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六十九章 - 五祖伏诛
    五条鬼魅一样的幻影在坤宁宫中出现那些皇宫的守卫对他们来说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充其量算是个摆设罢了,守卫虽然都是大明的精锐侍卫,但和武林高手仍有着很大的差距

    五行忍祖冷漠的凝视着雄峙在眼着的宫殿,他们并不为了能轻松进入皇宫而感到喜悦,反而越接近宫内越能感觉到那压力是多么的巨大,空间似张开一张无形的压力网,正在收紧

    “我们分头行动,整座皇宫中这里的人气最旺,他应该在的”金忍剑祖道

    “是的,我们必须加倍小心,他们修为非常的高明,不可硬拼,不行就撤,再想办法”

    片刻之后,在一队巡逻侍卫到来之前,五人分个方向投入黑暗之中各行其是了

    金忍剑祖刚刚踏足到一偏殿外时,蓦地感到给人盯视的感觉,忙扭首望去,月夜下,一盛装贵夫人模样女子盈盈俏立在他身左三丈外,似盘古开天以来她就在那里一样,使他大吃一惊

    “阁下夜闯皇宫,欲意不轨,报上名来,本娘娘替你安排后事”柔嫩的娇音透着一丝庸懒

    来人赫然是贵妃娘娘之一的白芳华,这美女正经起来的时候,绝对象庄严肃目的观士音

    金剑忍祖一言不发,身形蓦地消去,下一刻却出现在白芳华的身侧,金色剑气无声息的斩至

    白芳华眸中掠过一丝讶色,难怪这家伙敢闯进皇宫呢,果然有些真才实学,换了以前的自已怕也难有胜的把握但是现在不同了,从他身形消息地一瞬间白芳华仍握掌着他的行迹,可以说他地消失对白芳华来说只是视觉的消失,而他的真身却清晰的印在这美人的心灵感应上,无有一丝遗漏的给白芳华掌控着,换句话说,隐术对白芳华这个级数的高手来说没用

    剑光袭至时,白花义才轻轻抬手,漫不经心的挡了他一剑她地手晨不知何时多了只银钗

    钗剑相交发出‘叮’地一声脆响,尖锐的劲气钻入了金忍剑祖的经脉中,他闷哼一声跌退了两步,白芳华亦生出感应,娇躯晃震了一下,同时她左手的广袖突涨,砸向金忍剑祖的面门,排山倒海的阴寒劲气将数将内的空间彻底变成了冰极一只如玉的手掌从广袖中探出

    金忍剑祖彻体生寒,有如置身冰窟之中,心下暗骇对方地惊人气场,手中的剑亦不停歇,一连斩出数剑,全力封死对方的进攻,但他很发现对方的手掌始终契而不舍的追慑着他,如影随形一般,他拼命阻击对手的攻势,接二连三的变幻身形,企图以无上隐术摆脱对方地纠缠可是他在数次换位移形之后就失望了,对方每每给先一步在他的换位点上封死他,让他有力难施,出道至今,金忍剑祖还是首次遇到这么强的对手,而且还是个女人,在偻国女人的地位是极低的,她们就是男人地附属品,奴隶,根本没有什么尊严和地位

    就在纤手拍上他的身体时,金剑再一次提前一刹那赶至,封架在那追命的一掌上,阴寒大力贯体而入,眼前又暴起一片银芒是银钗,这女人太厉害了,似乎根本不受自已劲气的阻碍,甚至她的身形只是微微一顿就能发出凌厉的攻势,在这一点上自已根本就及不上她

    金忍剑祖的心中头一次升起了莫名的恐惧,一个女人就厉害至此了,那朱允坟还了得啊?

