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混元道 > 第四百零七章 人不怕死迎劫而上
    第四百零七章 人不怕死迎劫而上

    “这,这……也罢,也罢。《+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虽然拦不得你们,我却是尽力了。”

    青丘山盘古大阵中,红狐两腿打颤地望着远去的白云和白猛二人,无论他如何劝解,两人也决然要下山。若非大阵玄妙无比,小红狐又专门负责阵中迎来送往之事,不然怕是被二人瞒过去了。

    红狐一番苦劝,让他们不要下山,万一有事也可以等掌教回来再说。可惜,人微言轻,终究是不入两人法耳。

    “掌教老爷,红狐自知职守山门重任有失,乃是大罪。红狐不求自恕其罪,今日以死谢罪,还望他日事发,掌教窥察天机之时,莫要追究红狐家中之族人才是!”

    青丘山的规矩,红狐很懂,而且他本身就是职守山门的弟子,他知道这白家三人前后下山,已经犯了门中抗命不尊的大忌。不过白家人的地位远比他高,即便回山之后被掌教知道了,也不会太过责罚。而自己呢?不过一区区红狐小妖,今日一死百了,免得即便不侥幸受罚不死,他也着实不愿当面受罚,愧对掌教信任。

    当下红狐却是打定主意,转身面向青丘山顶峰方向,三跪叩首后,无奈地起身道:“终究是一死,但愿下辈子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男耕女织,却是少了这份仙家之烦扰。”

    死意已定的红狐,抬手之间便掐动法诀,妖族特有的金丹瞬间便炸裂开了,只留一丝魂魄,飘然而去,却是归了六道轮回了。

    不说这红狐之死,却说白猛二人本想瞒住那红狐偷偷下山,奈何这盘古大阵,如非职守之人,除了周成,谁进去了都是茫茫然一片。白家三人能找到路出来,已经是因为他们特殊的身份了,不通大阵精妙,却知大阵出阵之法。

    “爹,这对母亲下手的人,会是哪路仇家?”白猛父子二人心急之下,青云遁却是尽情施展开来,倒是不久就要到了那白露传信之地,却是昆仑山外一处三清道观。

    “掌教曾经说过,下山者祸福自顾,皆是有罪。如今别说你母亲,怕是我们都会遇到劫数才是!”白猛担心道。

    “但愿平安无事。回山之后即便受罚,我愿意一个人为爹娘承担。”白云叹道。

    白猛平时虽然憨厚老实,但此时却是冷静无比,自嘲道:“云儿,你难道没发现,从我们下山之后,青丘山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白云闻言,却是猛地一惊,随即也不说话,他知道自己父亲也看出来了,毕竟大家不是三岁小儿,更非贩夫走卒,一些天机之事,即便看不穿,也能感悟到一些福祸的。

    两人都不再说话,半响之后却是降下遁光,果然前方不远便是那巍峨的昆仑山,而遁光降下的地方,正好有一处道观。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呼。请进,请进!”

    不待二人进那道观,便先听到一个声音,随即二人却是推门而入,只见院中豁然摆着一张八角桌,白露正与昆仑山云中子谈笑风生地坐在那里。

    “夫人,你,你不是出事了吗?”白猛急忙上前拉起来白露,上下打量,想看她哪里受伤了,半响却是连伤口都没有一个。

    “娘,你这是……云中子师兄?”白云见了这等情况也有些不知究竟。

    “坐下慢慢说。云中子师兄却是一番好意,我没事。你们都坐下!”白露一阵忙活将担心无比的丈夫和儿子按到凳子上,方才坐下。

    “你们一家三口却是与我同辈,皆是师弟、师妹,倒也稀罕。白猛,白云,莫要急躁,你看我像是要对付你们一家嘛?”云中子有个绰号乃是阐教福仙,逃过多次大劫,几乎每次都是遇劫而不粘身,渡劫而不损己。

    如此神仙,在白露看来却是难得,若非本事通天,便是天数眷顾。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娘,你为何以妖族秘法通知我与父亲赶来?”白云见自己父亲见母亲平安无事,早已经忘了刚才的担忧,压根不提刚才的事,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

    “无事,无事。云中子师兄,你便再说说你刚才那些想法,我听着,觉得挺有理的。”白露却是笑道,“你二人还须好生听着,莫要反驳云中子师兄,人家是好意。”

    “哪里什么有理无理。天下之事,不过善恶而已。我不忍看别人算计为恶,方才挺身而出,倒也无他!”云中子当下也不拖延,却是将那和白露说过一次的话,再次开始讲述起来。

    这一讲,却是就长了……

    暂且不提这昆仑山下之事,却说有一无名山谷,十余间茅屋散落,却正是那镇元子隐居大山之处。

    “清风,明月!”镇元子闭关的茅屋里,忽然传来一声略带焦急的声音。

    “老师,何事吩咐?”

