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混元道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孔宣无敌 准提无耻 上
    第一百四十九章 孔宣无敌准提无耻 上

    迦叶佛祖见孔宣实力远高于白云,不过转瞬便追上了自己。《+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见他一身高手气息,站于半空,神态泠然地说道,心里就一阵阵发愣。这成教教主,真不怕师弟灾殃,而被责罚?还愿意以命抵命?自己也就说说,还不定敢那么做,青丘山那位护犊子可是三界出了名的。其实他也很矛盾,如果不找个挡箭牌,怕是不用等周成去找他麻烦,自己就得先死在这三界独一无二的五色神光之下。无论如何,分说一番,也好保命!

    孔宣却是不管,径直以青色神光一边追一边刷。此时城中却是有无数的佛子,金刚之类的,连罗汉也不少。不明情况下,却是尽皆飞到半空,想要拦住孔宣,救下迦叶佛祖。

    “尔等却是找死,怪不得我!”孔宣望着这漫天飞舞的佛门弟子,却是老大一阵怒气,我不杀伯仁,伯仁却送上门来死,那岂能怪我孔宣

    说完,孔宣径直全力祭出背后五色神光,照着漫天飞舞的佛子金刚,罗汉之类的就是一下猛刷!

    “啊!”顿时天地间一阵惨叫声,只见五色神光闪过,哪里还有什么佛子金刚,罗汉,尽皆被刷入了五色神光中,或是上榜,或是身化灰灰去了。这还不算,孔宣一刷之力,径直往城中冲去,大半个城的建筑都被刷进了五色神光,甚至连带那守城大军军营,也被刷掉了一小半,十几万人瞬间便被刷进了五色神光。孔宣倒是没有以那五色神光天然布成的先天五行绝杀阵杀死他们,只是禁锢在里面!

    “道友切莫动手,听迦叶细细道来!”

    迦叶佛祖见正反不是个事,便硬着头皮,拖得一时是一时。

    孔宣见那厮要拖延时间,心里好笑,却也不介意看他闹闹笑话,权当看西方教笑柄了:“我便听你聒噪,好叫你去了那丝侥幸。你西方教若论三千释门**,却也颇有成就。条条皆可证寂灭。奈何准提师叔行事多有偏颇,似你这厮道心没有。佛心全是烂水,居然也能修到大罗金仙后期。真个乃是荒唐无比。西方教倒是多有例外!”

    迦叶刚见了孔宣以五色神光齐聚,不但远超自己预先估计的实力,居然还一下刷倒了准提教祖的菩提大阵,此时一刷破城,落进漫天佛子金刚地威势,更不是他能挡此时却是哪里还敢回口反驳,只好忍气吞声。此时不比前时自己以接引神幢逃脱。也不比那算计好的以那骑象罗汉引白云入瓮之时的轻松。此时的孔宣。展现出来的威势远超前两次,背后那五色神光刷人刷物就在一念间。天下再快的遁光又哪里能逃得过这能刷落天地玄黄中所有人与物的先天五行神光。似孔宣这等实力怕是各教门下第一了,说他凭那先天五行本命神光有准教主实力,此时的迦叶佛祖也断不会反对。

    迦叶佛祖生得早。实力不算太高,但是见识却颇高,保命的东西知道不少。他却是知晓此番即使有那接引神幢,怕也是接引不得,一旦落进那五色神光组成的先天五行阵法,没有教主实力怕是出不来了,何谈一个接引神幢地接引神光。即使能逃得一死,他迦叶又岂能冒那种奇险。接引神幢和七宝妙树杖靠不上,便需要另想办法,法宝不是万能的,人有时候显然比法宝有用多了。

    “迦叶虽名为本是西方教一喽啰,如何行事还不是看人脸色?还不是听人指挥?似我这般却是远不如孔宣兄弟在青丘山地地位,成教教主一职的尊崇就不用说了,名义上是后土娘娘所立,实则却是两位圣人地命根子,三界之中谁敢说个不字?教主和那石忠教主威名,委实仅在三界圣人之下!”沸腾会员手打。