    白芳华的心中生出了感应,捕捉到了对方的那一丝怯意,气场在瞬间蓦地扩阔,二人三丈方圆的空间猛地塌陷,金忍剑祖只感到一股强大的难以置信的吸扯之力将他拖往白芳华的银钗玉手和广袖,身周是割夫刺骨的凛冽的阴寒气劲,压力之大,无法以用语言来形容了

    他同样怒吼一声,金剑光芒大盛,在阴寒气场中扩散开来,这使他的压力顿时一轻,但同时感到自已体内一阵虚竭,金剑暴起,化作一道流光电射白芳华的心胸部位

    白芳华的脸上蓦的露出幽怨无比的动人神情,给人一种欲将她拉入怀中怜惜的冲动

    金忍剑祖坚若铁石的心志不由自主的狂跳了一下,手中的金色剑芒为之一弱,只是这微小的变化就让他遗恨终生了,银钗在这当儿不偏不倚的正中金剑之尖,空中暴起一连串的火星

    金忍剑祖蓦感手臂一麻,接着他的瞳孔为之放大小腹下阴处一股巨力袭至,白芳华的脚已无声无息的兜裆而至,他不由心胆俱裂,左手下压的同时,身形向上猛窜,但还是迟了

    ‘喀嚓’一声怪响,接着是‘砰’的一声闷响,再就是金忍剑祖的一声惨哼

    他怕左手虽阻了阻对方的一脚,但给无上的大力将左手彻底的震裂,碎断,那一脚再无阻碍的兜中了他的下阴,卵子给踹爆的瞬间,耻骨塌缩,陷进了小腹,五脏六腑给震的成了一堆肉泥碎粉,在几经力拼之下,金忍剑祖真元大耗,当然无力再对抗这致命的一击了,何况白芳华是毫无保留的出手,她根本不考虑自身负不负伤这种事,她还巴不得负伤呢,所以她的每一击皆是十成十的全力,这一招是她和史兰香学的,以命搏命,置诸之死地而后生

    一代忍术之祖,偻国剑道的一流高手就这么惨死了,白芳华之所以下手如此绝情,她是恨这些偻人,杀了人之后还要蹂躏死者的尸身,将他们解肢,最不能容忍的割了人的性根

    对付这个变态的民族就要用变态的办法了,这也他给碎裂了整个下半身地主要原因所在

    ‘砰’的一声,金忍剑祖摔跌在三丈地青石道上,嘴里吐出血沫,想说什么却未发出声来,接着他的眼神暗淡下去瞳孔骤然放大,呼出了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口气,不甘的走了

    力拼之后的白芳华俏脸异常的白,在瞬间功夫解决了这样一个级高手,令她负上了不轻的内伤,闻声而至的侍卫这时才赶来,一见死尸和贵妃娘娘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一个统领样地将领上前施礼恭恭敬敬地道:“属下等护驾来迟让这刺客惊扰了娘娘,请娘娘治罪”

    白芳华此时脸色恢复了正常颜色,淡淡看了他一眼道:“此人乃是偻国来的刺客,你是不你能应付的了的,无须自责,你们先把他的尸身抬到乾清殿外,等明日皇上来处理”

    “遵娘娘法谕”那统领忙指挥一众侍卫打理战场,并将尸体抬了起来冲乾清殿方向而去

    同一时间的另四位忍祖也遭到阻击,他们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进了宫中可混水摸鱼

    但是宫中有于抚云,史兰香,白芳华,甚至是秦梦瑶,靳冰云这些灵觉凡的高手在,他们根本就做不到‘无息无声’……早在他们进宫地一刻,就落入了秦梦瑶等女的算计之中了

    木忍枪祖遇上的是史兰香,水忍雾祖遇上了于抚云,火忍刀祖撞上了秦梦瑶,最倒霉的是土忍幻祖遭遇了宋菁,谷姿仙,和薄昭如三人的围攻,光是一个宋菁就让他感觉抗不住了,还多了两个少逊一线的谷,薄二女,这就叫他彻底落在了绝对的下风中,只能拼死力抗了

