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七十四章 - 连场剌杀
    韩拍轻车熟路,越进了和古丽美交欢的私宅

    在来此之前,韩拍和范良极,风行烈在一家小酒店先用了晚膳近三时才赶来这里

    韩拍奇快的窜至房门外,凝神默查,屋内景象顿时映在心湖上没想到古丽美这美女仍寸缕不着裸睡在床上,对于她来说这只是家常小事罢了

    韩拍却是大感刺激,香艳情景又一次刺激的韩拍的魔性大发,他伸手一震门应手而开

    床上的裸娘却是娇哼一声,一道银光蓦地激射韩拍,随后古丽美凌空而至玉手舞出一片掌幕罩向韩拍

    韩拍‘呀’的一声,抬手将银光挟住,竟是一支银钗,跟着眼前白花花一片,劲气压体他忙道:“宝贝儿,你谋杀亲夫啊?是我哦”嘴上说着话,手里却不得不接下古丽美的玉掌

    ‘砰’的一声,韩拍给震的挫退三步,对方阴柔真气延臂贯入,令他好不难受

    古丽美其实在他进来时就知道是他了,只是她经历了和魔种争斗又融汇之后感觉功力大进,只是想试试进境深浅而已,没想到韩拍的进境亦是大长,似乎比合欢前要精进了许多

    “怎么会是你呀,半夜三的你来做什么?”古丽美受他一掌反震,弹射回了床上

    韩拍揉着酸麻的手臂这妖女功力真是深厚,怕和范良极不相上下他笑嘻嘻扑至床边道:“宝贝儿,没法子,你夫君给打劫了,银子也丢光了,无处露宿,只好回来找你了”

    “你胡说什么啊,到底回来做什么?兰翠晶要回来你可怎么办?”古丽美对韩拍真是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杀呢杀不了也不忍心杀这个极有情趣地小男人投又不甘心,怕教主和蓝玉会发现,她这多年来都是在这两人淫威之下过活的,心里对他们存下了惧念

    韩拍趁她发呆之际,蹬靴上床,自顾自剥掉了衣服

    古丽美暗叫老天,但看到他强健地肌体时,心底不由燃起了情欲怒焰

    韩拍故意催发魔种引逗的这妖女呼吸沉重,当他光裸身子时古丽美已不克自制的扑了过来,二人很快进入了状况,床铺摇晃了起来

    韩拍一边享受,一边心里策划着如何将着妖女收服,可以肯定的是自已这方除非比蓝玉强,让她觉的有前途她心里现在估计只是欲大于情,或是有感于自已的不杀之恩,只是一但再威胁到她本身利益时就怕她会做出些令她自已都控制不了的事来

    攻心为上,今夜的机会必须把握了,如果失败地话她又在蓝玉面前交代不清定会惹起蓝玉地疑心,那时她权衡利害十有八九要出卖自已了

    有近一个多时辰后,古丽美身酥骨软,再没了半丝力气,浑体香汗,象是给水池里捞上来的一样,除了喘气连动动手指都十分困难了,从未想过会给一个男人干到这么惨的地步,不过古丽美的心中却是希望日后每每都能享受这种境界

    韩拍拥着她软玉温香的身子,平息了自已的粗喘道:“丽美你认为蓝玉会给你什么名份吗?又或是你认为他有可以得到天下吗?”

    古丽美四肢八爪鱼般缠着韩拍,就这么压在他身上,有气无力的道:“蓝玉得不得天下和人家有什么关系,他这种人薄情寡义,给他搞地的女人有几个是有好下场地,象人家和兰翠晶不过是都有一身不俗的修为,能给他不少臂助,兰翠晶是为了族人的利益才被迫和蓝玉结合的,现在蓝玉并不怎么看好她,在大的利益面前,蓝玉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掉任何人的”

    韩拍忽道:“若是有好地选择,丽美你会离开蓝玉吗?”

    古丽美伸出香舌舔了舔韩拍的嘴唇笑道:“你这嫩小子居然懂的向人家施用美男计吗?不过丽美不得不承认,你在这方面确是具有天赋和本钱,丽美亦不否认被你吸引着,你是能把丽美送上极欲快感境界中的唯一男人,但是你不知道丽美的师门和蓝玉在利益上有结合吗?”

