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三十四章 - 夜入皇宫
    乾清宫,这是威仪天下的帝王之宫,此时,朱元璋身披龙袍,正襟危坐

    空寂的大殿上,只有朱元璋一人,他心潮起伏翻滚,还自已算计的一样,一切果然提前暴发了,只是一个传位的决定就能让燕王下了最后的决心,看来他是不得皇位誓不甘休啊

    殿外传来脚步声,聂庆童的声音响起:“皇上,您要的龙仙夜茶送来了”

    “呈上来”朱元璋面色没有一丝表情,心里却在冷笑

    聂庆童将茶缓缓放下,垂首侍立在一边,不敢望向这喜怒无常的一代大帝

    朱元璋把目光从聂庆童的脸上移到了茶杯上,丝毫不再犹豫的端起了杯,一口气喝下了半杯才停下,然后声音很轻柔很悠然的道:“庆童,这多年来,朕待你如何?”

    聂庆童蓦地一震,心脏不争气的兴力搏动了数下,他深一口气道:“皇上对如此恩重如山,视奴才为心腹,庆童万死难报皇上大恩于万一”

    朱元璋听罢,不由仰首大笑,好一会才止住了笑声

    不过聂庆童却在这笑声中颤抖,惊惧,他隐隐感到不妥,因为朱元璋今天非常的奇怪,居然要在乾清宫呆一夜这是从未有过的奇事,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成?

    朱元璋望着聂庆童冷冷一笑道:“好一个万死难报,朱棣给你什么好处?你居然来出卖朕?”

    这句话无疑象个晴天闷雷,震的聂庆童两眼发暗,双腿一软,差点没跪在地上

    但他不得不跪下了,身子打着抖,口呼冤枉,道:“皇上明察奴才忠心耿耿怎么会出卖皇上,奴才之心天地可鉴,万望皇上明察秋毫”

    “那日朕和允坟谈话时,除了你在书房外候着,还有何人?”朱元璋淡淡问道

    聂庆童忙道:“除奴才之外还有两个当值小太监在场”

    “那两个小太监现在何处?”

    “皇上您贵人多忘事,那夜你不是就调他们去了坤宁宫吗?”聂庆童提醒道

    朱元璋冷冷一哼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在去坤宁宫的路上朕就杀了他们,你知道为什么吗?”

    聂庆童身心俱震,面色大变,垂着头不敢稍抬,怕人朱元璋看到他地表情

    “奴才不知圣意,请皇上明示”聂庆童已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好,让朕来告诉你当夜地事除了你和和他们俩个有可能知晓之外,就只有朕和允坟了,他们俩既死,只剩下了你自已,燕王若是得知了这消息除了你还有谁可传出此事?”

    “奴才冤枉,皇上明察,奴才真的冤,”,聂庆童还想申辩时给朱元璋厉喝一声打断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人来,让张向德这个奴才给朕上殿来”

    听到这个名字时,聂庆童心似石坠一般,迅下沉,完了

    殿外一声应诺,一甲胄鲜亮的三十出头将领迈步上殿,他身后有两个侍卫挟持着一个小太监

    聂庆童瞥了一眼正是自已的心腹小徒弟张向德

    “聂庆童你还有何话要说?到了这个份上,你是不是还有狡辩下去?”朱元璋道

    聂庆童就想不明白,这张向德刚刚不久前不是就出宫给僧道衍送信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给皇上的人抓了起来?

    “想不通是吗?聂庆童,张向德和你不一样,他宫外有父母家人,他可以不顾他们的生死吗?诛连九族的大罪,他能不怕吗?哼,燕王快来了,等朕一并将他拿下再处治你们”

    话落时,那将军高喝一声道:“来人,将聂庆童,张向德押入天牢”

    殿外冲进了七八名侍卫,架着骨酥体软的二个太监就走

    “都准备妥当了吗?”朱元璋淡淡问道

    那将领点了点头道:“皇上放心,一切都已按计划安排好了,耿炳文地军权给被捋夺,他地一家老小受制于燕王,以至被迫从贼”

