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三十六章 - 魔师庞斑
    战局瞬息万变双方都拼了命的搏杀,尤其是燕王一方的人,都似不要命了一般,其实产全知道,今天是有死无生之局,杀一个够本,要是连一个也杀不了就亏大了

    怎奈对手太强,想杀人简直是不可能的,象株能,李远之流,给六大影子公公倾刻间就杀的无还手之力了,不是一个层次的高手,距离十分明显

    此时一声惨哼传来,水月大宗在尽其所能之后,最于突破了白芳华的魔劲纠缠,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胸前对白芳华的银钗挑的一片血肉模糊

    他心中的震撼非是笔墨可形容的,做梦也想不到这美女会比单玉茹还厉害一分不止

    水月刀虚空幻洒,摆出各种姿势,双手握刀高举过头的水月大宗,在夜色中份外着眼,他的暗红色衣衫如的一抹残血一样

    蓦地刀光流泄,千百条银芒暴闪,水月凝起了最后的全力斩出了他认为是凭生最得意的一刀

    白芳华面色凝重,这个东瀛第一高手,绝代大家给她的冲击也不小,若不是和夫君双修有了突破,想在短时间之内伤他都不可能

    望着这似无迹可寻的一刀,她心中转为一片清明,虚幻的刀影倾刻间映在了心湖中这美女双眸蓦合,身形鬼魅般的一闪就破入了刀芒之中

    ‘叮叮’之声赞不绝耳,那是刀和银钗的交击之声,水月大宗虎躯不住弹震,每响一声,他便后退一步,直至第十八声响过后

    水月终油尽灯枯般地喷血跌退,一脸的骇色,和难以置信

    “我师尊等着你呢水月去见她老人家”声落时,白芳华地娇躯倏的出现在水月的左侧,雪白的纤掌轻轻飘飘的拍在了水月的面目上

    骨骸暴裂的震响声传遍了全场,水月大宗在自已头给拍中的一刻,水月刀亦刺入了白芳华地右乳中,但是这美女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用一只手紧紧握着水月刀锋,在它入肉两寸之后便不给再推进分毫了

    即便如此白芳华仍给水月临死前地一刀重创了经脉

    水月大宗的尸身抛起跌在台阶下,四肢大张,仰面朝天展展摔在地上,砸地土雾飞腾他的一张脸已经变成了一堆肉泥,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死状之惨让人望而生畏

    白芳华粉泪弹涌,仰面向天,低低道:“师尊啊芳华,你若在天有灵,当看了芳华和夫君替你报了仇,楞严和水月大宗均已伏诛,您老地下安息”

    我身形一闪便到了她的身侧,探手握住那水月刀,送出一股真气,百练精钢制成的水月刀在我手中暴成了一堆碎粉,随手一搂她纤腰,游目一望,看到了我的几位夫人们已退出了战圈,我朝迷情妩媚打了个手式,二女立时奔来,我道:“你们给芳华护法,不许离开半步,明白吗?”二女应该诺,白芳华美眸闪过了一丝慰色,道:“只是小伤,劳夫君你挂心了”

    我瞪了她一眼道:“你给我闲嘴,这么拼命小心我修理你”

    白芳华吓的耸了下肩,道:“夫君莫恼,芳华下次不敢了,”说着话时,心里却甜的象吃了蜜一样,夫君地关怀胜过千千万万的良药啊

    一直怕他看不起自已这个魔门中的女人,这一刻担忧尽去,惹的她热泪盈眶

    我再看她一眼,苦笑道:“你呀,还不乖乖去疗伤吗”