    迦叶边说边看孔宣脸色,就怕他一个不喜,便用那五色神光刷过来。他倒不是无来由地怕孔宣,只是先前借助大阵之势,打也打过了,偷也偷袭过了,该死不该死也都死在那五色神光之中了。可等人家孔宣五色神光齐聚,显出无边威势,他却是只想保得一命。

    孔宣见那迦叶一边真话,一边假话,倒也看的好笑。此人却是最怕死不过,哪里有半分忠于西方教之想法,所想所做皆是为了成就一方佛祖,独揽西方教教祖以下的大权。他也真个乃是人才,误打误撞间连连害同门,居然还被接引教祖以佛门众生大道开脱了过去。毕竟是开天就跟在两位西方教祖身边的人啊,果然受圣人怜爱,怕不是和师傅有些相似。

    “你且说说,让我如何饶你!”孔宣作势飞起背后五色神光,威吓道。

    迦叶佛祖想了半天,随即有些犹豫地说道:“莫不如教主先退回临水城,等我,等我去见过教祖,领了教祖手谕,便放了城中关押的白云道长如何?”

    孔宣心里不由暗笑,这厮逃命之时,还不忘为自己再抓一根救命稻草,既要逃命,又想推掉私自放走白云的责任,还想暗示自己,他迦叶佛祖背后还有那西方二位教祖。

    “迦叶,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平日里做大梦吧。刚才我早已言明,此番定要以我之力救回我家白云师弟。莫论你威胁也罢,顾左右而言他也罢,我终将是要带走他,你若不想吃了这五色神光之灾,便速速放出我家白云师弟,我便做主放你一放又有何不可!切莫等我杀了你,再自己去找寻我家师弟,让你失了这逃命机会!”孔宣倒不是不能杀了这迦叶,自己去找那城中的白云,不过迦叶这厮历来心狠手辣,免不得他给白云下了什么套子。

    “杀不得,教主切莫杀我。计算之时,我便想到了万一有事,已用本命舍利为引。施了那佛家保命手段,嫁衣神功。将自己与那白云道长地命连在了一起,你若杀我,便是杀他!”迦叶佛祖闻言,脸色大变地说道,真个怕孔宣不信,一怒之下杀了自己。

    “你,你这厮果然忒过无耻!”孔宣闻言,不由大怒,这佛门嫁衣神功他倒是特别听后土师叔说过。乃是西方教秘传佛法,极少有人会。此法分两种。一种是让自己治下地沙门佛子日日修炼,但最后修炼的功力。fei-teng-wen-xue手打。尤其是那些功德善果皆被那一佛之主夺去,乃是佛祖秘法。二种乃是以佛法在元神中留下烙印,嫁衣,嫁衣,别人做衣新娘穿。乃是喻示,施法之人沾染因果杀戮,结果却是会连累其他人受死。这倒是佛门为了管束教下地佛子众生。从而弄出来的法术。

    迦叶佛祖果然受西方教二人器重。怕是早已被传了此等秘法,不然也不会实力在千万间暴涨若斯。直追众多阐教二教下的顶尖高手。不过说道根本,这嫁衣神功却也是西方教赖以快速增长实力地方法。

    “迦叶,你这厮切莫乱来。如若伤了我家小师弟,便是上了封神榜,我老师逆天而为怕是也得出手灭了你真灵!”孔宣真个怕他狗急跳墙,是以狠狠地威胁道。

    “教主放心,只要教主放过迦叶,迦叶断不会行此自取灭亡之事!迦叶虽然奉了教祖旨意,捉拿二位,但奈何实力不济,此番不过保命而为,便是教祖责怪,亦不能治我罪!”迦叶佛祖这厮倒是厉害,时刻都犹如在走钢丝一般,揣摩了下面,还揣摩上面,怪不得能成佛成祖!

    孔宣思虑一番,倒也不想逼得这迦叶做出鱼死网破之事,轻笑着道:“你也是奉命而为,我乃是成教教主,自不与你一番见识便是!只是此番事了,日后杀戮之时,自不留手!”