    韩拍叫了一声威杰毕露道“泣么和你说丽美任何与蓝玉##地人或势力都被朝庭列为了钦犯,你们现在为蓝玉卖命,又能得到什么?你师门又能给你什么?他们加起来也不及我韩拍给你的一半?”

    古丽美娇笑道:“蓝玉起码现在是凉国公,威震朝野的大将军,跟着他自然是能享受到荣华富贵,韩公子你能给人家什么?跟了你人家还不得给师门和蓝玉追杀吗?”

    “什么呀,这只是眼前的状况,用不了多久蓝玉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你家韩公子身具魔种,不说对你修行大有益稗,他是当今殿下面前的红人,将来封候进爵是迟早的事,不比你现在当蓝玉的情妇强吗?我韩拍怎么着也会拿你当夫人看待的,再说你那个什么狗屁师门还能厉害过方夜羽的域外联军吗?没看到他他们给杀的抱着鼠窜的吗?”

    江湖上的大事蓝玉这边当然知之甚详,凌远山一伙将方夜羽赶的如过街之鼠,谁人不知

    古丽美确实有些心动,对蓝玉的情况他不是不知,但对师门的报复手段她为清楚,叛教是要给处以极刑的,在目前的情况下,她终是不能轻易的去做出选择

    再说韩拍地任务肯定是要刺杀蓝玉的他根本就完不成这个任务,自已还苦跟着冒这个险呢

    韩拍见其有心动地意思忙抛出底牌道:“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蓝玉,若丽美能帮我们搞定此行任务的话,我即刻带丽美你返回中原,到时蓝玉或你的师门又能奈你何?若他们敢进京城杀你的话,你夫君我保证他们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倒一双”

    古丽美心头一震,道:“你们的目标不是蓝玉吗?”

    “我们今趟人手不够,杀蓝玉略显不足真正的目标是‘无定风’连宽”

    “原来如此你告诉人家这么重要的事?不怕丽美出卖你吗?”古丽美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怕有什么用,没有你地帮助,我们可能一事无成,反正你若不肯帮忙,韩拍天一亮便离开兰州,免地杀人不成,反赔上自已的小命那可不划算了”

    “你们竟懂的向连宽下手,看来早就想来对付蓝玉了?他若失去了连宽等若断了一臂只是你不知道,连宽有本教另一媚后相随,贴身不离,即便连宽和别的女人做那事,她都会在一边看着的,你们怎么下手?”

    韩拍面色一变,苦笑道:“连宽果然厉害做那事也是风格不同哟”

    古丽美一笑道:“只有一个人可使连宽不带着那媚后去与她相见了,除非你能搞定她”

    “谁?”韩拍一喜,忙问道

    “你这色鬼,不怕人家吃醋的吗?”古丽美伸手拧了他一把

    韩拍笑道:“都老夫老妻了我们,还吃什么醋啊宝贝儿快说来听听,那人是谁?”

    “连宽一直暗恋着兰翠晶,而当年兰翠晶和蓝玉的苟合却正是他牵的线,所以兰翠晶一直心中极为恨他,偏偏这连宽对兰翠晶痴迷深陷,这事可是绝密,也就是人家和翠晶关系较深,才知之甚详,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地”古丽美道

    “啊?”韩拍顿感头大,兰翠晶可不是自已以轻易对付的角色,此女一看就是心志卓绝之辈,轻易是不会向谁臣服的

    古丽美却笑道:“怎么样,要不要玩一把?人家只帮你搞定兰翠晶,别的事你看你自已的了,若是她也愿意你私奔的话,人家就勉强从了你这小子”

    韩拍心头一动,无论如何都值的一试,何况自已对兰翠晶确有好感呢,此女另一股迷人风韵

    “好,宝贝儿你有何良策,快快说与为夫听听?”

    古丽美俯在他耳际说了几句话,只听地韩拍面色连变,双眼发直

    深沉的月夜,四时是最静的时候

    连大部分欢场在这刻都歇息了

    幽暗月色下,两条漆黑的人影出现在燕王府的高墙上,赫然是刚刚去刺杀陈宁地于抚云这美女从陈府退走后回到了客栈,一直打坐到顾长风来起来,和陈宁对阵她并未受伤

    顾长风听她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心下有了底儿二人很快便来到了蓝玉府,###一次刺杀行动顾长风同样是黑色夜行衣包裹之严一丝不#于于抚云,他是城中名人,极易给眼力高明的人认出,所以在身材的高度上亦运用神功增缩低了几许

