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混元道 > 第一百零二章 斩仙飞刀
    第一百零二章斩仙飞刀

    周成走后,女娲一个人闷闷不乐地走进娲皇宫。《+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恭迎娘娘回宫!”娲皇宫门口的值守仙子跪地说道,见女娲头一脸抑郁之色,不禁有些害怕。

    进了娲皇宫内殿,女娲秀手一挥,东皇太一顿时滚落出来,一脸颓废地趴在地上,如半死一般。

    “东皇,事已至此,你也看开些。”女娲坐上云台,望着趴在那一动不动的东皇太一说道。

    “唉!”东皇闻言,顿时一骨碌翻起来,跌坐旁边蒲团之上,以手捶地,嚎啕大哭起来,“想我妖族,自盘古大神开天便存于世间,洪荒世界何其广袤,可谓任我驰骋。奈何开天有大因果,注定妖族不能独大,让那该死的巫族来克制妖族,天命,天命为何如此难违。咳!咳!咳!…”

    刚说了几句话,东皇太一便剧烈咳嗽起来,这对于一个大神通之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和女娲都明白。

    女娲轻叹一声,抬手一指东皇太一,度给他一些精气,让他能精神振作一些。“东皇,巫妖之争,本是争气运,争那一线生机。本以为有西方教准提与接引师兄相助便能成就大事。怎奈巫族也不是等闲,居然能请动通天师兄,摆下如此恶阵,杀人于转瞬,即使圣人亦不能救得尔等。”

    女娲起身,漫步踱到太一身边,见他一脸憔悴,愤怒,绝望,不甘,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我虽为混元圣人,但终归是后天功德成圣,实力比之诸位师兄,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圣人有高下之分,我确实不及他们。这也是为何我不曾看到那些被扰乱了的天机,从而最终争到那一线生机,救得妖族一救的原因。”

    东皇闻言,神情更是沮丧:“唉,圣人啊,圣人。想我东皇生来便有先天至宝东皇钟护身,鸿蒙初判便拜师紫霄宫,此等大机缘为何还不能使我成圣?否则必不会被这些个圣人如此反复算计。蝼蚁啊,蝼蚁!”

    “东皇钟乃是盘古大神开天神斧一部分所化,当年鸿蒙初判,盘古大神用它来镇压鸿蒙世界,实乃一等一的先天至宝。奈何…”女娲缓步走到窗户边,遥遥望向青丘山方向,似是有所感触地说道。

    东皇一听,原来东皇钟便是传说中的混沌钟,自己只知它为先天至宝,倒是不曾知晓这一段因果,随即眉头紧蹙,起身跪倒,极度悲凉地说道:“还望娘娘告知,为何东皇有此至宝,尚不能成圣。好叫,好叫东皇死得瞑目些。”

    女娲知道东皇怕是大限在即了,诛仙阵中,通天虽然留了手不曾当面杀死东皇,不过却被诛仙剑阵那先天杀气重创了元神,东皇太一时日不多了,任她圣人法力无边,也是无法挽救。

    “混沌钟本为昔年鸿蒙初开之时,为青丘山周成师兄所得,想来他是怜悯我妖族,居然不曾当场取走此等先天至宝,只是留下元神分身镇压,随后留下于你,使我妖族藉以享得混沌钟亿万年庇佑之恩。师兄啊,师兄,你行事,为何总是如此与众不同……”女娲说着说着,却是自言自语起来了。

    东黄太一也不是浑人,瞬间便明白了,仰天笑道:“哈哈哈……世事无常啊,世事无常!!可笑我东皇一生大半时间在嫉妒青丘山那位师兄,却反而受了他大半生的照顾。莫管他起初打的是何主意,混沌钟庇佑我妖族亿万年却是铁证如山一般。我道是天道眷顾于我,原来却是师兄眷顾,别人的宝贝,我却是哪里能够藉以证道混元呢。圣人之位,果然不是我东皇可以觊觎的。”

    女娲却是知道周成留钟给妖族,是为了对抗巫族,然而她也更加迷糊:“可惜我妖族屡屡犯了师兄忌讳,如若早早结交于他,巫妖大战必是另一番结局。他虽表面庇佑巫族,怕是因为巫族没有圣人庇佑;之所以对妖族看似冷淡,实则是妖族有了我这个圣人,他不想再操那闲心罢了。”

    东皇闻言不由点头,自己还是太跋扈了,心情郁结之下,随即又咳嗽了起来。

    “金宁,你去把小太子带来!”女娲对金宁传话道。

    东皇大限在即,女娲能做的也就是让尽量满足东皇,让他走得安心些。

    “咳!咳!.好,见见,见见也好…”东皇居然难得地笑了起来,笑的很轻松,一副三十岁样子的面容,虽憔悴不堪,此时却是笑得一脸慈祥。

    不久,金宁便带了一个锦衣青年进殿来,正是当日后羿射日时被女娲出手救下的妖族十太子!

