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五十八章 - 巧获魔刀
    从女真一统东北会境后奴儿干都司所胃的一此明朝都指挥使,指挥佥事,指挥同知等官员无不是女真人,实际上这些人都是在明室半制中混日子,畏于明室的强大而已,不得不伏首称臣,猛哥尔的掘起无疑给了他们希望,所以这些人明奉暗叛

    象朵颜三卫,泰宁卫,福余卫等都是女真人控制之下,很少有明室官员在此为任

    大明一统女真族全境已是刻不容缓的大事了,多年来他们反覆无常的闹独立闹自由,一有发展就兴兵南下征伐中原,弄的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此患不除,永不安宁

    亦麻河卫位于尼满河流域,在乌苏里江以东,阿江卫的东部

    亦麻河如今也给猛哥尔一统了,他野心之大,女真族三大家族在他铁腕之下终于一统孟氏的人让杀了个干净,黑龙江北的诸卫野人女真也被其彻底征服了

    似乎由于大明南线的战争暴发,引的东北部也紧张异常,亦麻河在天黑前也接到了封城的命令,这里现在是女真族瓦尔喀部军驻守,有精兵八千余众

    卫府官衍仍延用明朝有封号,指挥同知是一位叫苏哈的大将,此时他正在大厅中接待猛哥尔派来的三个心腹高手兀朵利,沙西,古列台和安南的四位阮氏四雄

    “诸位来的正好,刚刚查获孟青青和其叔的落脚之地,他们竟躲入了本城一位百户的家中,其人曾给孟阔救过一命,知恩答报,不过他亦要为了一家老小而考虑所以刚刚派人来送了信给我,说孟氏公主到了他家事不宜迟,我们应去解决这麻烦”

    兀朵利大喜,拍桌而起道:“如此甚好,立时出发,战决,以免夜长梦多”

    众人一起长身,那四个脸容冷酷的三旬汉子,竟是长的一模一样少见地一母四胞胎

    四人身后背着同一式样的斑澜古剑外貌古朴,形状重厚,似剑又似刀,剑体灰暗并不惹眼这阮氏四雄本身武技一般,但却在运用魔剑,上有独特地造诣

    当一行八人出现在城西一院落外时,蓦地一声惨中自院内传来一个声音同时响起

    “公主,我,我也没办法……能死在公主手上“我就算还了一条命给你孟氏”接着一重物扑地的声音,八人心知是怎么回事,齐声叱诧,飞身抢入了院内

    不过地上只留下一尸体根本就是公主孟青青的影子,可见她去势之快

    阮氏四雄同时执出魔剑,其中一人道:“城西,跟我来”话落当先飞身,度竟比刚才快了数倍让兀朵利,古列台,沙西,苏哈四人大吃了一惊

    因为魔剑在手时,这四人象换了个似的,再也不能让他们看透了,居然神奇至此

    孟青青和身负重创的叔叔孟阔二人在封城的情况下不得不飞凌城墙,越身而下,不过以二人修为这一点对他们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即便孟阔有伤也可轻易办到

    但是孟青青脸色却是相当的凝重,她一身修为此时已达到了先天极境地步,剑术冠绝天下,天下有能与其匹敌者不过秦梦瑶,于抚云寥寥几人而已

    而今天突然一种别她心悸地力量出现,甚乎能让她心生恐惧,这简直是从来未有过地奇事,要知道修为到了她这种地步,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但今天却偏偏出现了

    那怪异的力量,此时正追摄而至,而且度异常的惊人,越接近越能感到它的庞大和可惧

    孟青青快和孟阔越过了一道小河,钻入了林密沟深的山野中,并向深处一路开进

    正行间,蓦地心脏一跳,四条淡淡光影一掠而至,并一字排开驻足在前方,他们同时回首

    “公主留下,大明天子为你而来,我们岂能放你逃生,没有了你来要胁他,许多事都不好办了,但愿公主肯和我们合作,不要让我们为难才好”老大阮宏图冷然道

    孟青于一怔,不由心中热,他还会来救自已?五年了,他真的会来实现那诺言吗?

    微一怔神的当儿,对面四人齐动四把剑同时升空,四道光练冲天汇了一道,然后同时朝她戳来,奇快胜来闪电一样

    人体般粗硕的光柱令人心神俱颤,孟青青本以地横剑胸前,光芒一闪而至

    她只觉自已给天地间强悍不可抵抗的巨力击重,手臂立时失了知觉,光劲遁剑透体,五脏翻腾,逆血上冲,忍不住喷血抛飞,一连砸倒了四株林树,才止住了去势,长剑早已脱手

    孟青青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即便庞斑在世也不能做到这一点,这也太夸张了?