    “哼,在他看来耿炳文看来家事重于国事,此人不留也罢,念他是当朝元老,冤他一死,告老还乡去”朱元璋冷冷的道

    这时一条鬼魅般的影子出现在了朱元璋的身侧,道:“皇上,燕王他们入宫了”来人赫然是净念禅宗的了尽宗主

    “这两日有劳大师了,让我们出宫见识见识燕王是如何孝顺他的父皇的”朱元璋话罢,当下迈步往殿外走去

    从和允坟谈话那一次,他就定下了以此引发燕王暴乱的全部计策,他是非常了解燕王地,以他的心性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对自已的父皇完全死心,打消心中的称帝野心一就是冒天下之大不讳,杀父夺位,坐上这大明帝君的宝座而且他非常肯定自已的身旁隐藏着一个大内奸,估计这内奸就是燕王的人,所以特此定计,就算计划失败也无妨,就当是和允坟闲谈了一顿,他心中退位地想法还不成熟,只是一个模糊的念头,但正是这个念头让他想到了试探自已身侧的人和燕王是是否有联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一开始,他也没想到这个侍候了自已有近二十年之久的聂庆童会是燕王埋在身已边地人,由此可见燕王心机之深,到了何种可怕的地步

    真到今时此刻,朱元璋终下定了决心要先把这不孝之子除去

    其实在朱元璋地心中仍希望燕王会选择前者必竟父子一场,非比寻常

    明月当空群星闪亮,乾清宫外宽阔的大广场上,一大批人影掠往乾清殿

    就在这群人来到乾清殿前时,发现了一个令他们吃惊地现象

    殿外台阶上摆着一付龙椅,当今圣上朱元璋赫然坐那里,深沉的望着虚空,眸子内透出一痛色,那似是来自心底的一种痛以至令他的眼神都变的那么撼人心肺

    在他身前一丈外八个白袍老僧一字排开盘坐在地上

    了尽禅师和老公公居中,他们左右两边各有##老公公八人眼帘低垂,低颂佛经

    另外在朱元璋左侧立着一名气势如山的三十许的将军,双目中涌着精芒,一派大家风范

    从他的沉凝气势上能看地出来,此人在沙场上定是员猛将

    这群人正是以燕王和蓝玉为首地‘刺皇’逆党,两人当先来到了台阶之下,看到朱元璋时都吃了一惊

    他们身后的一众群魔也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头

    蓦地乾清宫四周亮起了无数火把,照的大地亮如白昼一般,那帮看似丝毫不知情的巡守侍卫这刻全朝这边涌了过来,而且数量比刚才多的多

    这些侍卫都是久经训练的百战之师,阵形丝毫不乱,稳稳推进至一定距离后便不再进了

    宫殿的两侧各涌出了一批侍卫,前盾蹲后弓弩,再后是锦衣卫,形成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阵势,叫人望而生畏

    叶素冬,庄节沙天放在左,帅念祖,直破天,严无惧在右六大高手在朱元璋两侧拱卫

    “朱棣,你眼里还有朕这个父皇吗?好,好,好,居然深夜刺宫,我朱元璋生地好儿子”朱元璋盯着下面的朱棣冷冷道

    事以至此,多说无异了燕王根本连话也不想答一句,手一挥,就扭身转后了

    就在诸人做势欲动之际,一声佛号似响雷一般震撼大雷

    那盘坐在中间的了尽此刻已立身而起,他跨前两步道:“燕王,你身为大明皇子,居然做出如事大逆之事,对的起天下万民还是对的起你的父皇?到这刻仍不知回改吗?”

    燕王转身道:“大师过虑了,我朱氏的家事,何劳大师过问,我朱棣只是来清君之侧,铲除胁君之贼而已,有何不对之处?你无须多言,皇上受允坟小儿所胁,被迫让位在即,这才我大明地不幸”

    到了这刻,燕王居然还能侃侃而谈,真不得不佩服他了,知所以他有这份沉着,是因为他知道朱元璋马上要不行了

    朱元璋怒急攻心,蓦感心口处一阵剧疼,眼前发黑,不由魂飞魄散,自已这体内明显潜伏着一种隐形毒素,难道和刚才那杯茶有关?不可能啊,聂庆童根本没机会下毒的,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已人的监视之下

