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七十六章 - 再会敬宣
    我接过京中传讯时已是日过午了果然自已的猜测被验证##岳父却道出了于抚云和顾长风要夜探燕王府一事,让我心知这二人的想法了,看来我们这边的刺杀行动要取消了,抚云顾长风二人出马,定能搅的没有级高手相护的燕王府鸡飞狗跳,他不调僧道衍等回去才怪呢,算了,僧道衍,慢慢和你玩,江湖这趟就饶了你

    诸女听我说取消了安庆府之行都不明所以,我将信件递过去又解释一番才平复了她们

    看来安庆府之战将要取消了,有一段时日的安宁了,方夜羽他们暂时是无所作为的

    午后时分,我和一群美女上岸进了九江府

    她们很久没自由自在的逛逛街了,这段时间一直处于紧张的对战中,神经崩的太紧,该是放松放松的时候了

    我在前头引路,左右伴着虚夜月和庄青霜,宋箐和史兰香在后,谷姿仙,沈紫绫,怜秀秀,薄昭如在中间

    九江府街上甚是热闹,但是突然出现的这堆美女无不惊艳欲绝,不知从下掉下这一堆美女来满街的人在看到她们时都有些傻了一两个倒也罢了,偏偏有八个之多,而且几乎全是同一级数的绝色,真叫人眼花缭乱,不稳中有降看谁才好

    诸女莺声燕语,说说笑笑,一路上不知多么开心,我却是吃了不少苦头,满街射来的全是要嫉妒的想杀了我的目光

    就在这群目光中有一道是我极为熟悉的,我转头望去,竟然是卓敬宣而走在最后地史兰香亦生出了感应望向这灭情道的宗主

    卓敬宣向我微微点头,转身就进了一家酒楼

    我身边地虚美人儿庄美人儿同时感到异样“夫君什么事?”虚美人儿问道

    “卓敬宣来了,为夫去会会他,你们自已逛,差不多的时候就回舰上去”我道

    诸女都知我有事了,谁也没出声,我心中一动,还是带个人去,以表示我不想和他动手意思“姿仙你陪为夫走”这美女心灵聪慧,不似月儿,霜儿她们般单纯,将来可能是独挡一面的好助手

    最后我深深望了眼宋音和史兰香才牵着谷姿仙离去她二人明白我的意思,这里边属她二人的修为高深了,若是磅到状况时,当然要倚重她们了二人会意含笑点头

    我的心神紧锁着卓敬宣,很快便上到了酒楼在一间雅静的单间中卓敬宣正在恭候我的大驾

    “凌兄,数日不见,风采依旧啊,这位是双修公主谷夫?”卓敬宣起身笑迎

    我揽着谷姿仙地纤腰在他对面入座,边笑道:“凌某早想卓兄了,只是卓兄一直不给凌某人这个机会,今日突然驾临让凌某人深感意外”

    谷姿仙同时还礼笑答:“妾身正是谷姿仙,没想到还给卓宗主挂念着”

    卓敬宣深深望了她一眼又道:“天下十美之一地谷仙子,卓某能随便望掉吗?夫人太小视自已的魅力了”说着回头又对我露出个苦笑道:“凌兄,世事如棋,有时身不由已你太出色了,将来若是由你来指点这大明江山,我们这些人要有好日子过了”他言下之意当然是说我可能比朱元璋为可怕

    我却不直接答他,只是加拥紧谷姿仙道:“历代帝王莫不是爱江山爱美人,我是个美人儿胜过爱江山的大情种,卓兄没看出来吗?”

    谷姿仙倚在我怀中,并不觉的在卓敬宣面前这样贴近我有什么不妥,脸上反荡起浓情蜜意

    卓敬宣望着我的眼半晌才道:“一年前刚入京城时卓某是何等的自负,以为可凭一已之力作出一番令人称绝的轰动大事来,哪知却给凌兄你耍了两招便招架不住灰溜溜的返回了域外,其实我心中老大地不甘,但却不得不向你妥协”

    “此将再入中原卓兄是否有舒尽不甘的想法,所以一直对我避而不见?”我道

    谷姿仙还是首次听闻我和卓敬宣一年前交手的事,不由大讶,纤和握紧我的大手

    卓敬宣剑眉一挑,不置可否的道:“也许是,中原八派名大于实,若非你插手,局面怎么会是现在这番样子呢?”

