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九章 - 灵神合一
    于抚云在我回来第三的夜里忽然出关迈出金石书堂的秘室时,她突然感应到我的存在

    这美人儿的脸上现出惊心动魄的神采,身形倏移,已消失在书堂门前

    月榭秀楼上的我同时感应到于抚云的出关,两个人的心神紧紧缠在一起,她正在往这里奔来

    正陪着我的有奏梦瑶,虚夜月,庄青霜,谷姿仙等几女

    秦梦瑶对我神情忽动生出感应,眼眸向我我向她挤了个眼儿,笑道:“今天的晚宴为夫我不参加了,要好好陪我的抚云美人儿”

    虚夜月和庄青霜同时喜道:“云姐出关了吗?太好了耶”

    话声才落,房门启处,于抚云已婷婷玉立在门内目光先深深望了我一眼后才转往我身旁的秦梦瑶,这刻月儿和霜儿已飞身过去一左一右将她拥住秦梦瑶亦知这于抚云是我夫人中重有地位的一位了,忙起前相迎:“梦瑶见过云姐姐”

    于抚云眸光一亮,露出个笑容道:“梦瑶妹子无须客气,我们自家人哪来那么多俗礼呢”说着话时,她已走上前去和梦瑶和握在一起

    秦梦瑶心中暗暗赞叹,难怪这美女杀的燕王心惊胆颤的,自已都无从把握她的深度

    几女整个把我忘了似的,在一边聊上了火,我只得无奈的欣赏着

    片刻后,秦梦瑶笑道:“月儿,霜儿,晚宴开了我们先过去,让云姐姐和她的夫婿说些贴已话好哩”

    谁也没想到秦梦瑶竟会打趣于抚云而于抚云却笑着深望了秦梦瑶一眼

    三女起身出门,将门关上后庄青霜才唤过候在外室的翠碧等三女道:“一会我会着人给你们开小宴的,夫君这里你们先照料着,把浴盆给他备好,明白了吗?”

    三女含笑应诺:“是,霜夫人,奴婢们晓得了”

    秦梦瑶忽而在这刻升起了一种荒唐地感觉,自已将来也会这样给人侍候了吗

    门关上的刹那间,于抚云地丰腴美体已瞬移进我的怀中我们间的勾通不是用语言而是用肢体动作和眼神

    房间只剩下了沉重的喘息,片刻后又汇入了肉体的交击声

    我们疯狂的向对方奉献着自已的热情和无尽的深爱,贯通阴阳之路,四肢紧缠,四唇紧贴

    时间在滚滚地春潮中流逝,合欢地爽美感觉在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中递增

    终于我和抚云从肉欲中彻底将自已的灵神融汇进了对方的灵神中,阴阳灵神的合并,将我们带入了天地中无限的广阔空间

    我们两人体内的力量瞬间涌入对方的体内没有一丝地冲突,各不相干的分流互进,侵略着对方每一寸经脉,若电流般游荡对方的四肢百骸

    轰的一声,我和她的脑际时剧震两人的元神在彻底融合为一体,再无分彼我的同时,它亦剥离我们地肉体以第三视有‘望’着床上仍在疯狂造爱的那对男女

    那元神此时的状态是我中有她,她中有我,我亦是她,她亦是我

    “云儿,下面的那个女人好疯狂啊她想吃掉那个可怜的男人吗?”我道

    “大该是,因为那男人太坏了,在吃掉他之前,一定要让他遍体鳞伤才解恨”抚云道

    “云儿,他已经很惨了,你看啊,给那个母老虎咬地满身全是牙印子了”

    “敢说人家是母老虎?一会将你使坏的东西也咬掉你信不信?”

