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十五章 - 翻云入京
    当天的朝议,闹的沸沸扬扬引起的异意也不少幸好是朱元璋出这提案,若说是我的提案,估计这阵子早让攻击的体无完肤了

    有不少人认为这‘政务府’是以前中书省的变相模式,只是权力不在集中在一人手上

    同时六部的首脑人物确实提高了一个层次

    这提案的最终定案是在三天后,经过三天的激烈争夺,众臣的位置终于得到了最后的定位

    虽然有不少人不满意,但了无可奈何,总是有人喜欢有人愁皆大欢喜的场面是不会在这种争斗中出现的,政治就是这样,残酷而无情

    我这个未来的国君,终于给朱元璋摆在了一个显赫的位子上,但他同时给我安排了一个对手,那就是燕王朱獠

    ‘政务府’左府丞由我这个恭王殿下来兼任,右府丞则落入了燕王朱林手中若不是我有储君的身份,论资格又或别的什么功绩名望等等,我远远不能登上这个位子

    但是储君是要成为将来皇上的人,目前在这位子上正好磨练,所以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朱元璋既把我摆在这位置子上,又把燕王摆在了我的对面,这无疑是对我的和对他的制衡,我们中间肯定能找到平衡点,不至于让其中的一人独大

    ‘政务府’的六位‘参政大学士’是六部的尚书,吏部尚书仍是詹徽,户部尚书是郁,刑部尚书是以前的兵部尚书茹瑞,而兵部尚书现在终于给齐泰拿下原工部尚书迁任礼部尚书沈重孝这工部右侍郎登上了尚书之位

    这六部尚书全部给晋封为‘参政大学士”从此就是大明政权中心的红人了

    ‘左右参政使’分别是吴伯宗宋讷,他俩以前可都是内阁地红人,现在如果齐心合力的话,仍掌握着一票表决权,‘参政郎’四人分别是:邵质,吴沉,黄子澄,傅友文

    ‘参政学士’十六人都是在六部中抽调出地一些人另外有人推荐的方孝孺赫然在其中,陈令方也在其中,现在刚刚革制,还没人愿意来当这个‘参政学士”等以后他们知道了真正的一品大员都是从‘政务府’提拔起来的时候,就知道这里的重要性了

    在此之外,朱元璋又设立了一个‘政务府学士’的名衍,任何被赐封为‘政务府学士’的官员都是最有希望走进权力中心的人

    而最有可能被封为‘政务府学士’地人就是‘参政学士”极个别地例外,‘参政学士’一但给封为‘政务府学士’时,就要走出政务府去兼任高官,独挡一面,经过磨励之后会给进一步摧升为‘参政郎”‘参政使’……这些人再进一步就是权倾一时的重臣了

    制改革的风波影响极大,最郁闷的就是御史大夫陈宁和中丞涂节,胡惟庸三人了

    朱元璋出于对胡惟庸的一种体恤,特别在‘政务府’增设了个‘大总管,之职,由曾是丞相的胡惟庸兼领总理政务府一切杂事,主持平日政务府的大小事件,等若是凌驾于‘左右府丞’之上的一个位置,而且拥有一定地权力,掌握着‘参政学士’是否有资格成为‘政务府学士,的大权

    即便如此,在政务府中他仍是仅次于我和燕王的第三号人物

    当然我要是登基的话,第一件要办事就是削弱这个‘大总管’的权限,解除他的‘人事权力’……

    革制第五天之后,整个大明都给这股‘风’吹遍,天下万民对朱元璋的魄力有了一个全地认识,连我亦要承认他的毅志和决心,不愧」是一代开国大帝,雷厉风行的手段叫人心服

    这么一弄皇上可是轻闲多了,政务府审定的奏章他只批阅即可,有疑问的话可招来这些人共议,一般小事他都不须过问了

    这日午后,我刚刚准备起身去‘政务府’时,突然感觉到了浪翻云地存在,同时他的心神亦和我锁在了一起

    我心中一喜,看来是浪翻云将孟青青带了来

    于是,我着人把秦梦瑶请来,秦大美女这些日子都快成了小家碧玉、了,整个人融入了平凡有真趣的生活中,让诸人都见到了她平凡的一面

    “夫君,找人家来可是有事?”秦梦瑶脸上挂着丝罕有的笑容

    我笑了笑道:“梦瑶你不是修为减退了?有位尊贵的客人驾临了,你替为夫去招待一番,今晚我才有时间去会他们”

