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二十九章 - 突发事件
    金陵‘刺皇之乱’后,允坟登基,挥兵定西境,平北乱的同时又出现了有危机,狂热的穆斯林教徒帖木儿大帝在讹答刺集结大军,对华夏大地虎视眈眈,在他的威胁下,在蒙古国师‘八思巴’后裔藏僧‘巴藏卜’的游说下,西陲‘五大法王’‘五大僧王’连襟东来,以挑战‘净念禅宗’为借口先向中原武林开刀,掀起了另一场风暴

    允坟夷然不惧,令顾长风为首组建‘武林行营’统领中原高手协助秦梦瑶共抗佛法高深的‘十大僧王’……

    与此同时,禅宗了尽大师发出了‘佛辣”请中原四大佛宗圣主出世匡助允坟

    帖木儿的野心同样激发了允坟的野心暴发

    在和庞斑决战之后,允坟定下了要伊斯兰教徒饭依佛门,尊奉儒教的雄心大志,并‘狂言’让西方人忘掉他们心目中的神‘耶酥’和‘上帝’,来崇拜东方的先贤‘老子’,而让庞斑大跌下巴

    故事会越来越精彩,希望支持我的人一如既往的奉献你们的热情,你们的热情是我的动力

    我需要大家的支持,别让我饿肚子哦

    打击盗贴,鄙视盗贴,抢浮沉的饭碗,与之誓不两立苍白无力的口号,希望支持我的朋友们喊着这条口号看我的书

    两日后地夜上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乾罗等一众人已秘密地撤走

    掌灯时分成硕来报,说齐泰带来了盛庸这位水师提督,我大喜过望,于是在书房中接待了这位年过四旬稳重威武的明朝大将,经过一个多时辰的交心,盛庸非常肯定的靠向了我

    我心中大定,但也了解到了一些水师的真实情况,三万多的水师精锐其实有一半是老弱残兵近些年大明很少有重大的水上战事,对水师这方面很不重视,也就今年我让沈氏船行给他们提供了一些舰,纵然换出了不少的银两,以前那些老掉牙地战舰都不行了

    最后我们商议了一个整顿法,将壮勇精锐和老弱残兵分开编为两个水师大营,给精锐营全部配役战舰,组成拥有强大战力地水师兵团

    但是这一切要做的不着边际以整顿的理由来分几步完成,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一刻我心里就下了决心,等我一登基就让那些老残水兵退役他们除了消耗国力已再没有半点用处了,不如回家种种地,为朝庭省点负担来的好

    当然在退役的兵户上安置也是个不小的问题,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了

    刚刚送走了齐泰和盛庸,成硕又来报说是府门口发现一了一个锦盒,上面有‘殿下亲启’四个大字,所以没人敢开启,就给我拿到了书房来

    萧飒非常小心的接过了锦盒,不过他面色一变道:“王爷,好象是……”

    我也嗅到了一股血腥味,看来里边极有可能是一颗人头了,对头们又开始有所动作了

    “你拿出外面看看,是谁告诉我一声就行了”我淡淡地道

    萧飒应诺转身出去,不大工夫就回来道:“禀殿下,是胡惟庸胡大人的首级”

    我面色一变,好一个燕王,你够狠的,哼,我也该回报回报你了

    “这两天胡大人不上朝,皇上也知道了此事,没想到他已经死了,萧飒,传令驾车,本王要入宫见驾”我脸上涌起了冷冷的笑容

    萧飒应诺而去,我步出书房,直趋前殿,召来了黄或天等人,将胡惟庸的事说了一遍,“敬天你们有什么看法吗?不妨说说”

    黄敬天一皱眉道:“燕王究竟是什么意思?竟把胡惟庸也敢杀掉?”

    迟奎和龙氏兄弟不由陷入了沉思,京师果然风起云涌了,暗中那股狂潮已经开始了波动

    “这倒是我没想到的,他用意为何?对我们有什么阴谋不成?”我道

    我话音刚落,殿外侍候的萧飒进来道:“殿下,东厂指挥使严无惧严大人来了”

    我一楞,严无惧来我这里做什么?蓦地我心头一跳,不会是和胡惟庸地人头有关?