    “这样给你咬还不够吗?”我大笑起来

    御史大夫陈宁府中

    魔门三大宗主汇聚,补天阁陈宁,灭情道卓敬宣,魔相宗谢青岩

    书房之中,三人对坐,陈宁望着这两个比自已年纪小了许多,却是一宗之主的魔门卓人物,心国生出感叹,江湖人辈辈出,想不服老都不行了自已在他们这个年龄时根本就没达到他们此时的境界,这也是他们今天能和自已平起平坐的主要原因

    “两位都是域外之人,而我陈宁却是中原人氏,你们认为我们间的合作应该如何来划分利益呢?这样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陈宁开口很直接

    卓敬宣淡淡一笑道:“如果陈兄愿意,我们将全力助陈兄完成心中所愿”

    陈宁仰头大笑,半晌才道:“助我?二位知陈某心中所想吗?”——谢青岩此时笑了笑道:“陈兄太小看我们了,知已不知彼,我们怎么会轻易让出中这种话?昔年陈友谅和陈兄的关系想来天下间知者不多?”

    陈宁面色陡变,眼内暴起精芒,转而消去,恢复了常态,沉声道:“看来谢兄你们没少为了次的事下功夫,我们是要好好谈一谈了”

    “陈兄如今是大明重臣,官居一品,办什么事都非常的方便,而目下形势再非江湖争雄那么简单了,只要陈兄提出建议,我们可一同朝此目标努力,而我们唯一的要求相信陈兄也心里有个底”卓敬宣淡然道来

    陈宁当然知道他们是为何进中原无非是怕大明强大,解除了内忧之后起了外侵之心,往深一层想的话,就是看有无机会,灭了中原的抵抗势力,再趁机起兵南下

    不过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能达到前一个目地也算相当不错了

    “当然了解,在这方面陈某自会为你们周旋,过些时日,皇上要革朝政,会有一番大的变动待此事定下之后,我们再重长计议不迟”

    这话令卓敬宣和谢青岩为之一楞其实他们对陈宁和昔年的陈龙谅有什么关系根本不是知道的有多详细川只是当年略有一丝风声传出,而种种迹象都指向了陈宁,故此谢青岩大胆做出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冒险一试,居然真地击中了陈宁的要害

    这亦是个意外地发现,陈宁想不和他们合作都难了,这事若给朱元璋知晓,那陈宁是完了

    很显然这番话陈宁有暂时推托之一看来他还有重大的阴谋只是现在摸不情卓敬宣等的虚实,也不敢冒然做出决定

    谢青岩仍是一付淡定从容的样儿,笑笑道:“陈兄心中既有的想法,我们不妨迟些日子再定大计,此次进京对我们来说有些冒险,悬尝赏告示仍满城张贴,还请陈兄替我们张罗一处暂时栖身之所”

    陈宁早料到他们会有此提议了,心中亦有了安排道:“陈某已安派妥当,城南一处私宅是我多年前秘置下的产业,目前空闲,这一两日合可清理出来供诸位暂用”

    “如此甚好,还有一事,不知陈兄可曾听说?”谢青岩又道

    陈宁一愕,道:“谢兄请明言江湖上的事,陈某可不是事事知详的”这他说地倒也是真话

    “我们圣门阴登派中人现在全力支持允坟,陈兄心里应有底儿?”

    陈宁一震,这事他确是头回听说,前些日那位神秘刺客还未搞清是谁现在又冒出个阴癸派

    “竟有此事,陈某确实不知,看来金陵风涌云集了”

    “不知陈兄可知朱元璋对八大派是什么态度吗?”卓敬宣又问

    陈宁心中一动道:“他可能想把八派掌握起来,其主要目地还是要控制静斋这白道地精神领袖,八派诸位暂时不要去理会它,先看看他们的联盟会议结果再说”

    卓敬宣和谢青岩同时点点头后者又道:“燕王被袭一事,陈兄如何看?”

    陈宁眸中露出精光:“当夜同样有神秘高手在本府出现,修为深不可测,非常可怕,如果把此事和燕王府的事联系在一起的话,那对方一定是允坟的人,目下也只有他才有这种实力”

    卓敬宣和谢青岩同时一惊,能给陈宁称道的人一定不简单,允坟的实还真是可怕啊

    谢青岩也为之苦笑道:“若是再来个浪翻云的话,我们估计要卷铺盖走人了”

    陈宁却道:“魔师难道在此种情况下仍视若不见吗?”