    透体的光劲已令孟青青受了沉重的内伤,她的身形勉强立稳之际

    四人同时出现在她面前丈外处,四把古剑再一次举起,他恰痛合力毁了这旷代佳人

    蓦地,一个柔媚的声音传至:“四位手下情,猛哥尔要活口,本人里赤媚特来带人”

    话落时,‘人妖’里赤媚鬼魅一般出形在四人地身侧左近,其之快骇人听闻

    来人赫然是高佻修长,柔若女子的里赤媚,他晶莹如玉的脸颊上透着一层光蕴,刹是好看

    孟青青心中为之一动,她的直觉告诉自已,里赤媚应是在骗这四人,果然那四人一听是蒙族被奉为天人的‘人妖’驾临,也不敢怠慢,齐齐收剑施礼

    他们早就闻听过里赤媚地大名,只是无缘一见,今日当面之下一眼就看出这人的高明之处

    剑刚刚回到了背上时,里赤媚的身形蓦地消失柔柔纤美之手,以肉眼难辩地高不分先后的点在了四人地心房上,下一刻他出现在孟青青的左侧,伸手按着他的背心处,给她注入了一股了精纯真气,令孟青青的伤势倾刻间有了起色

    一旁的孟#搞不清怎么回事,眼前的变化太快了,谁也没想到里赤媚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就先下了手可见这里赤媚做事是何等的出人意料之外

    四雄老大阮宏图口中溢出血迹道:“里赤媚我们无仇无怨,你,你,为何?”

    里赤媚淡淡一笑道:“别问我为什么,我今趟来就是要取走你们身上地剑,放在你们身上只是一种浪费而已,这种异宝,一入北境就引地里某人心神震动了还要我解释吗?”

    那阮宏图眼中露出怨毒神色道:“里,里赤媚,你得意的太,太早了,你起真以为谁也可能控制魔剑吗?奸险我就错了,可惜,我们兄弟中了你的奸算你太有高手的风度了”

    里赤媚丝毫不以为忤的道:“你们几个笨蛋死在里某人手上算是幸运了,落到猛哥尔那群人手里在,你们还不受尽人间之酷刑吗?终要吐出那御剑之法的真当他们把你们当宝了吗?”

    “哼,我们死也不会说出御剑之法的,在你们手中那只是一把废铁而已”

    “你太高看你们自已了,无非是和魔剑建立心灵勾通,论心力修养你们和里某人比差远了?哼,真不知天高地厚,还想用这剑去刺杀大明天子,面对他时你们怎么死都不知道,省的丢人现眼了,去,这没你们事了,大老远从安南跑来送宝,真难为你们了”

    阮宏图顿是泄气,给里赤媚最后一句话气地喷血,闷哼一声倒地气绝,其他三人比他好不到哪去,同样和人也一道走了

    就地里赤媚踏步前行往四人尸体走去时,异变又起,四人身上的三把剑似具灵性一样突地飞起,一齐向里赤媚相反的方向投去,这情形无比诡异

    但里赤媚心中却在这一刻感应到了我的存在,而我的声音这刻响起:“里兄你风采依旧啊,救了我的青青公主,朕该如何谢你呢?”

    话落人现,那三把剑给我的三大美人儿一人拿去了一把,我正好走至尸体旁,将最后一把吸入手中,朝里赤媚走来,一边道:“这样好哩,朕借花献佛,以表谢意,里兄可不要推辞啊”说着话时我将手中地剑递与了里赤媚

    这人妖不由苦笑,刚刚救了人,又当了回大奸人,这刻却给我捡走了所有的便宜,不苦笑才怪了,他道:“皇上啊,你可是越来越精明,越来越厉害了,不过里某有个附加条件”他边说边接剑在手中

    我深深望了他一眼,同时张开双臂让一眼怀泪激动的不成样儿的孟青青扑入了我的怀中,一切地苦难,孤独都成为了过去,分别了五年的情人再次重聚了

    而且还是让这最会瞅便宜的‘人妖’又钻了回空子我一眼看出里赤媚的境界和鬼王一样,进入了天道之中,卓的人物始终是卓的

    我摇了摇头,一边搂紧孟青青,轻拍着她的香背,一边向里赤媚道:“里兄不要说了,我一统北部远至沙俄的决心是不会变的,这是唯一可让中原长治久安的第一步,若是里兄你能说动蒙人远迁海外的话,尚可逃过一劫,不然就算我这刻同意了你,我的子孙亦会消灭他们的,与其如此,不若我自已将这恶人全做了算啦,另外我将战神图录的记忆抹入刀中,里兄你不若觅地悟道去,这也能让你眼不见心不烦嘛”

