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四十七章 人妖魄力
    里赤媚在这刻无疑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敌我双方最引人的所在。

    突然他对我一笑道:“凌兄是否能猜到里某下一步棋怎么走呢?”他居然问了这么个问题。

    众人无不愕然,真的不好回答,换了任何人在这爱人失陷的关键时刻都要方寸大乱的。

    我跨前两步,深深望了他一眼道:“你可能对我心爱的女人不利,但绝不会是为了给令师扩廓帖木儿报仇才这么做的。”

    浪翻云露出笑容,在同一时间准确的把握着里赤媚的心态。

    余下的人都为之一楞,谁也没想到我会这么说,都在思考其中原因。

    我在这时已续道:“若是里兄不能看破生死成败又如何能迈进武道之极境,修成魔门秘法‘天魅凝阴’呢,你和我那老岳丈都把彼此看成了唯一的对手,令师的死只是你用来决斗他老人家的一个借口而已,凌某有否说错?”

    里赤媚仰天长笑:“好,凌兄好才智,怪不得你一出山就将我们迫至这般地步呢,里某人败的心服口服,,可惜呀。”

    他这最后一叹似乎在宣布虚夜月的死期一般,让所有的人都为之闭息。

    我心中虽隐隐感他不会伤害月儿,仍给赫了一跳。

    “不知凌兄是否相信,若是今天换另一个落在里某手上定是不同的结果。”

    他的话简直在折磨在场诸人,双方的人都不知他到底要怎么走下一步棋。

    浪翻云确在此刻笑了:“哈,好一个里赤媚,浪翻云今天才知庞斑之外尚有个里赤媚,不知里兄会否相信,浪翻云在这刻已将你当成了知已,哈。”大笑声中,这超卓人物竟拔空而起落往十几丈高的舰楼,仅两个起落便到了顶层,盘膝坐下,再不理身外之事。

    他的说话更使众人迷惑,但有几人却隐隐感到了些什么,只是无法具体的把握其中关键之处。

    绝顶聪明的甄素善,此刻已清楚了里赤媚的真实心意,她跨上两步道:“里大哥想清楚了,这是一场战争,但是大哥你所做的任何决定素善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素善你天资聪慧,竟能知我心意,好,你不会怪里赤媚做出这种决定吧?”里赤媚柔声道。

    甄素善笑道:“从素善踏入中原的一刻起,就没想着要独善其身,一切的辱荣成败都在这民族大义面前显的微不足道,能和里大哥你这样的出色人物并肩作战,素善纵死而无憾。”

    她绝决的口气让我方所有的人感到空气在这刻显的紧缺无比,一个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里赤媚这刻回身望着已方诸人喝道:“你们愿意和里某人一起承担这后果吗?”

    所有的人包括谢青岩,卓敬宣在内都看不出里赤媚的下一步棋准备如何迈出,但他们都感到一股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情气势在激涨。

    我方诸人悲愤异常的握紧了手中的兵刃,黄敬天和迟奎,龙威龙猛同时散发出冷厉的杀气。

    虚夜月那明眸中含着浓浓的深情望着我,一刻也不离开。

    庄青霜终于崩溃一般,大声哭了起来,沈紫绫,史兰香,宋菁,谷姿仙,薄昭如,乾虹青,寒碧翠,水柔晶等诸女都泣不成声了。

    我始终不发一言,面容寂静如死,深高莫测的让人不知我在想什么。

    诸女之间虽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对虚夜月这娇娇女无不留有极佳的印象。

    在我们身后一队队精锐侍卫已经控制不了心中的那股悲愤情绪了,刀剑出鞘,弓弩上弦,腾腾杀气直冲九霄云天。

    空气在几近凝结的虚空中缓慢流动,令人感到异常的压抑和难受。

    在里赤媚的目光扫射下,一众域外高手都凝起了死志,目中透出了坚卓无悔的心迹。

    孟青青这刻亦起身,重新拔剑在手。俏丽玉容上荡起醉人的笑意。

    跌坐的人纷纷撑起身体,朝里赤媚投来了无比信任和敬重的目光。

    里赤媚深深的点点头,嘴角溢出丝深高莫测的笑意:“诸位对里某人的信任让里赤媚深为感动,里某不会叫你们失望的。”话落转过身,望了我一眼,才把目光再移至虚夜月的脸上。

    所有人的呼吸在这一刻停止了。

    全场静的落针可闻。

    虚夜月却一无所惧的笑道:“里叔叔别坏了月儿的漂亮脸蛋儿好吗?月儿怕夫君因她太丑而在她死后会很快忘记她的,这个要求不过份吧?”

