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四十四章 洞庭战云
    作者:

    新书‘战穹’今晚十二点十分更新第十五章,希望朋友们去支持一下,争取冲榜成功,在这里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暴风雨终于如期而至。

    整个洞庭湖遭到了空前的暴雨洗礼,翻滚的巨浪在咆哮,豆大雨点倾盆飘下,有若江河倒泄,怒海崩堤一般,浓浓雨雾之中,能见度超不过十丈,加上漆黑的夜,更是五丈内都不见任何东西,大自然的天威在这一刻露出了狰狞可怖的真容。

    斥候在这种情况下失去了作用,若是等敌舰接近五丈内的话,估计保命都成问题了。

    一艘小型舰快舰在滔浪翻卷中若纸片一般失去了控制,随着巨浪抛起跌落,危在旦夕。

    两个精壮的汉子赤着上身仍稳稳操着欲倾的小舟。

    “大哥,这鬼天气真他妈的害人呢,喂,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其中一个大喊着。

    另一个露出一丝苦笑,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同样吼道:“听到了,怪怨有个屁用啊,凌爷最看中我们兄弟,若是这趟无法探的到有用的敌情,你我有何脸面回去。”

    蓦地一个大浪盖过,小舰再也经不起折腾,终于覆水了。

    兄弟二人似对这种场面经的多了,很快在水下碰了头。

    突然,兄弟朝前方指了指,无数黑沉沉模糊的巨物在缓缓接近。

    二人心头大骇。他们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们那是什么了。

    敌舰。

    对视一眼后,兄弟俩再不多想,回身猛的蹬腿,如两条敏捷之游鱼戏于水中,迅速的朝怒蛟岛方向钻去,水中游行可比现在在上面暴雨狂风中行舟快了许多呢……

    已近四更,暴雨不息,整整肆虐了一个多时辰仍没有停下的迹象,似乎更加猛烈了一些。

    巨大的母舰在湖面上浮沉不定,暴风雨中,它似一座不沉没的战堡,威严浑雄若山岳般屹立。

    舰板上不到一个人影,死若鬼域。

    九层的舰台小亭中,怒蛟帮四位新旧首脑人物静静的坐在那里。

    凌战天不时抬头望着雨雾中的东北方,眉头轻轻拧起。

    正东方的天际已有辰星隐露,用不了多久暴雨即将远去,为何敌踪已未现形呢?

    翟雨时刚好从好隐露出的星辰处收回了目光,和凌战天对望了一眼,摇头笑了笑。

    上官鹰真有些撑不住气了,正要开口时。

    浪翻云突然挺身而起,“军情回来了,真不愧是我怒蛟帮的好男儿。”他说着话的当儿,身形已凌空似箭一般栽向了黑沉沉的水面。

    三人同时一震,斥候回来了,一念及此,同地冒雨冲到舰梯处,往最下层舰板冲去。

    楼内的罗世杰,陈延立时跟了上去。

    浪翻云入水的一刻已感应到了两个身疲力竭的汉子所在之地,年轻的一个已四肢发软,几近虚脱了,若不是在他大哥的帮扶下怕要支撑不住了吧。

    如鱼得水的浪翻云奇快的射至,双手一分将二人挟住,双脚一蹬,人似脱弦之箭射出水面,冲天而起,两个人的体重在他挟持下似轻若无物一般。

    一道闪电撕开乌云划过天际,大地倾刻间亮若白昼。

    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浪翻云看到了远处黑压压的舰群,同时他感到了里赤媚的存在。

