当得准!”

    “此话怎讲?”

    周成道:“世人皆有逆天而为之心,我若强自扼杀,反而授人话柄!而且,诸般机缘福祸,若是逆天不成,便是早已钉死之局,我此时表态,又能如何?师弟自然知晓,又何须考校于我!”

    镇元子道:“唉,我只是可怜当年老友不幸在先,如今却是要重蹈覆辙!”

    周成笑了笑,道:“但凡世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说他对错,又有何用?世间无绝对之对错,却有可恨之事,罢了,罢了!路是他们自己选的,他日逆天不成,劫数临头,我亦是不救,何况今日此时!”

    “那,那你就不后悔当年收了他们做弟子?”镇元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后悔?哈哈哈……”周成不禁大笑道:“师弟,你此话当真可笑。世人本人绝对之对错,他们今日能有如此行为,我即便当年窥到了天机,又当如何?难道全数赶出门中?世人皆无善恶,更无永恒之事。我当年不过看到天机诸般可能性的一种,怎能妄下断言,逐出门中?万事万物,既然存在,便有其一定的规律蕴含其中。”

    镇元子闻言,方才悟道:“此话倒是属实。便说当年鸿钧道祖,必然知晓门下弟子内斗不断,他却是未曾偏颇于谁,更未曾言语相斥。倒是大道如此,变数之多,圣人怎能妄谈对错。”

    “今日我也不与你细说此中道理,他日事见分晓,你自然知道。我此来却是为你。”

    “为我?”

    “不错。此行倒也别无它事,只是告知于你,如果大道不曾再变,降下机缘,你的大道之期,怕是遥遥无期了!”周成道。

    “那怎生可好?”镇元子急道,早生洪荒不成圣,已然是历经万险,如今大劫即将来临,自己还不能证道,可就麻烦了!

    周成道:“我本不欲管那事,但牵涉到你,我却是食言一番,告知于你!即便不成圣,你也大可做一位福仙,躲过劫数,你只须去那……”

    镇元子大喜道:‘如此却是甚好,谢过师兄美意!”

    周成道:“无事。只是近来想起当年红云之事,颇为感慨。今日告知于你一番因果,你他日做一福仙,倒也避过劫数。”

    “敢问师兄,这大劫早已显现威力,为何迟迟不见大动静?”镇元子问道!

    周成笑了笑,抬手指了指头顶,道:“当年巫妖二族之遗祸未曾解决,此乃因果之一。诸般大劫,真正大显神威之时,还缺那人族根本之地的地球一战之因果才是!此事还须你走一遭,引来那回归之巫妖二族,也算是一场功德!”( 重生混元道 http://www.ncxs8.com/2_298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