    秦梦瑶心神忽动,灵神扩阔开去,一瞬间把握到了我所说的‘客人’,笑着道:“嗯,梦瑶这就去,不过浪大哥可不一定会来你这恭王府啊”

    “去哪里由梦瑶你来安排,为夫我自会打到你们的”话罢,我转身去了

    秦梦瑶出得金陵城后,往紫金山的方向掠去

    浪翻云和孟青青缓缓在紫金山中漫步,古都金陵的雄伟壮观,无有遗漏的展示在二人的眼前

    如蛟龙‘蟠’于沃土之上,似猛虎‘踞’于峰峦之下,长江横其前,钟卓枕其后,西邻浩荡辽阔一望无际的江淮平原,东接昌盛富饶美丽的江南鱼米之乡,这就是三国孔明称之为‘钟卓龙蟠’石城虎踞,的金陵帝王州

    在这‘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的秦淮河上,昔日的浣沙女已随波而逝了,唯有这巍巍紫金山,经风雨,越千年仍旧耸立在这帝王之都的金陵

    仰首望,巍峨的紫金山莽莽苍苍,层林碧绿,松拍苍翠,林涛飒飒,令人心迷神醉

    一路上,孟青青在浪翻云的陪伴下,尽阅民间胜景,山山水水这使她地心灵彻底开放那本无生气的心中又给重注入了一道强烈地生机,一景一物莫不触动她的深思,生命是如斯美好,只有珍惜它才能领略到这一切的雄奇壮观和真实动人

    “青青你是首次来金陵吗?”腰际悬挂着狭长覆雨剑的浪翻云负手屹立在一处突起的小山坡处,此时望着心畅意舒的孟青青问道

    孟青青眸子里满是对生命的热恋和渴求神色,对浪翻云她是无话可说了,这曾经的敌人地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成为自已知交大哥这些天给他地悠逸气质所感染,他是那么的平凡而又卓,他的眼神中蕴藏着让人无法测度的浓浓深情每到月挂中天他都会对月寄思和相#在##空间的爱人默默的交流着,那么的专注那么的深情,叫人不由生出暗然销魂之感

    孟青青几乎怀疑他地一身鬼神莫测的功力极有可能是来自于天上那明月每每她都能发现月光和眼光的对流,似鱼水交欢一般如漆似胶,无分彼我

    “是的,浪大哥青青还是首次来金陵,但青青对金陵的了解是相当深刻的”

    浪翻云点点头,笑道:“这一点我相信,域外之人,无不仰慕中原之文化,历来入主中原成了域外雄主一生追求的终极目标,长年累月生长在苦寒之地地民族潜在这种意识”

    孟青青脸上掠过一丝苦痛,浪翻云说的不错,高寒之地的苦民谁不羡慕江南的盛世繁荣

    “浪大哥,你能告诉青青吗?人世间的战争究竟会有个尽头吗?”孟青青道

    “你大哥我已经脱了人地范畴了,有些想法太过极端,不适合和你们交流,可以说他的心早去了另一个世界,能回答你这个问题的只有凌远山这个假候爷了”浪翻云笑道

    “大哥,我知道他非常的出色,但现在他能否成功谁也不能妄下论断,青青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说到此处孟青青不由一阵暗然

    “青青你多心了,有大哥我的保证,你绝对不会出问题的,其实主要还在于你自已,若是你能暂时的抛开一切,投入到即将来临的这个游戏中去,那你成功的把握是绝对大的无法估量的,那个假候爷的成功只是时间问题,他的一身修为,就算庞斑亲至也无奈他何了”

    这话出自浪翻云之口,孟青青想不信都不行了

    蓦地,浪翻云望往孟青青的身后,笑道:“青青,看看谁来了,她可是表代那位假候爷来接你的人哦”孟青青身躯一震,回头望去

    仍是一袭麻布素衣的秦梦瑶正悠悠而至,她神情恬静,远远赶至时,就让人感到她带来了一股深远的宁静气氛

    孟青青在一瞬间知道了这个绝世美女是谁,脸上露出笑容道:“青青见过梦瑶小姐”