    当然朱元璋不知道他中的毒是许久以前地事了,这杯茶只是诱毒的毒引而已,聂庆童对朱元璋是非常了解的,这种茶他一向不喝,只逢别重大的事件时才会喝上一口,就在朱元璋今天要喝这个茶时,他就感到不妥了,但仍想不通是哪出了问题

    只是想不想的通都没关系了,这茶一但下肚,立时引发他体内潜藏的毒素,便迅侵入心脉,但不会立时要命,而是在三天之内才会让中毒者身亡,其毒无色无味,无影无形,完全附入了经脉和骨髓及血液之中,大罗金仙降世也救他不活

    看到朱元璋的反应时,众人无不愕然,以为他只是一时气晕了头,朱元璋在心脏陌疼了数下之后又回恢了原状,这时已是遍体冷汗,但却无边的异状出现

    “皇上你不要紧?”叶素冬忙道

    朱元璋一摆手道:“朕无碍,只是一时的身体不适”说罢目光一转,看也不看朱棣一眼,朝着蓝玉道:“凉国公,你见了朕也不用行礼了吗?”

    蓝玉是嚣张,心中冷笑,我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还行个屁的礼?他神情不变道:“蓝玉应燕王之邀回京除贼,皇上如今受贼之胁迫,已不辩事非了,蓝玉还用行礼吗?”

    “反了?都反了?蓝玉,朕早看出你的野心了,尔等都死到临头仍不自知”朱元璋冷笑道,这时他的目光扫到了人群中的楞严,深深盯了他一眼,眸中闪过刻骨的恨意

    楞严玩了他最心爱的女人,朱元璋怎么能不恨他,一想到陈玉真在楞严的身体下婉转承欢的骚浪态,朱元璋的心就象给针刺一样尖疼异常

    “楞严,你还敢在朕的面前出现,真的很好,朕会让你如愿的”

    “有劳皇上挂心了,楞严也是弃暗投明,皇上中了允坟的暗下的奇毒仍不自知,三天之后大限将至,那时后悔就晚了,不如现在去派人招他入宫来,当面说个清楚”楞严道

    这群人摆明了没把朱元璋此时的力量放在眼里

    他们的实力确也雄厚的吓人,尤其都是等高手,那些侍卫对他们根本就构不成威胁

    朱元璋哼了一声,难道刚才的现象是中毒?但为何现在又没事了?真如他所言是三天后才真正发作吗?冷哼一声道:“楞严,你不是敢作不敢当?既是允坟下的毒,你怎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呢?以为朕老糊涂了?哈————你们白费心机了,就算是允坟下的毒又怎么样,朕一样不会改变让他续位的决定,怎么?你们很失望吗?朱棣,如果没有允坟你确实是最合适的继位人选,但你和他一比仍要差一大截,我朱元璋一生纵横天下,这点眼光还是有的,不要指望你们带入城的那点人马有所作为,天亮之前他们肯定剩不下半个是完整的人,也不要寄望长兴候耿炳文会率领那五万大军支援你们,他现在已经押在天牢待审了,你们有什么手段使出来,朕一生经历的风风雨雨,什么场面没见过?若是给你们这群宵小叛逆吓倒了,也枉称大明的开国之帝了”

    燕王等一众人无不骇然,若是外面的各路人马给朱元璋就这么收拾了的话,那真要大事不妙了,允坟若再来插上一扛子的话,今次的行动就以彻底的失败而告终了,谁又能想不到,朱元璋竟会厉害到这种程度

    朱元璋又望了眼燕王朱棣道:“朱棣,还有一件事,朕也想告诉你,退位的那段谈话就是引你暴发的因素,你如果真有野心,定不会让那种不利情况出现的,朕心里虽希望你不要走上这条绝路,但你还是让朕失望了,聂庆童现在也在天牢里了,你的心机很深,居然多年前就打朕的主意,也许朕能活到这个时候,和没立你为储有很大关系?否则你一但成了储君,朕是不是有可能随时中毒身亡呢?”

    一众群魔都暗暗震骇这朱元璋的手段,竟可耍了一个小手段将他们全部引入套中

    燕王朱棣的脸色是难看,就在这时宫外传来的杀声震天,金铁交鸣,惨号怒叱连成了一片

    刺皇之乱正式拉开了序幕(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