    我淡淡一笑道:“卓兄这话岂非可笑,你们的手都伸到中原来了,我只是在自已的地头上维护利益而已,这也有错吗?换言之,我若率人去色目找事,卓兄你会否袖手旁观呢?”

    “当然不会,卓某亦未有怪凌兄地意思,只是感觉上天好象早安好了一切,由此可见大明气数仍在,我们都是一些不会听天由命的人,所以仍在其中苦苦挣扎,世上能象庞斑般看透世情的人又有几个呢?”卓敬宣感慨道

    对于卓敬宣的坦直率真,谷姿仙也难不生出好感,似乎卓的人物不分正邪,他们都拥有常人不及地见识和胸襟,智慧和气量

    “卓兄今天来见我不是和我谈感想的?”我笑道

    卓敬宣拿起酒壶给我和谷姿仙全满上后道:“正如凌兄所言,未来的事我们都无从臆测,在这里我给凌兄一个肯定的答复,若是凌兄你真的能坐到那个位子上,卓敬宣立即退走,永不踏入中原半步”

    卓敬宣为了他们共同的利益仍要在我登上大宝之前和我为敌,甚至他希望燕王或别人来坐天下,因为他们都没有我那么可怕

    我端起杯来,他等若是回答了我一年前的地个问题一仰头我将酒倒入喉咙,谷姿仙亦不犹豫一口喝了个干净,我深深望了眼他道:“卓兄请”

    卓敬宣这刻端起杯喝掉之后道:“凌兄珍重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戚长征从晕迷中醒来,浑身酸疼无比连动动手指都觉的费劲儿

    泥土的湿味浓浓地冲击的嗅觉,他发现自已身处一黑暗无比地地穴之中脸正栽在松软的泥中,四周非常的静,有丝丝光亮从上方透进来

    自己并没有给他们到,真是个奇迹哦

    他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自已晕迷了多久,为防万一他扒在那里一动不动,全神留意着身外的一切动静,同时默默聚起体内精元疗伤

    游散在体内的真元渐渐被一丝丝聚起越来越强大最终在经脉中快奔涌起来,修复着给重创的身体

    再次睁眼时,戚长征感觉不到一丝的亮光,头顶上微微冷风吹过他运息默查体内伤势,发现真元充盈,胜从前,只是内腑仍未完全复位,看为还须两日才能修复这内伤眼下是行动完全不受影响了一念及此,身子一挺便向上窜去

    密草杂枝在身周分开,当戚长征从地穴中钻出来时,发现自已人在那片林中,真要感谢老天有眼,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刻把自已吸进了隐秘地穴中,可见真是命不该绝啊

    密林中冷风席卷落叶发出飒飒声响,戚长征贪婪地呼吸了两口鲜地空气,心中生出了再世为人的感慨

    那几人还真是强悍呢,也不知李汉民和宋氏兄妹他们怎么了一想到这里,戚长征再也不想呆站下去了下当辩清方向,快掠身而走

    小渭庄此时早给官兵包围了,但是从昨天开始一直搜索到今天仍未有所获入夜好大批官兵撤走,仍留下一小部分把守着通往庄中的各个重要路口和通道

    戚长征避开官兵的封锁,若幽灵般来到了分坛主李长云的住处外,此刻已过了三天,夜深人静,他轻轻越进了院内,侧耳在屋外倾耳屋内的动静

    里边的人正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显然在熟睡中,一男一女,应是李长云和他地妻子了

    戚长征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敲了两下窗棂

    “谁?”李长云的声音低低问道

    “李坛主,是我戚长征”

    “征爷,你回来了,太好了,稍候片刻”李长云快整衣,不大功夫他下来轻轻拉开门闪了出来,一看戚长征气色如常,不由放心下来,低声道:“征爷,此地怕是不能久留了,官失数次搜庄了,差点给他们找到那他们的隐身之地,但是现在想走又走不了,官兵太多了”

    戚长征点点头道:“千里灵你发出了吗?”