    一股难言的悲伤由我心头涌起,瞬间扩散全身。

    “月儿,别说傻话,我们还没生孩子呢,你夫君怎么会忘记你呢。”谁都听的出我话中的苦涩和心疼。

    里赤媚轻笑道:“凌兄你是否承认,我里赤媚又小小胜了一把呢。”他眼中的亮起了精芒。

    我浑体一震,在这一刻突然把握到了他的真实心意,难怪浪翻云会有那么一段说话呢。

    “里兄,你是个值得让凌某人尊敬的敌人。”我崩紧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叫里赤媚身后的人大感不妥,除了甄素善之外。

    “凌兄的高明素善心中佩服,两湖两战就将我们迫于绝地,素善对你非常的欣赏。”

    “甄夫人客气了。”

    里赤媚轻轻一拍虚夜月的后背,笑道:“月儿记着替里叔叔问你阿爹好,里赤媚想了他三十年了呢,没有一天他不出现在你里叔叔你的心中呢。”

    虚夜月浑体一震,立时恢复了自由,真气动转完全不受制限。她不由傻了,转瞬间泪水倾出,突然将里赤媚搂住哭了起来:“里叔叔不是要杀了月儿吗?”

    所有的人都傻了,这是怎么回事?

    里赤媚轻抚着虚夜月的秀发笑道:“傻丫头,里叔叔和你父亲神交三十年之久,早视他的女儿如我里某人的女儿了,你说人妖里赤媚能伤害月儿吗?换过任何一个人十条命也给你里叔叔报消了,可偏偏是你虚夜月,虚老鬼的女儿,哈,异数啊,我里赤媚纵横一生,你可听说他怕过谁来,但他不能让唯一把他当成死敌又或至交的虚若无看不起他,用这种方法胜过你爹爹,里叔叔不若自已撞南墙死了算哩,你现在明白里叔叔是如何珍惜与你阿爹的这份关糸了吧,我们既是死敌也是知交,没有虚若无的话,里赤媚早隐世不出了。还有谁比我们更了解对方呢?月儿乖,将来生个胖儿子,让他来叫我一声里爷爷就让你叔叔我满足了。”

    这是一个旷代凶魔的胸襟气度,一个杀人如麻盖世邪人的心内感情,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份情感在这生死呼吸之间的关键当口才显示出其的珍贵。

    没有一个不被他的表现所折服。

    黄敬天顿刀在地,双手抱拳,遥遥对里赤媚一礼:“黄某一生没服过几个人,里先生绝对是其中一个,受黄敬天一礼。”

    迟奎杀气尽散,心头巨震,握戟的手轼微震颤。龙氏兄弟目中涌出敬服之色。

    里赤媚仰天大笑:“黄兄不须如此,你杀我兄弟,里赤媚绝不会放过替他报仇的机会,站在你对面的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谁有一个是怕死的。里某人并不是善男信女,你们不须把这事和我们间的恩怨扯在一起,那只是我和虚若无的私事,凌兄,划下道来吧,你若是错过今天的机会,里赤媚不会再让这种情况重现了。”

    说罢一掌将虚夜月抛向我。

    我伸臂接着虚夜月,紧紧的搂着她,不发一言,然后在万众瞩目下和她深情一吻。

    唇分时我才道:“丫头你可知里赤媚有多么厉害吗?你夫君给他赫得连内裤都让汗水浸透了呢。”这句话叫人感不到一丝好笑,却能清晰的体会到我对虚夜月的海样深情。

    已方再无一人能端的起手中的兵器。无论里赤媚出于何种目地,但他的表现赢得众人对他的尊敬,可能从此一个大人物又将诞生,真如浪翻云所言,庞斑之外还有个里赤媚。

    我将月儿推到庄青霜女的怀中,让她们尽情发泄生死一瞬间那种珍贵的感情。

    望着对方一个个目不转睛的我,他们其中有不少对里赤媚的做法感到痛心疾道,但是这些人却没有想到里赤媚这么做的真正意思,这比拿着虚夜月威胁我退兵更加高明数倍,绝对是名利双收的结果,之所以里赤媚会这么做,第一确实是因为虚若无的原因,第二却是因为我,当他看我对虚夜月的深情流露时,他的心中或许真的流淌过一丝寒意,并不是他担心自已的安危,而是为了千千万万和域外各族人惊惧,因为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普般的江湖人。多杀一个人与今事无补,但若放了这个人的话可能收获极大,他非常聪明的利用了形势。

