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十四章 - 再次面圣
    我在天完全黑下来后,才准备出府

    这时,侍卫来报说府外有一个锦衣侍卫名叫成硕的人求见,说是奉顾指挥使之命来的

    我心中一动,这成硕该是顾长风推荐给我的那位官场是的得力臂助了

    “叫他进来”我在大殿中重落坐,黄敬天,迟奎陪在我左右

    工夫不大,一长身玉立的三旬左右的锦卫衣小统领样儿的男子跨了进来

    “成硕见过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他翻身跪倒,先行大礼

    我心中虽对这种礼节不是很感兴趣,但这非是一朝一夕可改变的,这是千年帝制沉淀下的宝贵‘垃圾’,根本就不是短时之内可改为的习俗了,世人的观念不转变,这种改变它的做法只会遭来好多人的迷惑和不解,甚至猜忌和攻击,所以我放弃了改变它,因为它在这个时候民对我来说显的微不足道

    能推行我的改制成是头等大事,说服朱元璋不是件容易的事

    “成统领,你平身,既是长风荐你来此,你当有过人之处,从明天开始,你便侍在本王左右听用”我笑着道

    “卑职遵令,过人之处那是顾指挥使的抬爱,让王爷见笑了”成硕不卑不亢的道,他相貌清奇,有种儒雅之气,我怎么看他都不象个锦衣卫

    没想到锦衣卫之中还有这等‘软’人?也算是奇事了

    接着我又将黄敬天和迟奎二人介绍给他认识,三人互相几礼,从此就是一家人了

    “好,你今夜先歇息,明天我们再细聊你有的忙了蒋冲,带成硕下去安顿一下”我喝声中侍立在殿外的蒋冲应诺

    “谢王爷,成硕先行退下了”成硕忙施礼告

    成硕下去后,我才道:“敬天,我们的两营亲卫的训练,一定要秘密进行,而且要找到合适地借口,不能授人以口实,另外府内加派侍卫做好防务群魔如今齐聚京师了,我们不可不防着他们”

    “殿下放心,现下府内有千名精卫和二百多名属于我们的锦衣卫精锐,他们昼夜轮值,除非是到了里赤媚级数地高手,否则飞进一只苍蝇也非常之困难”

    “嗯,很好,另外你传令下去我书房处多派人手,配合萧飒和十名银卫,那里也将设为禁地,不许专职人员随便出入,以防走露了重要消息”我又道

    黄敬道天忽而笑道:“殿下,抚云夫人建议敬天,能否安派龙氏兄弟常驻书房偏厢我已经派了他们去,这段时间他们俩闷坏了,转入了心神修练,以打发无聊时光,反正也无事就让他们暂住书房偏厢,能保书房无恙,殿下以为如何?”

    我点点头,笑了笑道:“敬天,不光是这方面,你这个领军该严则严,该宽则宽哦,府内兄弟们比较辛苦,在各方面你可要关照到位了,无论衣食住行,都要考虑”

    “敬天明白了,殿下放心,响银充足,该休则休,他们活的很快活”黄敬天笑道

    “嗯,对了,景辉,你也可趁这段时日轻松一下,与群魔的争斗暂时会由明转暗,最近朝中的事可能随时引发出不少变化的,但是大规模的冲突短期是不会发生了”

    迟奎点点头道:“有一事景辉还想请示王爷,景辉想把那鹰刀研究几日,请殿下钦准”

    我哈哈笑道:“是否这阵子它对你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你老是想起它?”