    卓敬宣接道:“凌远山地所作所为,肯定会引起魔师的注目,以卓某的猜测,他应在来京的途中”

    而在他说出此语的同时,陈宁和谢青岩同时出了奇怪的感觉,那就是魔师若来的话,怕也浪翻云也动了身

    照这情况看,京城不热闹都不行了

    楞严府上方夜羽和里赤媚二人秘密而至

    “夜羽见过大师兄”方夜羽对楞严还是很恭敬地,虽说他贵为蒙皇嫡孙,但现在执的是师兄弟的礼,和那无关

    “夜羽你坐,里老师也请坐”楞严招呼二人坐下,使节团的事让他非常的无奈,准备拉西宁派垫背地想法也落空了,真不知自已和陈玉真的事是怎么让他知道的

    当然楞严此刻还不知道陈玉真实则是单玉茹的人,单玉茹也因形势的各种转变未和他进一步接触

    “师兄,这两日好象未见预期的效果,允坟看来又过了一关”方夜羽所说的当然是朱元璋的一关,

    楞严点点头道:“看情况朱元璋又给他暂时摆平了,这个真是厉害,每每能化险为夷,真叫人看不透他的深浅,如此劣势的情况下仍能自救”

    “这次他抛出的东西定是有份量的,让朱元璋连压制他都有所不能,可见其厉害”里赤媚道,还真给这他猜中了些

    “师兄你要做好随时给允坟卖掉的准备,敬宣他们已和陈宁方面取得了进一步的联系,此时大该也在商议定计中,我们必须好好利用大明朝内部的矛盾了,那个邪古束现在如何了?”

    一提到邪古束,楞严就直生闷气,眉锋微皱道:“此人和鹰飞放一块真能干出些大事来,当足了自已是无敌高手,居然大白天跑到鬼王府去叫阵,嫌命长了”

    里赤媚和方夜羽听出了楞严对这二人的不满,方夜羽苦笑道:“事已至此,现在怪他们也没用了,他们的伤势仍不行吗?”

    “鹰飞倒是无甚大碍了,这阵子也老实了,那个邪古束怕是有些问题,给一种极奇怪异的掌法打中,痛苦万分,每融一个对时就会惨遭一次蚀骨噬心的折磨,他体内隐有一股对方留下来的真气,在一定时便会暴发出来肆虐他,除了不见好转,伤势反而增加”

    里赤媚和方夜羽不由一震,天下间居然有如此怪异神功前者想前了师尊扩廓死前的症状,看来这是虚若无一脉的鬼王奇学了

    “难道虚若无亲自出手了?”里赤媚诧异道邪古束虽胜鹰飞一线,但不一定能引起鬼王对他的兴趣,虚若无何等样人,并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让他出手的

    楞严摇摇头道:“出手的一位非常高明女子,剑术绝顶,我怀疑此女就是年前劫囚中的一个”

    方夜羽道:“劫囚豪无疑问是允坟策划的,朱元璋心里也明白十之七八,但他一再的容忍他,看来相当看重允坟的”

    “那邪古束不是还有位师妹吗?她不在你这里?”里赤媚问道

    楞严摇摇头道:“从知道有这个人开始,她只现身过两次,这女人的可怕之处还在邪古束之上,根本甩都不甩鹰飞,即便是她师兄在她眼中也象一具没生命的空壳一样,她就给我这样的感觉,这人才是蓝玉真正的臂助”

    方夜羽和里赤媚对望一眼,没看出来,蓝玉居然还留有后手

    里赤媚眸光一闪道:“看来蓝玉在京中另有合谋者了,他百密一疏,只要我们查到了这个人,就能再次让蓝玉和我们愉快的合作了”

    方夜羽亦道:“里老师说的不错,蓝玉绝不是轻易肯抛露底牌的人,朱元璋大寿前他亦会来京,而且会倾巢而动,不然他怕无命返回兰州”

    楞严道:“此女行踪确实诡秘难测,跟踪了两次都给她甩掉,可见她是有心防着我们”

    方夜心和里赤媚同时陷入了沉思,蓝玉的合谋者会是谁呢?(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