    如果此时我方主事的不是浪翻云或我,里赤媚亦不会做出这种决定,就因他看穿了我是和他同一级数的人换,他才敢这么做,换过任何一个人主事,他都可挟着虚夜月率众从容离去。

    我深深的望了眼里赤媚,点头笑了笑道:“能和里兄对阵,凌某非常之幸运,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人来,给我备船,替我送赤媚兄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面色仍苍白如纸的罗世杰高声应诺。

    里赤媚同样看了我一眼道:“里某不会领情,凌兄可收回对里赤媚的妇人之仁。月儿的事更不要以为里某是因怕了你而为之,那是里赤媚对虚若无的欣赏。”他这话出口时,在他背后的人中有些已露出了惶恐之色。手中再无倚凭,若是我反脸无情,后果不堪想象。

    只是那些人由于恐慌,并没看到我方人的战意已落至了最低谷中。

    我长笑一声道:“凌某人也没叫里兄领情,你我再见之日,仍要分个高低,今日是我对里赤媚这大人妖的欣赏,我凌某人顶天立地,说过的话岂有不做数的?恩还是恩,怨还是怨,赤媚兄你保重了,此次诸位南下这条路并不太好走。请了。”就在我的说话刚结束时,似乎空气为之清新,使人有享受到了自由呼吸的畅快之感。

    甄素善却在里赤媚身旁出现,凝望着我道:“不知凌兄会否相信,换了素善处在你的立场是绝不会犯你此时的这种错误,因为这样的机会不会出现第二次。”

    我回望了她一眼道:“甄夫人,其实凌某犯的错误是没有照顾好他的女人而已,不知甄夫人认为争霸天下需要的是什么?”我的反问让众为之一呆。

    甄素善目注奇光,一眨不眨的望着我道:“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定下这样有野心的理想,那要有过人的魄力和雄心,智慧和勇气,更需要强大的武力做后盾,否则只是空谈,不能实现。”

    我笑了笑道:“于当今这个世道来说,这确实是争雄称霸的不二法则,但若以长久而论的话,我可以肯定的告诉甄夫人,你错了,武力根本不足以征服天下,真正的天下盛世是建立在爱心的基础上,让世界充满爱,当人类走到这一步时,战争再不会降临人世,只是你和我都看不到了,但是人类正在朝着这个方向迈进,一百年也好,一千年也罢,它最终会来临。或许‘传鹰’又或‘令东来’正在另一个时空中正享受着这动人的幸福滋味。只是现在我们确实需要武力,因为它能给我们的族人带来暂时的安定,”

    不少人哧之以鼻,但少数智慧高绝的人都在思索着我的说话。

    甄夫人不再开口了,她沉思时的神情非常之美,有动人心魄的惊艳感觉。

    我转过眼眸,和另一边一直未说过一句话的卓敬宣碰撞在一起,他露出苦笑避开了我的目光。

    我和他的事不少人都知道,尤其是里赤媚一方的人,“敬宣兄,有一天你会来找我凌某人的。”

    卓敬宣眸中暴起异采,笑答道:“让凌兄你失望了,只是今天的这个结局出乎卓某的意料。”

    我点头道:“是的,庞斑之外只有里赤媚有这种远见卓识和胸襟气度。就此别过,请。”

    无人再说一句话,更没人认为我对里赤媚的佩服只是一种感激的表现,所谓识英雄重英雄,敌人有可能就是朋友,而朋友也可能就是你的敌人。

    只至这一刻,众人才想起浪翻云刚才的说话,这超卓人物在这之前就看穿了里赤媚的心意,也难怪会说出那一番话来,现在大家才知道他的厉害。

    能成为庞斑的对手,果然有不同凡响的超卓表现。

    浪翻云不负黑榜第一高手之称,更不负天下第一剑手之名。

    他让所有的人看到了他能洞悉一切的‘修为’,确实是除了庞斑外无人能再抗衡的不世高手。

    远处一艘巨舰破浪而去,洞庭湖之战来的快,去的也快,这结果却双方都未能料到的。

    此时,天边露出第一丝红芒,沉沉的黑夜就此逝去。(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