    里赤媚为之动容,转而笑道:“皇上你这分明是要支开我里赤媚啊,几年前我就看穿你的这决心了,天意啊,好,里某此去再不出世,破悟前夕必会传讯给皇上你,你可为取回这把刀,四合为一,参其绝秘梦瑶,敬宣你们保重了红日这次又不请自来,他是心志奇坚的人,梦瑶你怎都要和他做一了断,不然可是没完没了的,这个人禅心坚厚,无恶可言,他视你做唯一对手,若不能承全他最后的想法他这一生就别要想着迈入武道极峰进窥天人了,可惜啊”话落时,里赤媚已悠悠逝去,似缓实快,瞬间就消后会有期众人的视野中

    这时远处人声嘈杂,大批地女真军兵朝这里涌来

    孟阔这时亦来到了我的身前道:“孟阔见过皇上,真想不到能在这蛮荒山野见到皇上”

    我笑了笑:“二叔客气了,朕专程为青青而来与她继回前缘,我早和青青说过,域族誓要一统地,绝不会因某人某事而阻碍这大计的实施,野心之辈层出不穷,猛哥尔即是一例”

    孟青青在我怀中不依的扭了扭娇躯,她尚是首次当着这多人的面向我撒娇众人之中她和秦梦瑶的关系最为相得她们俩曾在玄武湖畔和我同欢过,自已有着过人的交情哦

    “皇上,我们是避避,还是杀了这些人?”卓敬宣和孟阔打过招呼后向我道

    我笑道:“暂避,人家人多势嘛我们又没带手雷,不想和他们生闲气,忍上两日,朕的十万铁骑火铳大军即到,那时再让敬宣和青青你们看看明军的变态”

    我们一行七人飞快地逸入了林中深处,只留下了安南阮氏四雄地四具尸体在那里,夜色又降

    与此同时,蒙古女真联军对安平府一线发动了自杀式的攻击

    西路军是方夜羽和甄素善的蒙花联军,涉过鸭绿江分三路取义州,仝副帅和江界

    方夜羽,甄素善二人亲临仝副帅前线督战,他们也拥有了一定数量的火炮,这些全是挤出为的钱在五年中建造的宝贝,明室大造火器,方夜羽也被迫和他们在这方看齐,但实际上相差甚远,别让火炮的制造不一样,最关键的是蒙人地火药还停留在以前蝗一个时期,而大明的火药方已完全成熟,炮弹威力之大绝不是蒙人的火炮可以比拟的

    五十门笨重的火炮推至了城下刚则安放好时,暗夜中的城楼上蓦地亮起了无数火把,似一刻中一下点燃似的,让城下在漆黑夜色中准备攻城地蒙花联军大吃了一惊

    列阵后方的方夜羽##了甄素善:“他们早有防备了?要玩什么花招?”

    “有防备那是肯定的,允坟这些年狂制火器,让他的军队主,火器,真不知火器会有多大的用武之地,火铳再强也不能近身攻击啊,我们地骑兵一到,他们还不是束手无策吗?不过看来在防守上这些火铳是有些用的,我们先用炮和箭矢招呼他们”

    就在这时方夜羽目注奇光望着城墙上道:“看,他们在做什么?”

    甄素善也抬眼望去,只见一狠狠为管由城墙垛口中伸出斜指朝下,而且他们的炮是很普通的那种小口径炮,“让我们的先开炮放箭”

    令刚传下,城墙上已百炮齐鸣喷出愤怒的火舌,蒙军一方刚刚架起的炮阵顿时人仰炮翻,满天飞舞起来,断臂,残肢,破烂的炮管,炮架四散抛落,倾刻间眼前整齐的队伍的变成了一堆乱麻

    同时蒙军还击,万箭齐发,没倒的炮也开始的怒吼起来

    城墙上不时有尸体坠落下来,惨的攻城战拉开了序幕,在城上明军的第二轮炮轰中,方夜羽的炮阵彻底蛋,五十门大炮没有一门是完整的了,太可怕了炮阵前的尸体堆积如山,无有一具是完尸,方夜羽虎目血红,暴喝一声:“给我强攻,一定要拿下,弓弩手掩护”