    “昨天天黑之后已经发出了”李长云道

    “那就好了,我们现在只能等待援军了,否则别想有一个人活着离开小渭庄了”戚长征道

    李长云脸色一变道:“对方可是来了高手”

    戚长征点点头道:“告诉我他们隐藏之地,我自已去好了,你不必去了”

    李长云随后说出隐身之地,并告诉了戚长征要先发出暗号,他才退回了房去

    戚长征不再稍停,拔身飞越而去,直奔庄后

    在酒窖中蹲了一天两夜的宋媚快要弊疯了,人有三急,生理排泄总是要解决的啊,宋媚不想尿在裤子里,真叫她难受的要死了

    最大忍不住才低低的和哥哥说了这羞人地事,宋楠也是大感为难,可眼前的状况根本就不敢出去,官兵白日里数次经过这里,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妹子,不能再忍忍了吗?现在太危险了啊,戚兄也不知怎么样了,这么久未回来”

    “哥呀,人有都忍了好久了,你想你妹妹满身散发关尿骚味吗?”宋媚苦头上脸道

    就在这时,地窖上传来了三声踏足之声,所有的人为之一惊,但是大家知道这是暗号不过这时来难道有什么情况吗?宋媚紧张的连弊着尿的事也忘了

    以李汉民为首地一众锦衣卫都全神以待李汉民朝大家打了个手式,他自已跃往出口处

    “征爷,你回来了”

    戚长征望着从一处深草丛中探头的李汉民,微微一愕,这地窖果然隐藏十分巧妙,入口竟在数丈外的草丛中,原来的入口进去看到一个浅浅的废弃酒窖,谁能想到它竟是窖中藏窖呢

    四下扫了一眼,戚长征跟着他就跃进了地窖之中

    当大家看到戚长征时都为之一振,宋媚欢呼一声,不顾一切的扑入他怀中,这一天两夜可把她吓坏,以为再也见不到这豪雄男儿了,此时见到他好端端立在眼前,不知多开心呢

    只要不是瞎子都看的出来宋媚对戚长征的心思,而戚长征对她亦是大有兴趣,他丝毫没有松开手的意思,把经过和大家说了一遍,才道:“我们还要在这里继续蹲下去,直到援军到来,估计这一两天就会有人赶来了大这再忍忍”

    诸人对他的遭遇又是惊心又是佩服,羡慕戚长征的运道

    宋媚却在听到‘忍忍’这两个字时感觉到自已的状况角实是忍无可忍了,由于俯在步长征耳边将情况说出,后者不由一笑道:“小事一件啦,老戚这就带你去,官兵现在都在庄子的要道把守,他们不会这个时个来搜索的,大家都可出去方便方便”

    所有的人都如获大赦,原为并不是宋媚一个人忍着这种难言的‘痛苦’,她哥哥宋机跑的快呢戚长征待众人全冲出去后才欲拉着宋媚出去

    哪知宋媚突然哭了,紧紧搂着戚长征的脖子道:“征哥,你知不知道小媚有我担心你吗?你要是回不来的话,小媚这一生都不会再快乐了”

    戚长征捧着她的俏脸道:“小媚人告诉老戚,你是否爱上我了?”

    突然宋媚史上了戚长征的嘴唇,她用行动来回答戚长征的问题时双臂吊在了他的脖子上,双腿盘在了他的腰身上

    戚长征一手托着她的丰臀,一手紧紧扳着她的粉颈,两人的唇贴的无且丝缝隙

    **在地窖中燃烧,两人情欲产生共鸣的男女走在了沦陷的边缘

    当有脚步声传来时,戚长征震醒过来,低低道:“好了,小媚,还是先去解决你的在问题,以后我们的持间多着呢,有人来了”

    宋媚秀面通红,眸中涌动着火热的情焰,娇怯怯的垂头下去(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