    “请他进来”我沉声道,并挥手让黄敬天等先退了去

    片刻工夫严无惧迈步入殿,施礼道:“严无惧参见殿下千岁”

    我起身客气道:“严大人不用客气,这么夜了,可是来找本王有事?”

    “卑职奉皇上的口谕前来请殿下入宫见驾”严无惧的脸色一直是古井不波,看不出他一丝一毫的情绪反应,不愧是少林俗家第一高手,心志果然坚卓无比

    “哦,真是巧,本王也想进宫面见皇上,如此正好,严大人,请”我笑道

    “殿下请”

    这一次踏入御书房的感觉有些不同了,因为这里有两个人已以在下首垂立了,赫然是锦衣卫指挥使和御林军地指挥使叶素冬和当朝一品大员工部尚书沈重孝

    我心头陡震,朱元璋啊,你居然这么迫我?还用这两个人来威胁我?不知又得到了什么消息

    我的预感告诉我,这事和胡惟庸肯定有关系,背后一定是楞严他们搞的鬼原来他们忍不住了,居然先下手为强了

    “孙儿允烦见过皇爷爷”我跪倒行礼这礼不行也不行,说心里的话,我真的不想跪他了

    “你起来,允坟,无惧,你先陪沈大人和叶大人至偏殿歇息一会”朱元璋道

    我明白,他这是做给我看地,暗押这两个人让我心里有顾忌似乎他并不在乎这么做的后果,即便是伤了大臣们地心他也认为值的,这就是朱元璋的手段吗?

    书房只剩下我们俩时,他才开口道:“允坟,你来告诉朕,天命教是怎么一回事?”

    我心中一震,好家伙,朱元璋居然连这也知道了就在这一刻,我感到了今夜立在暗处的不是两位老公公了,而是七位之多,也就是说这七个影子太监全是了尽大师的师兄弟

    我想不到朱元璋对我竟是这般的不信任,心中不由一冷,这就是‘父亲’吗?或许我知道他最多算是我这‘身体’的父亲,可是他知道吗?在他来说我绝对是他的骨肉这就是对付我地方式吗?难道只是吓吓我地?谁会相信?至少我就不信

    到了这一刻,我反而感到了一阵轻松,该安排的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我若要离开这里,这七人还留不住我

    燕王果然阴狠无所不用其极了,看来安泰贤的死对他的打击中也甚大,居然想出这招来对付我,楞严将天命教告诉了朱元璋?是他还是陈贵妃?

    我深深看了眼朱元璋道:“天命教的事允坟可以说给皇爷爷听,但在这之前,允坟想知道是谁告诉了皇上这件事?”

    朱元璋冷然道:“你可能对朕提这样无礼的要求吗?你认为朕会再信任你吗?单玉茹是你外婆你承不承认?胡惟庸是天命教的人你承不承认?”

    我想不到对方将所有地一切都抛了出来,让朱元璋先出面对付我,就算我能活着离开,但也储君之位不保了,燕王可从容安排下一步行动,他就名正言顺了,我则成了叛逆

    真是够毒的一招,别的不说,只说单玉茹这个事实就够我喝一壶的了

    “皇上说的不错,这一切我都承认,确有其事,但,”我想继续说下去时,却给他打断

    “够了,允坟,你既然承认还有什么好说的?朕对你太信任了,你也太让朕失望了”

    “皇爷爷,你不会是只听一面之辞?”我必须要为储君之位力争,不能让燕王待这样就将我逼上了绝路

    “一面之辞?这些既都是事实,何来一面之辞?齐泰和黄子澄府现在都给朕派人包围了,你还有何话说?”朱元璋此时是认定了我要谋反做逆了

    我突然笑了,道:“皇爷爷怎么不告诉我在我入宫之后就包围了恭王府?怎么不告诉我长兴候耿炳文同样将鬼王府围了起来?我只是没想皇爷爷居然肯信一个外人的话,而不信自已孙子地话?”