    一阵隐隐的雷声过后,雨势迅减,但雾却更浓了。

    当我和史兰香相依相偎踏足至甲板上时,终于雨停风住。

    乌云尽去的天空中一轮明月高高悬起。

    繁星覆盖下的洞庭湖面上风帆涨满的舰队破雾而至。

    一颗烟花悠悠升起,在半天空中爆成了一朵盛开的鲜花,七彩斑澜,十数里内都能感受到它的夺目,厉久不衰,它似在夜空中尽情享受着它短暂而璀灿的生命。

    神威母舰亦在此时缓缓开动,迎向远道而来的‘朋友’们。

    双方迅快的接近,其实速度控制在对方手中,巨舰的移动毫不起眼,象是在原地打转。

    敌方舰队的前锋左右一分开始了迂回包围,全部是新舰组成的战队,舰只上黑压压的域外联军和黄河帮众合之足有四千之众。

    有了上一次鄱阳湖水战的经历,他们对手雷怀着一种深深的畏惧,各舰上的人都非常分散均匀,显是有备而来的。只是他们不知道真正的杀招已给我在前一刻投在了水中。

    三百名怒蛟帮的精锐水众已在湖中等待着他们了,合围之势的完成也就是拉开战幕的一刻。

    甄素善尚是首次目睹这水上战堡呢,忍不住心中的震撼,美眸中暴出了异彩。

    一字排开的七艘大舰,齐头并进,前方的巨舰已打横泊于水中不再动了,摆开了迎敌的架势。

    “杀。”