    大批的蒙军抬着云梯一队队冲向城下,开始架样强攻了蓦地城墙上静了下来再看不到一个人了,炮筒也全部撤走,看不到一条了

    方夜羽和甄素善同时生出了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这时架起云梯的蒙军第一批已上城头

    于是七零八落的火铳时响起,上去的蒙兵上一个死一个,上两个死一双,尸体不断朝上面翻滚下来,近百架云梯一安排开在城墙上但回回都有一百多人同时落下

    城下堆满了拥挤的蒙军,不时的发出惊叫和怒吼声这时城楼处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身躯高大明室大将,三十二三,一脸肃容,眸中灼灼光芒直罩城下地方夜羽,他嘴角洋出一丝笑容赫然是明室上将荆城冷,鬼王虚若无的传人

    “手雷,可以投一批了城下人从地很呢”他淡淡的道

    随即就由城上就降下了一堆密密麻麻黑点然后落入蒙军人堆中,再爆开,火光崩现中,惨叫声此起彼落,堆在城下待攀城的蒙军一堆堆倒下,屠杀成刚刚开始

    方夜羽望着城墙下的惨景,目似欲裂,恨不能冲上城去将明军一个个撕个粉碎

    “放箭放火箭给我”在他身后一片片火箭空投往城中但似乎收效不大,里边未有什么动静传来

    又一批手雷投在城墙下之后,几乎在城下再没有能站起来的人了

    就在方夜羽气的浑身发抖之即,城垛上的炮筒再次出现甄素善至这刻才明白了火器的厉害,手雷,当年在洞庭湖中见过手雷,他们居然仍有这种残忍地武器

    “撤夜羽,这一阵我们输了,他们必会出城追击地,或许欠能挥回一些”

    “撤”方夜羽也知道这城慢拿不下了

    在隆隆炮声中,火光一团团盛开中人体在夜空飞舞中,蒙军撤退了

    同时城门大开,一队黑色的铁骑约有五千之众,似怒龙般尾追蒙军而去,他们手里全是火铳

    一路屠杀,不知杀了多少人,领军大将才收住了队伍

    穷寇不追,以防中也敌人的圈套不过这时已经走入了对方的圈套,杀声四起时,四面涌出了无数的蒙军

    那领军大将一挥手中的大斩马刀高喝一声:“前队变后队,回火铳开路”,

    箭矢从四面飞来,铁骑军果然不同凡响,火铳开道下,后方薄弱的蒙军没能完一他们的任务,铁骑军在杀出重围后也损失了近一半人,那大将心疼无比,却也无可奈何

    是役,明军阵亡三千之众,而方夜羽地蒙军却亡了七千,伤了五千,大败而回这也是甄素善看出势的逆倒,完成没有拼的力量才果断撤军的,不然今夜是全军覆没的情况

    在江界和义州的攻城军就没那么幸运了,这两城的守城主将分别是铁青衣和碧天雁二人

    蒙军轮番地猛攻,不计伤亡,在对方火铳,大炮,箭矢的阻击下悍不畏死,一波波攻上了城,又摔了下来,上去的是人,下来的是鬼,战况空前惨烈漆黑的夜色,有不少攻上城地人和明军混战在一处,但终是寡不敌众,被一次次杀退

    铁青衣在看到对方城下军兵疲累之极时,放了三通火炮后,亲率一只骑后突出,由副将代为在城上施令

    在火铳一轮后,铁骑兵奇快的换上了大斩马刀,砍瓜切菜一样的在蒙军中穿插切割,无虎如羊群,在五千铁骑的冲刺下,蒙军再也无法抵抗,大败而退,给铁青衣掩杀十数里之远

    江办几乎上演着和义州同样的情况

    碧天雁杀的狠,一直追杀至天亮,硬将蒙以回了鸭绿江北岸,一路之上几乎全是蒙军的尸体,横尸数十里,人间地狱,修罗屠场啊

    东路大军在猛哥尔的亲自督战下同样是经过苦苦强攻茂山不下后,才在惨重伤的形势下而退走修整大军另一路女真军绕茂山奔袭镜城,结果三万人只逃回了三千多,他们也在强攻中惨重的伤亡回路中又给明朝伏兵偷袭,可能说全军尽没了

    北线的第一战,安平偷袭战以蒙古女真大败告终,共折损了近七万多人,方夜羽和猛哥尔各占了一半,伤者是不计其数了,经此一战,他们认识到了自已的短处,对方有强大的火器,和明室争胜不能纯凭以前的方法了,人再悍勇在火炮面前还是相当脆弱的

    为此联军完全调整了下一步战略,他们一致搭成了草原中打游击的老招法(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