    “殿下说言正是,景辉也感到非常奇怪,虽然和它接触过好多回了,可最近这个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了,弄的我好不自在”迟奎苦笑着道

    我大笑了两声道:“正因为你以前接触过它,现在才会产生这样地感觉,那是因为你心神地修行又有了进一步突破,所以才能感受到刀内蕴含的神秘所在的召唤”

    黄敬天不由一呆,他也知刀内定藏着些惊人的秘密,却不知具体是什么,除了我大该只有迟奎,秦梦瑶知晓

    “殿下那秘密所在何指?竟能让人生出被它召唤的感觉?”黄敬天不由生出了些许兴趣一直以来他都对鹰刀只是有种欣赏,从来起不了婪念,否则他也进不到如今的武道境界

    我笑着长身而起,道:“你去问景辉,三天之后景辉对那刀就没了兴趣了,你就拿去自已研究,你们俩个都将从它处得益,记着,研究完给了龙威龙猛,那俩人也是好料子,能不能受益就看他的造化了,好啦,我这就进宫去见皇上”

    “恭送殿下”二人同时起身,目送我身影消失

    黄敬天才转往迟奎道:“景辉,原来你还藏私?今夜罚你陪我喝酒”

    “小弟正有此意,我们一醉方休可好?”迟奎笑道

    “还不告诉我刀内藏着什么吗?传鹰这卓人物看来留了些好东西哦”黄敬天笑道

    迟奎点点头道:“这东西不是谁想得到就能得到的,有地人拥着刀一辈子也毫无所得,不过借着这刀的助力,我现在可能先一步越过敬天你一步了”

    “好家伙,究为何物,竟能让你进境突破瓶颈?”

    “任何一个武人的梦想,它是武道终极殿堂的法宝,象浪翻云没有它亦能进入天人之境,庞斑同样可借着‘道心种魔大法’跨入天道,但还有比他们出色的人有这种天赋吗?没有,所以‘战神图录’是另一个终极梦想”迟奎道

    黄敬天大震,半晌才苦笑道:“殿下的胸襟再一次让黄某人领略到它的宽阔和无私,也许我们真地很幸运竟能和他相遇”

    迟奎亦生出了同感,二人对望一眼同时大笑起来,状极欢畅

    二十名锦衣卫护送地殿下车驾很快入了皇宫

    我就坐在这豪华的大车驾上此时我地心境有种很不平静的感觉,我真不知道这么鲁莽地把这个能引起很大震动的改制方案递上去后,朱元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当然按我来说,是应完全可以接受的,但我是我,朱元璋是朱元璋,先不说我们的心性不同就是一些大方向的看法也不尽相同我是做好最坏地打算,最多给臭骂一顿轰出宫来不至于因此把我这个殿下###,就算他非常想这么做,目前地形势也不允许呀

    还好运气不错,没给朱元璋拒之门外他在乾清宫的西暖阁接见了我

    “蚊儿,你夜进皇宫定是有大事了,说,朕在听着”朱元璋雍容悠雅的靠在龙椅上道

    “孙儿写了些东西想请皇爷爷过目”我从怀中取出了我的大作

    朱元璋眸光一亮,深深望了眼我,才道:“呈上来”

    我上前将奏章递了上去,朱元璋伸手接过去,对我一摆手道:“坟儿你先坐下喝些茶朕先看看再与你谈话”说着自顾自去看我的大作了

    我可没心思喝什么茶,朱元璋一向喜怒无常,龙颜难测,有时不向你表露真实的内心想法,不过他绝想不到我现在几乎到了可把握他一切想法的地步只是我不能这么做,若让他感到我在面前有一种给看了个通透的感觉,那就糟了