    “叔父!你,你怎么变成如此…”十太子见东皇神态萎靡,面容憔悴,哪里还是什么大神通之人,却似一个将死之人,心下悲恸便有了不良的预感,上前一把抱住东皇,大声哭了起来。

    “叔父,呜…呜…你这是怎么了?我这里有娘娘赐下的仙丹,你快吃些,叔父你倒是快吃啊。”十太子手忙脚乱地找出平日里女娲赐他的仙丹,就要喂东皇吃,却被他一把拦住。

    “小十啊,不用如此麻烦了,吃啥都没用了。来高兴些,笑一笑,叔父平日里忙于妖族之事,却是难得和你们好好聊聊。以后,以后怕是机会不多了。”东皇撇过脸去,平复了一下表情,才一把将十太子按到旁边蒲团坐下,神色有些落寞地说道。

    十太子终于知道自己叔父怕是大限要到了,转头望向女娲哭喊道:“娘娘,你是圣人啊,无所不能的圣人,快救救叔父吧。”

    “圣人又岂是万能的!唉,你们好好说说话吧。”女娲望向窗外,也不回头,一句话无疑向十太子宣告了东皇的死刑,身形一顿,随即死死抱住东皇,这可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小十啊,叔父有些忠告想让你听听,日后也好多些保命手段。”东皇一把扶住十太子,随即语气沧桑地说道:“为人一世,与天斗可以,切记不可与圣人斗。圣人多是大盗之辈,似我等蝼蚁,一不小心便会遭了他们算计。你呀,涉世未深,日后见着圣人多让一让。有事多求求你女娲娘娘,她虽是混元圣人,却也是我妖族一员,此乃你日后最大的倚仗。”

    “东皇你放心吧,我必不会不管。”女娲说道。

    “呵!呵,咳!咳…东皇多谢娘娘金口许诺。小十啊,紫霄宫鸿钧老师共分下圣人八位,叔父给你说说。三清俱是危险之人,元始与老子过于阴险毒辣,通天太过执拗,行事固执残忍,切记不可沾惹;西方教二人,伪善多变,口腹蜜剑,也不是好东西;青丘山周成师兄,行事虽多变,却不是铁面无情之人,虽也多有算计,如若不惹恼于他,却是比较安全之人;女娲娘娘自不必说了。我以将死之身演算天机,知晓第八圣当是祖巫后土无疑,她虽为祖巫,却无半分种族偏见,必是一位难得的有道大圣,日后对你将有一次大恩,你还须记得。咳咳…”

    “呜…呜…叔父,你先歇歇,别说了…”

    女娲听了东皇之言,倒也没有意外,后土终究是要成圣的,这一点从周成九幽界大法逆天之时便已注定,虽然心里多有不自在,但也无法。

    心念一动,女娲随即吩咐道:“金宁,速去宫外迎接青丘山圣人门下。”

    不多时,金宁果然把孔宣带了进来。

    “拜见娘娘。老师叫我带给您的。”孔宣把两物交给女娲,然后便告辞离去了。

    女娲一看,却是一个葫芦,与一个玉简。

    忽然玉简跳射到半空,随即化出周成一个身影。

    周成身影对着几人开口说道:“女娲,此番东皇殒身在即,我也无能为力,赠予此昆仑山顶的先天葫芦,日后还看机缘。”

    女娲闻言,心念一动,顿时知晓周成送宝的的原因,神色不由落寞,说道:“多谢师兄,倒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女娲,前番师兄多有过激之事,本体不便前来,便以分身术前来告罪一番。东皇,我有一诺,日后青丘山门下,必不为难十太子。”周成身影望向女娲,似是有所思,随即说道。

    “谢谢,师兄,女娲不怪你。”见女娲神色激动,周成也不再呆,心念一动便散了身影不见。

    女娲望着周成消失的地方,沉默半响,方才回头对东皇说道:“你有何意见?”

    “哈哈哈…师兄,东皇有愧于你,此番受你恩泽,感恩不尽。”说完便向着青丘山方向跪倒说道。

    东皇起身,郑重地拿出几样东西,对十太子说道:“金乌我儿,此乃妖族重宝:妖神剑,招妖幡,妖神密录。前两者你也知晓,后者却是记录一些妖族亿万年搜刮来的秘术,叔父俗务太多,不曾修习,你拿去好生参悟吧。”知晓自己的结果,东皇却是把十太子看成了自己真正的儿子。

    “叔父……”十太子,也不接宝贝,径直跪地长哭不起。

    “娘娘施法吧。”东皇把宝贝放到侄儿面前,声音极为淡然地说道。

    女娲轻叹一声,当着金乌的面,一指点向东皇,东皇随即化作一团混沌般精气,翛然射进葫芦不见,再一指点出,葫芦一转,葫芦口冒出阵阵氤氲紫气。

    “斩仙飞刀!现。”( 重生混元道 http://www.ncxs8.com/2_298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