    这时谷姿仙,薄昭如都拥了过来,问候白芳华的伤势,大家姐妹一场了,关系处的相当融恰,白芳华也是最识大体的慧黠美女,摇头称没什么大碍

    水月地死似乎成了群魔的崩溃的开始,先是补天阁的三位长老倒地横尸,跟着是灭情道的雾长老毙命,再就是魔相宗三长老和阴癸派三长老地两败俱伤

    这边的白发红颜抵不住影子公公的攻势双双负伤跌退

    似乎是兵败如山倒,也可能是他们影响了势气,方夜羽也负伤跌退,他比影子公公仍逊了一线,这批公公全是了尽的师兄,一个比一个厉害,想杀朱元璋,怕是要付出大代价的

    里赤媚和秦梦瑶双双分开,秦梦瑶略胜一线,自完成了我的双修,她的剑心通明已步入了大圆满之境,只是她无心伤了里赤媚,这人妖也是她钦佩的人物之人

    退开时秦梦瑶脸上露出了罕有的笑容,里赤媚有会于心,二人可以说是玩了一场,表面上是两败俱伤,实侧二人只皮毛之损

    蓝玉可给鬼王杀惨了,神出鬼没的鬼王鞭抽蓝玉节节败退,鬼王深厚的功力胜了蓝玉一线,硬将这凶人迫的心胆俱寒,再无了一丝骄狂傲妄之气

    于抚云,史兰香和卓敬宣,谢青岩这四人仍难分胜负,实则二女早接到了我的援意,保持平手之局,我早看出卓,谢二人的无奈了,看出他们在西宁派那夜受的伤仍未恢复

    论真实实力,二女稳胜他们二人一线以上了,她们足以和鬼王或里赤媚同一级数

    乾罗在这刻,大展有神威,一矛将鄂丽莎挑的跌退,他也肩头负创,只是他的矛气洞穿了这淫荡妖女的胸腔,令她饮恨魂抛他乡,喜欢教的另四媚后也于此时死伤一地

    不舍的双光刃在最后一击中将本就负伤地席应真再度重创,他也给这真君击中了一掌双双触电一般弹开,井婧和逊了宋菁一线惨哼一声和席应真摔在了一起,倒是一对同命鸳鸯

    陈宁算是顶级高手最惨的一个了,当然,指地是活人,他给龙氏兄弟的砸的灰头土脸,再找不到一丝宗主和御史大夫的尊严了,喷着血一个劲的跌退

    朱元璋这时喝了一声,道:“坟儿叫你的手下留下陈宁的命”

    我应诺喝声让龙氏兄弟退开,陈宁始虚脱了一样坐在地上,身子一个劲的抖着

    龙氏兄弟同样耗损过巨,就地调息起来,在这里他们可不怕有人来打扰们

    整个战局似基本定了型,宫外地杀声也渐渐平息,天光似乎呈起了灰白之色

    蓦地,一声低沉地厉啸传来由远及近,迅快无伦

    这一声啸似乎来在天际一般,裂开了长空,天地为之一颤

    所有的动手的人几乎同时住手,退回了本阵,包括鬼王和蓝玉二人,大家都望往乾清宫大门处密密的精锐侍卫突然从中间裂开,似天空中降下一把无形的巨刃将他们切开了一样,人仰马翻,倾刻间就裂出了一条丈余宽的通道

    灯火辉映下,一身躯伟岸雄硕如山,长发披洒两肩的男子缓步行来,那俊伟的容颜通透如白玉,一双眸子亮过满天地繁星,在他身后两侧,一黑一白两个老者紧紧相随

    魔师庞斑,天下第一高手庞斑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了

    只是这等声势怕是普天之下就无人能及了

    敌我双方的人,都生出了一种怪异至极的感觉,眼前的这个人是无以匹敌的‘神’的存在

    他极其随意地漫步在万千侍卫瞠目结舌的傻态中

    那些人要他眼中无疑和死物没什么分别,负着前行的庞斑,流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雄姿气度

    他的眼眸越了虚空,与站在如阶上地我交接在一起,眼中尽是欣赏之意

    我同样在注视着他,从我来了这年代,就盼着与这位卓的人物一晤了,今天终于看到了他

    这就是浪翻云之外的另一个大人物,他与浪翻云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是可令任何人感到亲切的那类人,而他却是让人感心惧的那类人,看到时会叫人自心底深处没由来产生一种无力感,一种虚脱感,那是一种极为怪异说不清的感觉

    他那服无人可堪比拟的霸气,让在场的每一个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似乎这压力来自天地之间,而与庞斑无关,只是因他的到来,而开启了能释放天地间神秘力量的秘锁

    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无形之中成了一道无法愈越的鸿沟

    他还算‘人’吗?可能每个人的心中都会这么问,因为每个人在对着他是都难以克制心中的那股‘惧’意这就是天下第一高手给人的感觉,一个真正绝代高手在世人心目中象‘神’一样存在的那种震心撼肺的感觉,连我也在这一刻为见到庞斑而产生一种无法形容的感受

    朱元璋虎目生威,猛的立起了身形,眸光如电望向庞斑,多少年来,他还是首次看到庞斑——庞斑生出感应移开注视着我的目光与朱元璋的眼眸接在一处,忽然他笑了

    “庞某来的冒昧,不过元璋兄应该料的到”庞斑说话间已越过了众人,来到最前方

    我方人全部横排在台阶前,将这旷代高手和朱元璋隔开

    朱元璋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道:“我大明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庞斑怎么可能不来了看看热闹呢?”朱元璋边说边往前走了几步