    秦梦瑶已至近前,十分自然的拉着她素手笑道:“青青不用这么客气,以后直接唤梦瑶之名即可,加上小姐两个字显的生份多了”言罢转向浪翻云道:“大哥你可是越来越脱俗了,梦瑶在你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的俗世味儿了”

    “梦瑶你在编排你浪大哥吗?只有还活着的人就脱不了俗味儿,或许是你浪大哥‘死’了一半了”这话有趣,令秦梦瑶和孟青青都不由莞尔

    这时正好一群胄公子和几名盛装仕女打扮的年青人从山上下来

    前边一位三旬左右的壮汉,体格彪悍雄壮,筋肌纠结,光着一对膀子,只穿着一皮护背心,腰下悬着长刀,显然是给这群人开路的,一看就是某位公子家的护院打手一类

    “喂,喂,前面的让开路,没见公子爷和小姐们过来了吗?不识眼色”他怒喝着不说,还伸手来推浪翻云

    不过这一推却推了个空,身子一个前跌,差点摔倒,不由色变

    前后两拔人都看的清楚,明明他推上了浪翻云,可人家偏偏还站在原地,他好象从浪翻云身上透体而过一般只有秦梦瑶看出了给浪翻云的绝世身法愚弄了

    对方人中的一位公子引起了秦梦瑶心念一动,不由望了他一眼

    “呀,”那汉子大为讶异,反手就要抽刀,而正是那位给秦梦瑶望了眼的公子突然喝止道:“还不退下?丢人现眼”这位公子龙行虎步,颇具威严,一袭滚金丝的锦绵袍,

    他神色傲慢,来自近前,望向浪翻云

    那壮汉侍卫慌忙退至一边,正在为刚才那一推落空感到不解

    浪翻云适时转回了身形,只凭感觉他就知这个年青的公子有一身不俗修为,这京都之中真是藏龙卧虎啊,眸光一凝,深深望了眼那傲气冲天的公子小说整理发布于 б,同时他心中一动

    金丝锦袍公子和浪翻云眸光接触的一瞬间,心底泛起了一股寒意,同时生出了给对方一眼透视的感觉,这丑汉是谁?竟有如此如炬这眼?

    蓦地,他心里浮起一个人来,身躯不由一震,傲色顿时全消,面上转为凝重道:“请兄台见谅,下人少不事,莽撞之处还请海涵一一——”一一

    这人的转变之快却也是令人没有想到,尤其跟着他的一堆人都大为诧异,可是等他们看清了另有两位绝色美女之时都好象明白了公子的心意

    当然,以秦梦瑶和孟青青的殊色,和他们一起来的几位女子顿时给比了下去

    这刻,一个二十四五的青年上前道:“王爷,这丑汉似乎是个高手啊,让少彬来领教几招?”

    原来这青年正是御史大夫陈宁之子陈少彬其他几人无一不是当朝的权贵公子

    几位盛装美女却都是秦淮名楼里的红牌小姐

    浪翻云都懒的看他一眼,朝两位绝色美女道:“两位妹子,我们那边去走走”言罢朝那锦袍公子微一颌首,也不答话就当先走了

    他给人一种狂的感觉,陈少彬就要冲上去时,却给那‘王爷’用手强行拉了住

    秦梦瑶和孟青青亦对这批公子哥无一丝一毫的兴趣,随着浪翻云而去

    只是她们不知二人一走几乎带走了那几位公子全部的心神,如此的绝代佳人太少见了

    陈少彬大是不愤,直到浪翻云等三人消失了身影,‘王爷,’才松开了他的手,他不由道:“王爷,怎么不让少彬灭灭他的气焰,这个丑家伙太狂了”

    另几人也齐声附合,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数说浪翻云的不是

    锦袍小‘王爷,’冷哼了一声,道:“少彬,本王拉着你,是不想你踏入鬼门关”

    众人齐齐一惊,陈少彬的武功金陵年青一中也是数的上名的,这刻小‘王爷,’这么说让他们大不解,其中一人问道:“王爷难道认出了这个丑汉是谁?”

    “他就是覆雨剑浪翻云”锦衫小‘王爷,’一字一顿的道

    这下,包括陈少彬在内的人都剧震失色,天下第一剑当面竟不识其人,真是汗颜无地啊(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