    我虽没把目光放在他地脸上,但却清晰无误的能感觉到他每一丝脸上的变化,从而可推测他心中的想法

    朱元璋的脸色越来越凝重,时而惊,时而震,时而赞,时而怒,总之千变万化,没一刻是相同的我这个感觉者也跟着他的变化而变化着

    终于朱元璋放下了手中地奏章,陷入了沉思,久久无言,过了好一会才道:“坟儿你先回府,朕还想再看看”他的脸容恢复了古井不波,令人测不到他心内的真实想法

    “如此坟儿先告退了”我施礼后退出去

    这刻朱元璋的眸内才现出了一片既惊且喜的神色,惊地是这提案的运输和太大,喜的这个皇太孙年纪青青就有如此见解

    他长吁了一口气,再次拿起了奏章,细细品味起来,思量起来

    我一路反回恭王府,心情也有种说不清的感觉,这提案有点能被沉入深宫,再不提起,有可能会让我招致一顿大骂,也有可能朱元璋有大毅力大决心来试革一下

    现在我心里没有一丝底,只想赶快去睡觉,只盼着明天的太阳快快升起来,那一切就有结果了,不用象现在这般无着落似的,自我踏入眼前境界时,这种感觉还真是头一遭

    是夜,我极尽疯狂,和夫人们大闹宫榻,才沉沉睡去

    天色刚亮,蒋冲就来传讯,说皇上传来了口谕,让殿下即可进宫见驾

    我心里清楚,朱元璋定是做出了某种决定,而且今天后在朝议上有所动做,不然也不会这么早就宣自已进宫见驾了我心中大喜,忙钻出粉林肉网,披挂整齐,奔了出去

    仍然是乾清宫,西暖阁中,朱元璋明显有些倦意,但整体气色仍是相当不错的

    “朕一夜都在西暖阁中,不知何时睡了过去,你坐,朕来问你,这提案完全出自你手?”朱元璋似乎非常重视这一点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皇爷爷,都是坟儿自已的构想”

    “很好,你认为现在这么实施何适吗?”朱元璋不动声色的问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皇爷爷,有些时候不能考虑的太多,顾虑太多会影响到决策的,只要我们认为大方向没有问题,就应该下大决心来办大事情,确切的说现在的形势非常的微妙,确不宜大动改制,不过坟儿认为可以一步一步的来”

    “哦,说说你的想法,既然提案是你构思出来的,你该早有想法了”朱元璋似隐有所指

    我知他在指什么,意思是说我早想登上皇帝这个位置了可是他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同时我也不否认我有这种想法,笑了一下道:“坟儿只是借着皇爷爷的这六六部改组,趁机推出这一制,而且皇爷爷最好是以您的来名义来推行,这样的话,阻力就变小了,若说这是孙儿的构思,那就遭受空前攻击了,这一点还请皇爷爷三思,至于一步步实,孙儿是这么看的,‘军务府’的提案现在还不宜提出,先行‘政务府’提案,过个一年半载,若是群臣都适应这种制,自然有人会提出革军制,这样的话,‘军务府’提案将顺利出台,若是‘政务府’的制都不宜推行,‘军务府’也就不用上了”

    朱元璋同样想通了此点,反正六部改制是定了型的事了,真要推行这制的话,也无非是加大了些力度而已,震撼就是次震个够,为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朱元璋看的远,这既是允坟的提案,就算现在不推行,以后允坟上台还是要推行,还是要改制,不若现在自已就推行了,他以后也不用推了,而这一切在后世来说,功也好,过也好全记在自已的头上

    “坟儿你认定了朕会抛出这政务府的提案吗?”朱元璋深深笑了笑道

    我摇摇头道:“皇爷爷的决定,孙儿怎么猜的到,只是孙儿既然要改,就改的彻底一些,让所有的人都不能在大权独揽”

    朱元璋点点头道:“政务府提案今天朕会抛出,就依以所言,就当是朕的提议好了,这样确实是省了不少争执,此事你绝不可泄露了出去,明白吗?”

    “孙儿明白了,一定维护皇爷爷的尊严,那等若是我大明的国严”我正色道

    “很好,军务府制待各路统军将领全部还朝给朕贺寿时再议,现在确不合时机”

    这提案最大的弊端就是在决策上无法定论,互相争执不行,最后要由皇上来定决定,正是这一点让朱元璋看到了它的‘妙处’……一个能体现帝王圣明的‘妙处’……

    “嗯,你的案议确实有些想法和朕的不谋而合,这也是朕决定推行它的原因,告诉朕,你想坐在哪个位子上?”朱元璋开门见山的问我

    “反正孙儿都要参政,在哪个位子上还是由皇爷爷来定,孙儿无不遵从”

    “你们几个王爷本身都是皇亲直系,朕认为目前不宜让你们涉及朝政权力中心,以免互相争取权力引发内乱,但你必竟是储君,有权参政了,朕会考虑你的位置安排”

    “皇爷爷这样处理,很合事宜,孙儿心服口服”我含笑答道

    朱元璋满意的点点头,合上了手中的提案,这确实是朱元璋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