    朱元璋脸色一变,眸中精光一闪,道:“外人?你认为燕王朱橡是外人?对朕忠心耿耿的楞严不也是你保下来的吗?他们会害朕?还有你在怒蛟岛的一切,你以为天不知地不知?你想做什么?你来告诉朕?你真以为朕老糊涂了吗?”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转厉又道:“单玉茹混在朝庭为祸之巨不可计数,掌控胡惟庸乱杀忠良,还不够吗?你明知她地一切做为,你为什么瞒着朕?是不是很想坐在朕这个位子上了?”

    朱元璋不理我继续道:“你说燕王有道祖真传撑腰,可是你告诉朕你有阴癸派和天命教撑腰了吗?还有个怒蛟帮这黑道大帮,连乾罗小,城,邪异门,双修府等一众黑势力你全集中了起来,你以为朕什么也不知?朕忍你很久了,允坟”

    我忍不住笔了起来,道:“皇爷爷所说的一点没错,完全正确,但有一点皇爷爷你说错了,如果我要谋反的话不会等到现在了,一年前我就有这样的力量阴癸派和天命教都在一年前就在允坟手里了,第一允坟是储君,没必要这样做,第二,允坟确实是想整顿一下江湖,才将黑道统一,让他们受制于朝庭,将来可为朝庭用好过和我们做对为什么皇爷爷不想一想谁想得到您现在的位子呢?无疑是他登上这个位子地第一个阻碍,偏偏我是那么强,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他想了这么一招,皇爷爷,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他们今天送来了胡惟庸地首级给允坟时,允坟就感到不对了没想到他们真的先下手为强了”

    朱元璋面色一沉,必竟他是经历过大风雨的人,眸光一缓,终于给了我说话的机会,道:“你嘴里所论资排辈他们是谁?朕想听听明白”

    “燕王叔朱獠和大统领楞严”我淡淡道来如果不是他们的话肯定就是单玉茹从地下爬出来告诉朱元了璋的,因为除了这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了

    “朕也知道燕王对帝位有窥视之心,但他应能识大体但你的做为有些过份了?”

    “那是皇爷爷不明白孙儿心里的远大志向,我朝似强实弱,国力空虚,军兵多为赖散之辈,而燕王叔和蓝玉手中地兵却是百练之师允坟不知道以后登上了帝位,他们若做反,我拿什么和他们对抗,所以允坟要早有准备,燕王叔还是能识大体地人?若是这样他何须联合方夜羽等在安庆府准备杀我?”

    “你怎么知道他会联系方夜羽的人呢?有何证据?”朱元璋道:

    我傲然一笑道:“仅凭道祖真传的几个人就想来收拾允坟,简直可笑极了,那是他们自已找死,若不联系方夜羽的人他想也别想,要知道方夜羽手里的实力真到这时仍是众魔中最强横的一方,除了里赤媚之外,还有灭情道的卓敬宣,魔相宗的谢青岩,这两日那魔师庞斑也应进京了”

    朱元璋脸色一变,皱眉道:“燕王为什么要和楞严合作?朕想不通”

    “那并非楞严所愿,只是他怕把柄给燕王抓在手里了而已,想不合作也由不得他了,再加上燕王叔对他怕许诺,他若还不识好歹地话,那他就不是楞严了”我淡淡道

    说到这时,我心里又有了底儿,朱元璋始终还是对我有顾忌对燕王有怀疑的

    “楞严?还会有什么把柄?竟让他肯抛弃朕给他的这一切?”朱元璋目中透出冷光

    我笑了笑道:“如果皇爷爷知道楞严是魔师庞斑的弟子就不这样想了”

    “什么?”朱元璋勃然大怒,道:“他竟是庞斑的弟子?等等,这也不算什么大的把柄?”

    “非要允坟说出来吗?”我也皱了皱眉,看来不说出陈玉真的事是不行了

    “说,朕必须知道其中地关键,这也是你为你自已辩解的最后机会了你会放过吗?”