    一声沉似闷雷的暴喝,震响在静寂的夜空中。

    广阔的天空中响起了哧哧破风之声,数以千计的箭支脱弦飞上巨舰。

    可惜啊,往高七丈的上方射箭,效果可想而知。

    连里赤媚都为之皱眉,对着这庞然巨物,真是叫人一筹莫展。

    此刻合围已进入了最后阶段。巨舰给彻底包围的一刻,就是里赤媚等一众超等高手登舰之时。

    蓦的,白浪翻滚,沉闷的怪响在水下传来。围在巨舰周遭的舰体无不先后的震颤了两下。

    真正的洞庭湖水战至此拉开了帷幕。浓雾在冷风的吹拂下渐渐飘开。

    里赤媚面色一变,“水下有人,派人入水,我们登舰。”话落,这‘人妖’轻点甲板,人已射上半空直扑巨舰。

    在其之后,谢青岩,卓敬宣,叶崩云,孟青青,花扎敖等不分先后腾身直扑上舰。

    里赤媚凌空的一瞬间,千余名神*卫霍然出现在巨舰左右两舷,人手一颗手雷不分先后的投落,分前中后三个方位,极为均匀有序。

    霹霆般的震爆就似一阵闪雷般激烈,叫人闻之胆丧,成片成片的惨呼衰叫声中,我第一时间出现在里赤媚丈外。

    “里兄,别来无恙。”随着这声问候,我揉身贴近,轻飘飘一指直戳其心窝。

    尖啸的指风在指出时已临体,剌骨生寒。

    里赤媚面色无比凝重的封住了我这一指,他修长的手非常柔美,绝不逊于任何美女的柔荑。

    终于让我见识到了‘天魅’的速度,果然名不虚传。

    二人乍分又合,我放声长笑一声,同时展开了凌猛的攻势,掌印似雪片般挟着排山倒海般的劲气将里赤媚卷了进来,瞬间三丈余空间内形成了一个可怕的窒息气场。

    里赤媚亦露出笑容,眼内闪动着诡异的光芒,魅幻一般从容应对着我的乾坤法印。

    我的武功经两次力战之后,给我重新划分了攻守职责。掌印是耗敌之劲,指剑才是伤敌利器,比烈震北的华陀针更为尖细的劲道不知可怕了多少倍。

    百余掌在转瞬间拍出,里赤媚终在这时领略到了我的强横,一掌重似一掌法印,真让人吃不消,他锐利的眼眸紧紧锁着我的目光,丝毫不漏的感觉着我的微变。

    我的战略终于成功,他若一上手就迫我硬撼三记的话,可能不会出现眼前的局面,我胜在力有不竭,他在这点上始终对我望尘不及。

    眼内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笑容时,里赤媚已感到不妥。

    蓦地里,我身形和他乍分,十指射出十道无声指剑,封死了他所有进攻跟入的角度,同时苍穹指剑才真正展开,尖细若针的劲芒似牛毛剌般洒往这人妖。

    里赤媚终于色变,刚才百余掌使他大耗真元,再接了数记指剑之后,里赤媚不得不分出部分功力去化解侵体而入,其韧无比的尖细劲气。

    我们交锋也仅是数息的功夫。以我和他的速度,在这时间里足足拼了二百多记。

    蓦地,一道剑气从我侧面暴袭而至,另一股无俦掌劲亦同一时间到达。

    而另一边的谢青岩,卓敬宣,叶崩云三人刚一露面就给一团璀灿剑雨包裹了起来。

    覆雨剑。

    点点光雨胜过满天繁星,根本看不到浪翻云的身影。

    只能感觉到千百个小气旋扑面而来。劲气剌骨生寒,割肤如裂。

    三人骇然,怎么也想不到浪翻云的修为厉害至此,因为这团剑让他们生出无力脱出的感觉。

    剑尖无有先后分点三人的手掌,好象三人送上去给他斩一般。

    一触即分,叶崩云仍逊了谢青岩,卓敬宣一线,如遭电击般,闷哼一声弹开,剑上传来的真气在延臂突入至肩头处始给他化去。

    谢,卓二人亦身躯一震,同时弹开,剑雨消去。

    ‘呛’的一声覆雨剑回鞘。

    浪翻云如山岳般的身形出现在三人面前丈外处,悠然淡定,似从未出过手一样。

    “浪某如此待客尚是首遭,三位不会怪浪翻云鲁莽吧?”他脸上绽出一丝笑容,望着三人的眸光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敌意,深高莫测的让人心寒。

    谢青岩亦不得不佩服这强大的对手:“浪兄好说,今天以得睹覆雨剑的绚丽,谢青岩不虚此行了,还望浪兄赐教。”话落时他当先出手。

    ‘灭神阴焰’提至十层,每一掌皆带出阴冷的灼焰,寒中有焰,焰外裹霜,实是千古罕遇的奇绝魔功。

    剑雨再一次绽开,根本就没人能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

    卓敬宣看了眼叶崩云,微一点头,揉身切进,‘紫气天罗’已运转至颠峰状态,他一双眸子略呈淡紫色,双掌布下了一片漫及三丈方圆的掌幕。

    劲气横飙而起,令人耳内生出了震膜的幻音。

    叶崩云刚想移开,执行定计时,眼前再一次暴满了剑雨。

    覆雨剑下,鬼神莫测。

    谢青岩与浪翻云一阵激撞后再次弹开,面色由白转红,卓敬宣补入的正是时候,但仅刚触到剑尖便失去了对方形迹。剑尖处竟无有一丝力道,弱无着处,令他感到一阵难受时,骇然发现,剑雨已罩向了叶崩云。

    刚要贴上,突感刚才没着到实处的手缘暴涌出一股无俦的劲气,延臂直入内腑。

    卓敬宣终于色变,勉力化去差点让自已受创的真劲时。

    那边的叶崩云已再一次给击退,一连七剑,斩的叶崩云五脏翻滚,血气震荡,每接一剑便给震退两步,到第十四剑时,终于不敌,喷血跌退,巧的是刚好回到了舷边,直接掉了下去。

    此时谢青岩的阴焰掌已到了浪翻云的后心处,突闻一声轻笑。眼前顿时失去了浪翻云的身影。身后左侧却传来了卓敬宣的闷哼声。

    这绝代剑手竟以奇快的身法捉弄了魔相宗的宗主谢青岩,与后至的卓敬宣再次剑掌相交。

    ‘砰’。

    二人同时触电般弹开。卓敬宣终在这次交击中负伤,而且伤势不次于给震下舰的叶崩云。

    浪翻云又一次收剑,以无上战略将三大顶级高手弄成两伤之后,浪翻云终于尝到了负伤的滋味,他的脸色抹过一片艳红之色,如喝了数斤酒的醉汉一般。

    “好功法,魔相宗一向无闻,从今日起当可名震天下了,这多年来浪某尚是首次负伤,这滋味真的很动人哩。”到这一刻他仍是那付平静逸然的洒脱状,没有丝毫的做作,更不隐瞒自已的负伤实情,不由令这两位魔门的盖代高手生出一股发自心内的敬佩之感。

    没人听了他这话会觉的他是妄自尊大,反觉理所当然似的。难怪这覆雨剑浪翻云能被魔师庞斑推崇为天下第一剑手,更被他视为了唯一可相捋的对手,果然有其鬼神莫测的厉害手段。

    卓敬宣摇头苦笑道:“浪兄总算让我卓敬宣见识到了天人境高手的实力了,卓某这伤负的值。”

    谢青岩亦暴起前所未有的精芒:“能和浪翻云为敌真是幸事呢,谢某虽败,但今日之局浪兄也看到了,战事可能刚刚开始呢,请浪兄谅解谢某的固执。”话落再次抖掌洒出无俦的劲风。(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