    叶素冬等慌忙聚在他身前护驾,朱元璋却笑道:“叶卿你们都给朕闪开,庞斑是不会对朕出手的,要是出手的话,很多年前他就出手了,何必等到这个时候”

    庞斑仰首大笑,片刻后道:“人家都说朱元璋如何如何厉害,今天庞斑也算见识了一回,居然早看穿了我庞斑不会向你出手,确实是厉害,那么,元璋兄认为庞斑此来是为何?”

    朱元璋面容一正道:“庞兄你们的目地已达,来此的自是带走方夜羽等人,朕说的可对?”原来朱元璋亦看穿了方夜羽等人南下中原的最终目的

    不少人都暗呼这大明的开国皇帝确实有过人的智慧

    庞斑笑了笑道:“元璋兄所言极是,但这只是其一,从大明建朝以来,庞某一直未见过元璋兄,今天就是来了此心愿的”谁也没想过庞斑心里居然会有这么一个愿望

    朱元璋心中亦生出了那种怪异的感觉,他和庞斑一样,都是各自领域中走到了尽头的卓人物,彼此在心中难免有一种相惜的感觉

    此时听他承认要带走方夜羽等人,不由笑道:“天下间或许只有庞斑你能来去这大明皇宫如入无人之境,虽有千军万马护在朕的身边,朕仍能生出孤身与你对峙的怪异感觉,庞斑你不愧是武道的第一人,朕非常的欣赏你”

    “彼此彼此,元璋兄你过誉了”庞斑说到此时,转眼望向另一旁的鬼王虚若无道:“若无兄一向安好,天下间最威猛无匹的莫过于厉若海,天下间最英雄不过的莫过于你虚若无,庞斑想见若无兄已经很久了”

    所有的静静的立着,那血雨飞溅的战场似乎在这刻远远的而去,从庞斑出现的一瞬间,他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

    听着他的说话似乎是一种世间最美妙的享受,他既是可怕的敌人,亦是可敬的旷代奇人

    虚若无负手跨前两步,深深望了眼庞斑,道:“庞兄和虚某的想法相同,我们也算圆了心中的一个期愿都说庞斑冷酷无情,虚某这刻始知庞斑内心世界蕴藏着丰富的情感”

    二人的眼眸在虚空中凌厉交接的瞬间,同时暴起了大笑

    这刻的庞斑又看了深深一眼,才将目光转往秦梦瑶道:“梦瑶的转变实出乎庞某的预料,这个掘起的殿下从一出世就牵动着庞斑的心,他非常的厉害,当然的庞斑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传鹰和鹰缘共同造就出的旷代人物果然不同凡响,不然的话,怎么可令我们的梦瑶小姐许以身心呢?”好锐利的眼眸,居然可一眼透彻这秘密

    闻者无不惊异,谁也想不到来自慈航静斋的出色传人竟变成了允坟的女人

    秦梦瑶露出一丝笑容道:“梦瑶知道没有什么事可瞒的过魔师的眼,亦知道魔师不会错过今天的盛会,梦瑶踏足尘世,一改静斋的修行法则,再魔师看来是否也算是一种逆行?”

    秦梦瑶在嗔怪庞斑揭露了她的秘密,所经趁机询问这卓人物对自已的转变有什么看法,可以说庞斑的看法非常值得重视

    庞斑再次看了我一眼,他始终和不和我说话,我亦静静含笑,不言不动

    “静斋无疑是非常出色的武学殿堂,但千百年来,未有过破碎虚空的前例,以梦瑶你此时的修为境界,若能另出枢机,将来成就可越静斋历代宗师之上,如能结合战神图录和剑典精要创出静斋第十四章的武道极峰修行法则,那么梦瑶你将成为一代的静斋祖,一举越撰著剑典的地尼的成就,庞斑非常看好你,不是因为你此时已迈入天道的修为,而是因为你选择对了一个人和一条路,坚持走下去,你们可能创造出人类武道中的神话”

    闻听这一番话的人都目瞪口呆,秦梦瑶眼中却掠过了前所未有的异彩

    我在这一刻都要佩服这魔师的眼力了,确实我和秦梦瑶找到了一种极至修行的大法(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