    两人推门而入,见那闭关的镇元子老师却端坐蒲团,一脸焦急。“我欲出山几日,你们…….”

    说到这里,镇元子却是自己打断了,闭口不言,神情似是挣扎无比,半响也没有说出来后面的话。

    “老师有何事烦扰?弟子自愿为老师分忧!莫是我二人照顾老师不周?”清风明月二人跟了镇元子这么多年,便是前些年大败而回,也不曾见老师这么犹豫、悲凉。如今却是心中有感,跪地叩首祈罪。

    弟子如此孝顺,倒是惹得镇元子不禁起身转过去,良久方才道:“也罢,为师不去了。你们便代为师走一趟吧!”

    “是!”二人也不知要去哪里,便先行回答道。

    “你们去那昆仑山脚下,寻这个地方。若是见到了有四人在一个道观里,你便出声问他们是否乃是白家之人!”镇元子头也不回地弹出一指青光,隐入二人神识不见。

    “如果是,我们当如何说?”

    “你们便说:天道无常,一世沧桑,却是不如闲情山水。你们就邀他们来赴为师的人参果会!”

    “是。老师!”二人就要起身退出,却见镇元子却是转身道,慢!”

    “不知老师还有何吩咐?”

    镇元子犹豫半响,方才探手入了袖中须弥芥子,拿出了三枚人参果,道:“如果,如果他们不来,你们便将这三枚人参果送予那白家之人,就说,就说老友无他可送,权当一番心意!”

    两人随即取了那三枚人参果就朝着镇元子吩咐的地方去了,只留下镇元子在那屋中,良久不能自已。

    “颠倒阴阳之人,好生手辣。若非我与红云生死之交,怕是也被你瞒过了。红云啊,红云,你却是身在局中不知其险,终究是道行差之太多。白露夫妇,为人不识大体。白家之事,终究坏在了一个女人手上!”

    镇元子说到这里,已经是老泪纵横,“老友啊,老友。我本欲亲身前去救你,可惜门人弟子皆是为我所爱,孝顺有加。我今日若强行救你脱了算计,他日因果转嫁为人报复之时,我镇元子一门定然遭果报,死绝于世!如今我凭着损了气运,让弟子前去接引于你一家,如果尔等执意不来,怕是他年相见无期!唉!”

    “砰!”

    镇元子此时却是又气又怒,挥手间打碎了那香炉,转身隐入一片庆云中,隐现人参果树与那地书二宝,修炼道行,参悟天机去了。

    昆仑山前道观中,那白云与白猛二人却是须发皆张,就要起身做怒。不过终究是被白露狠狠一眼给盯过去,压下去了火气。

    “云中子,你为何行此挑拨之时,切莫胡说八道。”白云却是怒气最大,仿佛要当面对这云中子动手一般。

    “混账,还不给我坐下!”白露闻言,却是起身怒斥道,一旁本来也怒火朝天的白猛却是不得不坐下,不敢像儿子一般惹怒了白露。

    白云狠狠地坐下,气道:“娘。这云中子不怀好意,挑拨我青丘山。你怎么还……唉!”

    “哈哈哈,师弟。你却是错了!”云中子笑道,“我挑拨你青丘山?方才我所言之事,你莫非一点也不认同?圣人之位,你如果不爱,那么你前世红云为何不辞辛苦听道紫霄宫?”

    “我,我是我,红云是红云…..”白云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

    “你真地不爱这圣人之位?天地大乱之时,定然尚有圣位出,即便抢不回来黄青云抢走的那份属于你的成圣之机,不是还有其他?你真地不爱?”

    白云哼声道,“我白云取舍有道,不欲同门相争!”

    云中子道:“你不欲同门相争,同门却争你的。想你当年还曾经骑着那黄靖所化之九爪金龙来我昆仑山做客昆仑论道大会,你莫是忘了?”

    见白云没有说话,白猛更是不敢说话,白家三人中,几乎解决了两个,云中子却是继续道:“你想想,连那黄靖都是坐骑出生,更别说那黄青云了。他们能得了圣位是因为什么?纵观青莲师叔门下,也就你白云最后可能得天眷顾,赐下成圣之机!”