    “当然不会,允坟岂能让他们这帮奸诈之辈欺负,天命教还有一个相当隐秘的人物,不知道楞严又或燕王有没有向皇爷爷交代,此人虽不谙武道,却是当世用毒的高手,精通色目人的混毒手法,杀人于无形之中,是防不胜防地一个危险人物”我沉声道

    朱元璋大震,道:“你所说的此人可是楞严那怕人晓得把痛脚?”

    我暗暗佩服朱元璋的精明,于是答道:“皇爷爷英明,这个人是谁,允坟早在一年前就知晓了,甚至楞严的身份允坟也在一年前就知晓了,灭情道的卓敬宣一年前就曾入京,在楞严的庇护下,准备在京作乱,不想给允坟遇了个正好,将他赶走,当时不揭穿又或对付楞严,那是允坟不想引魔师庞斑早一天出世罢了,所以任由楞严在京策应方夜羽,如今这对师兄弟都迫于无奈,和燕王结成了联盟”

    顿了顿我又道:“坟儿的燕王叔确也神通广大,居然把高丽排名的第一和第二的两大绝世高手都带进了京师,‘幻神’安泰贤和‘火轮尊者’李再昆,只是这两个人都运气不好,前次燕王府遭袭,李再昆身死,前两天安泰贤在城外给坟儿遇上杀掉了,包括前几天产杀死单玉茹的当天,以为打击到了坟儿,所以夜袭西宁派,想以此进一步打击坟儿,可惜给我算计到了,反将他们的色目第一高手‘荒狼’任壁杀掉,令卓敬宣谢青岩负上重创,如此就将他们迫急了,居然先跳出来借皇爷爷的手来收拾我,真是可笑之极”

    听完我一席话,朱元璋半晌无言,久久才道:“看来楞严的把柄是这次事件的主要起因,这个人如此重要,应该是朕身边的人?说,他是谁,朕还受的了这打击”

    我叹了口气,深空望了眼朱元璋道:“陈玉真陈贵妃”

    朱元璋如遭雷击般,身子一软靠在了椅子上,眼眸掠过了惊人的杀机,但旋而消去

    人却似一下苍老了十年一样,眼神中的光芒都散了去,半晌无言

    他紧握的拳头在桌子上轻轻震颤,由此可见他快到了崩愉的边缘了,只是他仍忍着

    我这时不说一句话了,如果朱元璋仍要向我下手的话,我只能说声对不起了,先走人,再杀人,尽起手中精英,包括动用浪翻云和秦梦瑶,屠光燕王他们然后离京回怒蛟岛

    过了好一阵子,朱元璋从低迷的境界中脱身出来,喝道:“严无惧”

    不大工夫严无惧便出现在书房中,“卑职在,请皇上吩咐”

    “传朕口谕,取消一切行动”说罢,朱元璋又看了我一眼道:“坟儿你先回,朕要好好想想此事,三天后,你来宫中见朕”

    我不由一楞,朱元璋真是瞬息万变,但他始终能听进我的说话,关键我所说的东西让他震惊

    相怀信也由不得他不信了

    出了皇宫我深深吸了口气,想不到这下彻底和朱元璋滩牌了,我也没想到会走至这一步

    至于朱元璋下一步会如何走,我也无法猜测了,但是有一点可能肯定了,他再向我下手的可能性极小了,而且会加尽力的来帮我了

    叶素冬和沈重教都吓坏了,他们刚才基本上给朱元璋当做了威胁我的筹码

    直到严无惧让他们回府,产才深深吐了口气,又躲过了一难,两人的背衣完全给汗水浸透

    别说他们,就是鬼王府的诸人,我恭王府的人,齐泰和黄子澄等无一不是赫出了一身的汗?

    突如其来的变化,终于又突然的消失掉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结局

    燕王啊燕王,我们终于走到了今天的一步,这场争倒中,看来必须有一个要躺下来了

    楞严这个家伙肯定是完蛋了,明天天一亮估计就要倒霉了

    我是知道朱元璋手段的,只看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对付我的行动就知他有多么厉害了,这期间竟无一点消息传来,可见他的安排是多么的周密可怕

    幸好我还能说出个理来,不然今夜的损失可真巨大的无法想象了

    月正明,星正亮,夜色正浓,冷气寒(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