    在天魔大法地全力施为下,木忍枪祖真恨不能脱了裤子挺着那杆枪冲锋陷阵,因为天魔气场中的史兰香此刻尽现天魔舞的妙相,把他带入了一个魔幻世界中,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结果自然不会出人意料了,这几年中史兰香很少再遭遇这样的强手了,这是她最后进修天魔大法地机会了,所以她并不忙着结果木忍枪祖的性命,而是一味的尽展天魔舞的极至精粹,现在她把对手看成了个修法的陪衫角色,在自已一波一波的攻击下,让木忍枪祖激发出他最深的潜力来为他自已的命奋斗,在压力一丝丝加大后,木忍枪祖也没让史兰香失望,求生的欲念确实让他激起了无穷的潜力,只是他的对手遇强越强,这样下去迟早把他拖死

    激战中木忍枪祖的枪式开始减弱,他已过了最强盛顶峰,他怀可保持那个高度,不升则退,身体里的真元耗损过巨,令他的握枪的手腕都在颤抖,史兰香知道他再也没有‘玩’的价值了,但还得承认这个人确实够强,当年给自已搏杀的‘荒狼’任壁都要逊他一筹左右

    气机牵引之下,此消彼长,史兰香展开了长江大河一泄千里的狂野攻势,阴柔的劲气无所不在,彻体的寒流蓦地将数丈方圆束死,形成了一个以双方交战处为中心的空间气场

    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势,当下就令已疲惫万分的木忍枪祖负上了重伤,枪祟相交的当口,枪体发出怪响,它不堪史兰香无坚不摧的真劲打击而崩裂成了一地的碎粉,同时令他的主人是伤上加伤,就在木忍枪祖跌退的瞬间,气场的吸扯之力蓦然加强了数倍,使他的身形不由自主的跌往中心处,好象自动送上去给史兰香的玉掌击他一般,当然,他已控制不了场面了

    木忍枪祖钢牙咬碎,望着眼前仍是一付闲淡的样的史兰香恨不能食其肉,饮其血,虽然他一直就有这个嗜好,不少偻人的美女就是给这个变态的‘枪祖’先戳一番,然后生食活吞,可能在他心里正幻想着‘吞’史兰香的场面,但是现实告诉他这一生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砰砰砰砰砰’,一连五掌全部击实,前两掌拍碎了他的双手,第三掌让他的胸前塌陷,第四掌让他前伸的头缩进了脖腔中,没至眼睛处,最后一掌拍中了他因头给重击后躯体后仰腾空而叉开的双股之中,耻骨周围的部分完全给击的粉碎,身子象一个肉球一样缩成圆形

    其形其状之惨,令人粹不忍睹,史兰香完成了这件杰作后才感到自已身心俱疲,手脚亦有些发软的迹象只是刚才太投入了,没顾着感受自已身上地这些状态而已,原来自已已负伤

    火忍雾祖在于抚云的剑中没走过二十招,就给这美女地剑气伤的成了一个血人,数次他在雾中幻隐幻现,如此让他换了数个方位,移走了百丈距离,但最终脱不出于抚云剑气范围隐术在级高手面前可以是这样没用的东西吗?这太不可思异就在那一刻,水忍雾祖就知道了自已悲惨的下场,他拼尽全力想在死前重创这美女,但他确实没有那个实力,在于抚云似暴雨般狂洒又带着轻灵的剑势,一连十三剑,斩的他全身经脉寸断,剑一直没有临身斩他的是剑气,无形而有实的剑气,水忍雾祖栽倒在地地一刻说了一句话:中原地武技果然厉害,我从没想过至高的隐术会在你的面前失去效用,你的心灵修为太精深了,我输的心服口服

    望了眼倒在地上的水忍雾祖,于抚云收剑回鞘淡淡道:“你不该来中原送死,不该进宫”

    话音犹存时,水忍雾祖竟然点了点头,才歪倒在一边,结束了他的这次的使命

    这一刻地土忍幻祖也束手伏诛了他硬给宋,谷,薄三女车轮战术耗死了,薄昭如同样对这偻人恨的厉害,恨他们的歹毒的手段,刘大人既死他们还要让他去阴间当太监,这是让心底有着侠义心肠的薄昭如不能容忍的无耻行径,所以她今天也无耻了一次,一剑将他的下身削了去,宋菁和谷姿仙都没有对此而表示出一丝地异样,似乎觉的薄昭如这么做才对