    “世事多难,我前世便因为那成圣之机身殒,今时却是人力难为之。”白云不置可否,只是叹道。

    “糊涂!”云中子怒斥道,“你前世红云便当成圣,皆是因为你那优柔寡断之性格,方才被人欺负了。你想想,当年得了鸿钧道祖亲自赐下圣位的,除了你,还有谁没证道圣人之位吗?”

    虽然白云非红云,倒也是神识相传,天地气运相传,甚至还有些记忆,红云之死在白云身上,更多的是体现出兔死狐悲的感觉。白云也确实觉得自己上辈子很冤枉,别人得了鸿钧钦赐都能成圣,偏偏自己没成圣不说,反而还身殒遭劫。

    “修道之人,但求证道混元,方是正途。你如不喜那道果之位,又何苦学道修行。不如去做那贩夫走卒,下贱也罢!”

    “你,你胡说!”白云道。

    “师弟,为兄却是没有胡说。你若是还那般懦弱,不说以后,便是现在都已经被人卖了。你看看,算计你的是谁?是你家老师!他把本来属于你的圣位夺走了,当年是夺去送了后土娘娘,如今却又夺走你的。你不是他的仆人,难道就应该被他欺负?”云中子道。

    “儿啊。你醒醒吧。为娘算是明白了,老师当年救我们,怕是就已经开始算计我们了。我们白家为他青丘山做牛做马一辈子,得到了什么?不就是区区两件法宝吗?我儿如此苦难,青丘山成教法宝众多,居然也未曾赐下一件先天至宝。这不是偏袒吗?黄青云如此犬子都能得成圣之机,难道,儿啊,你宁愿被老师欺负吗?”白露却是又哭又闹起来。

    却说清风明月二人一路驾云,不久便到了那昆仑山附近,四处找寻不见,正自担心完不错之际,却是听到一阵嚎啕大哭之声,当下便叩门而入。

    “敢问此地可有白姓道友?”

    “不知二位道友何事?我们便是白姓一家。”白猛见白露哭得厉害,只好回了个招呼道,旁边的云中子却是捻须微笑,看着这两个不速之客。

    “我家老师有言:天道无常,一世沧桑,却是不如闲情山水。想邀三位前去赴那人参果会。”

    白云被一通训斥,正在那里沉思,白猛只好望向白露,征求她的意思。

    “去,去,去什么去?我儿的成圣之机都被人抢走了,还去什么人参果会!都给我滚!”白露说完,却是有嚎啕大哭起来,好似受尽了委屈一般。

    清风明月面面相觑,虽然有些惊讶他们看不起人参果会,但也只好拿出了三枚人参果,过去放到桌上,道:“我家老师有言,多年老友故交,相别之时却是无甚可送,这三枚人参果,权当薄礼。”

    两人说完,却是联袂离去了。

    本来刚才听完了云中子的长篇大论,心头就已经略微挣扎的白云,此时却是更加动摇起来。一想到当年红云惨死的记忆,他就难以自拔。他却是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人来此说了些什么,半响从挣扎中回过神来,见了桌上人参果,略微一算,便知道刚才之事,大惊道:“娘,这,这是镇元子在向我示警?”

    “不是,他是嫉妒你!”云中子道,“我能找你,便是有了让你白家兴盛之法,你白云气运悠长,不但当年得道祖鸿钧眷顾,如今也定当得苍天眷顾。成圣之机,迟早还会是你的。”

    白露道:“云儿,还不给师兄跪下,求他告知方法!你两世为人,皆被人欺负。当年红云之事,爹娘管不得,如今却是必然要管。”

    白云确实脑海中苦苦挣扎,听云中子讲了这么多,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有些信了他所说,只好道:“我,我没想好。我脑子里很乱。娘,不然我们先回去吧?”说完,便要伸手扶白露,驾云离去。

    云中子笑道:“私自离山,坏了成教规矩。这次回去,正好被孔宣借机打压,回去倒是正好。你若是甘心再被算计,让那红云之死再次发生,你便大步回去,我拦你不得!”

    “夫君,云儿。为娘不忍看你们继续自甘堕落,如若今日不听娘的劝告,求助于云中子师兄。我便自杀当场,天人永隔!”

    说完,白露便作势要自爆元神自杀,功力汇聚在手掌中,却是风雷之声顿起,显然不是吓人的,一旁被吓住了的白猛也哭喊着让白云先答应。

    “儿,不管如何。青丘山多半是回不去了。我们先答应了你娘吧。儿啊….呜呜呜….”

    “够了!我,我,我答应便是了!”

    白云说完,两行清泪,却是顺脸而下。他隐隐觉得,自己从心中的不平,开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重生混元道 http://www.ncxs8.com/2_298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