    迦叶闻言大喜,不死终究是好的,什么教祖不教祖的,等保了命再说。

    “迦叶以本命舍利起誓,只要教主此番不为难迦叶,迦叶便放了白云,解了白云道长身上的法术!教主意下如何?”迦叶望了望西方,再望了望孔宣,一咬牙说道。

    “我便以成教教主的身份许诺于你,只要你放了我家师弟,解了那嫁衣邪法,今天定不为难于你!”孔宣虽然刚才说要无论如何不退缩,要以自己实力救出白云,但白云此番被那不知真假的嫁衣佛功所治,他却是再不能冒险了。否则自己一味乱来,不但痛失同门,自己也免不得要去那东海海眼走一遭。

    “教主随我前来便是!”迦叶当先便降下佛光,带着孔宣到了城中主将府,也不管那聒噪的主将,一挥手,禁制住了所有人,径直将孔宣带到佛门秘法遍布地地下密室!

    “师弟!”孔宣见白云神色颓靡地躺在屋中的床上,知道他定然遭受了不少苦难,神色大怒地说,“迦叶,还不解开秘法!”

    迦叶佛祖哪里敢拒绝,一路上他便觉得孔宣地元神死死地锁定着自己,怕是一有异动,便会五色神光一刷,送自己上榜,便急忙施法解了那嫁衣神功!

    “教主师兄?白云有罪!”白云见是孔宣来了,径直跪下,磕头说道。

    “师弟,切莫如此胡说,你不过是少了些经历,缺了计较,以后引以为戒便是。”孔宣急忙上前扶住虚弱的白云,输入功力,助他疗伤!

    “师兄,小心!”白云一声怒吼,随即不待孔宣反应。孔宣来不及回头,一瞬间只觉得白云似是忽然变了气质,连头发都变得如那红云色一般,只是一个瞬间便制住了自己,将自己朝身后一拉,随即手掐道诀引上那偷袭。

    原来白云忽然见到迦叶手中地七宝妙树杖忽然起了异状,也不见迦叶如何作势,连孔宣元神都未曾探测到,就径直七彩光华大作地向孔宣撞来,可怜孔宣却是丝毫未知,还自顾自地照顾白云。

    眼见七宝妙树杖即将撞上自己二人,一时情急之下,白云却是以正面相对看了个清楚。眼见自己和师兄要被害,他忽然间想起了很多东西,那是一种似是亘古便留在自己元神最深处地记忆,那种在自己刚才被捉之时忽然迸发出来的记忆何其相似,简直同出一辙。随着记忆而来的,似乎还有很多奇妙的功法,还有那自身暴涨的实力,一路狂飙,居然瞬间就快到大罗金仙后期了。

    而更奇妙的是,似乎天地间有越来越多的东西向自己涌来,那些似乎亘古便散落在天地之间地零碎东西,渐渐地似是在白云脑海中形成一团意识,一团很凌乱地意识。死,他白云不怕,但是恍惚间,他似是极为暴怒。眼看为救自己的孔宣师兄可能要死在这一种未知地恐怖之下,他哪里还能忍受,随即也不管,径直施展自己元神中那些杂乱无比的东西,迎面便去挡住那偷袭而来的七宝妙树杖。

    “砰!”一声巨响,虽然七宝妙树杖被白云那忽然间莫名地潜力爆发,挡下了一挡,但此时地七宝妙树杖又岂是迦叶施展出来的那么点威力,两人不过瞬间便被撞飞,深深地陷进了阵法密布的墙里。

    “迦叶畜生,你,你又偷袭!”孔宣一下爬起来,死死抱住鲜血长流的白云,一时间觉得连头发都被血染红了,不由大怒地吼道!

    “不,不是,不是我……”迦叶一时间却是明白了因果,吓得脸色都变了!

    众人还待分说,却是只见屋中一阵虚空悸动,显出一个人,却是那西方教准提道人。

    “莫非是你……”孔宣见了准提道人,急忙大怒说道。

    准提却是不答,径直望着白云,神色古怪地说道: “红云啊红云,连你也被师兄救下。师兄算计如此,怪不得我西方教气运似如鲸吞一般被人夺走!”( 重生混元道 http://www.ncxs8.com/2_298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