    最幸运的算是火忍刀祖了,秦梦瑶一边接着他的攻势一边淡淡的道:“东瀛地隐忍之术果然名不虚传,不知阁下可能见告大名?入中原,探皇宫,难道是奉了足利义满大将军的命令?还以惨忍的手段杀死了我朝大臣刘伟,你们知否这是多么愚蠢的行为吗?偻国的人会为此负出沉重而惨痛的代价,你们居然还要一错再错,不知回改,好,梦瑶今天就开回杀戒”

    飞翼古剑发出轻微的鸣震,惊天剑气破空漫舞,有如平静的海面一下卷起狂风暴雨一样

    火忍刀祖面现骇色,握着刀的手不停震颤,在秦梦瑶未启动攻势前,他就给这美女那处从容和悠雅的神态所慑服,任凭自已施展多猛多狂的攻势,她始终能轻描淡写的化解掉,象是飘浮在海面上的一片树叶,任你风暴浪卷,我自巍然不动,随波浮载,永不沉没

    剑气蓦地扩大的瞬间,与刀撞在了一处,沛然莫测的大力延刀涌进,象闷雷击中了他的身体一样,每一记有若万斤巨锤一般,砸的他不住的跌退,第七剑时,刀脱手抛往了虚空中,在虚空中崩裂成了一天的碎渣,抛洒下来,夜空中显的格外耀眼,好象流星光雨一样

    火忍刀祖的身形摔落在地上,砸的沙起土飞,嘴里的血箭迥老远,他再也站不起来了

    秦梦瑶‘呛’的一声,古剑回鞘,象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面色无一丝的波动她知道对方的心已给自已无坚不摧的剑气震的粉碎了,他迅暗淡的眼神,说明他的生命正在了体而去,他虽然心有不甘,但眼眸中充满了对秦梦瑶的敬服,可以说是对她武技的敬服

    在他的想象中,绝对没有一个人可能如此软松而不费力的杀掉自已,但是今天他知道自已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华夏人有句古语,井底之蛙,现在的自已毫无疑问就是那井底的蛙

    以前一直以为自已是强大的不可击败的神,原来自已竟是这般脆弱,这般不堪一击,偻国确实没有武道中真正的高手,充其量只是达到了一定水平,自已用生命换来了对世界的认识

    火忍刀祖在呼出最后一口气时,脸上竟露出了笑容,不论如何,自已也死出了武士道精神

    天色大亮,乾清殿的殿前,一字排开五尸形状不一的尸体,五种颜色,他们就是五行忍祖

    这时的我正在刘伟府上让人把武田宽开腹剖心,以慰刘大人在天之灵,宫内的人很快找到了我,并向我呈述了皇宫中的一切,我早就意料之中到宫中的结果了,命人将那尸体运来刘府

    正午时分满进文武都在吊唁刘伟大人,凶手伏诛,人心大定,我下旨追谧刘伟为定壤公,葬军陵,受天下万民和后世子孙祭吊,国之栋粱,朝之忠臣,理当受此荣殊,也能慰抚其家人

    把京师搞的人心慌慌的事件终于在数天里告一段落了,京师回恢了往日的安定祥和

    大臣们齐声讨诛偻国的无耻行径,纷纷提议灭其国,屠其族,我慎重考虑之后决定实施对偻国的报复计划,偻国人还有不少,现在大明的武装地已经落成,正在加紧解除他们的武装,足利义满相当的配合,所以在这种形势下,我决定一点点将其国灭掉,先解除他们的武装,再让所有的男人们去给大明当苦力,分派往安南,暹罗,占城,安平等地劳役,然后在劳役中让他们结束一生,女人分批送入教坊司,她们都将成为孤寂的明军去解忧解闷了(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