    于抚云的打扮让顾长风都为之眼热,但心时暗赞这夜行衣的独特之妙

    二人互打手式,一左一右分头行动了

    若大的府地想打一个人不是很容易的事,但向燕王这种身份的人,他只会做出两个选择,一是在最显眼正楼,一是在最不惹眼的小楼

    顾长风负责正楼的袭击,于抚云负责搜索小楼或无人重视的偏楼小阁之类

    此刻府中无有再亮着灯的一室了,只有挂在楼外的宫灯在冷风中轻晃

    顾长风一路直趋正宫,翻墙过顶,身法极快,巍峨的正宫已出现在脚下,他一个倒翻直接撞破木破,带起一片惊天的刀气往房内锦塌上杀去

    榻上居然坐着一个人,鹰鼻突目,褪发白脸,双目一眨不眨凝视着破空而至的一刀

    “来的好,本人等你很久了”话声中一对腥红火轮已飞出撞向顾长风的刀同时他暴喝一声跃起身形一掌砸向扑至的刺客

    顾长风眸光一沉,身形丝毫不停,刀尖疾点一双飞至的火色巨轮

    ‘叮叮’两声,那人身躯一震,遥生感应,眼光也变的凝重起来,攻出的一掌变为抓住倒飞而回的火轮,他另一手遥控另一只巨轮迂回绕至了顾长风身后

    顾长风冷哼一声,身形蓦的加,刀光急进

    刀气急涌而出,发出哧噗破空劲啸

    这使双轮的是来自高丽的第二高手,仅次于安泰贤的‘火轮尊者’李再昆在顾长风刀势威逼下,他扬起手中单轮砸向顾长风的刀

    只是顾长风岂能让他如愿,左手轻飘飘似缓实快的一掌撞在了巨轮上,同时右手刀原式不变,仍破对方胸口

    这就迫使李再昆左手无法遥控飞旋的巨轮了,只是这人不服输,扬腿踢往顾长风的小腹

    ‘砰’的一声,掌轮交击,无可抗御的大力贯轮而入,李再昆面色突变,刚踢出的一腿明显一缓,对方的脚已和他撞在了一起,李再昆一退再退

    刀尖在点中他胸口之前,他不得不抽手回来硬生生将心杀的一刀封住

    ‘叮”劲气互击,二人同时弹开

    ‘咣当’一声另一飞旋巨轮坠地,在失去李再昆以气相御的它无力再飞转了

    李再昆连受三击,终是敌不过顾长风的悍猛,喷血撞在了后边的木屏上

    顾长风锋刀再起,银光一片,将其完全笼罩在刀气之中

    惨烈的杀气迷漫整个房内此时外边亮起了无数灯光火把,人声鼎沸

    数声叱喝,衣襟破空,‘砰砰砰’三条身影撞入了房中,同时从顾长风身后杀向他

    李再昆避无可避,扬轮封挡对方凌利的刀势,从未遇到过如此强横的敌手,竟三刀就杀的他负伤,这是他成名以后从未遇上的情况,看来中原武林确实是藏龙卧虎之地呀

    刀轮撞击之声震耳欲袭,‘叮叮叮’赞不绝耳,顾长风一连九刀杀的李再昆一退再退,最终撞在了墙上,他惨哼一声,喷出了血雾

    这刻顾长风明显感到身后一刀两剑的威胁,他一这轮拼杀消耗甚巨,暂时无力和身后的三股生力军相抗了,早在他产破入房内的一刻,顾长风就想好了退路

    盯着李再昆的眸子露出笑意,蓦地他的身形暴起,折向猛升,再抵达李再昆身前的一刻冲天而起,撞破了房顶腾身出去

    那三人的刀剑在李再昆身前停下,都难受的硬生生收回劲气,反撞的自已全喷了口血,心中无不暗骂李再昆的无能,害的他们同伤

    纵是如此,三人的刀剑之气仍叫杨再昆吃了苦头,弄的他伤上加伤,手的巨轮再也拿不起来,摔掉在地上,人亦顺着墙歪歪滑倒在地,口内不住涌出血沫,可见其伤势之重

    一天的碎瓦残梁在空中飞舞

    顾长风若天神般奇快的落在楼顶处,长刀下指,虎目生威,望着下边围的水泄不通的包括燕王在内的一众高手和府卫(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