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三十九章 分兵派将
    我费了好大劲才从粉臂玉腿交织成的肉林中脱身出来。

    当务之急是先办好几件。

    我伏桌提笔写了亲笔信件,将从玄惊雨口中得到的一切情况,尽述其上,信中另外指出:让抚云这美女出马,去秘密会见我的娘亲恭夫人,由她出马将一些‘危情’透露给单玉茹,让这天命教给我也出一番力吧。具体单玉茹如何操控就是她的事了。

    现在她手里还有张王牌,就是白芳华这青出于蓝更胜于兰的罕有妖女。

    此绝秘信件由我的亲信方海忠和孙祥二人秘密回京送达鬼王虚若无手中。

    另外就是我须和浪翻云去一趟怒蛟帮的总舵了,和上官鹰,凌战天,翟雨时三人碰个面,商议一下此次洞庭水战的主要战略思想和目地。

    双方必须配合紧密,默契,务求一战功成,彻底灭掉方夜羽的水道力量,最后的结果可能会将域外联军迫入京城,但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必竟京里还有很大的祸患呢,长久这么两线开战,我是受不了的,把他们迫到一起,能利用些彼此的矛盾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们都各自心怀鬼胎,不可能是铁板一块,无非都是利益结合。

    我整衣而出,来到了五层舰楼。

    晨光初现,浪翻云却已和乾罗二人坐在厅中闲聊上了。

    “大哥,你这几天舒服坏了吧?”我笑着步入厅中。

    浪翻云和乾罗都朝我露出笑脸,也有打招呼的意思。

    “兄弟,谁叫你年青力壮呢,怎么样,今趟又收获不少啊?月儿说的没错,你还真是个大大情种,走去一趟就能搞回个美女来,这次居然把八派的慧剑薄昭如也弄回来了。”

    乾罗亦笑道:“不服老是不行了,就是乾某年青时也不如凌小兄这般风光。”

    我笑着耸了耸肩,坐下后道:“燕王居然有道祖真传给他撑腰呢,浪大哥怎么看这事?”

    浪翻云一愕,望了乾罗一眼,后者亦是面现惊容。

    “这魔门今年搞聚会吗?怎么全出来了?”乾罗聚眉道。

    “这也难怪,你凌远山不也有阴癸派助阵吗?哈,论及先天优势,燕王仍差了皇太孙一筹,他手里只有兵权,若是不让他回北平,燕王亦无所作为。小弟今天这么早可是另有要事?”浪翻云笑着望着我道,想瞒过他可是有难度的事哦。

    我点点头笑道:“正是,小弟想和浪大哥去一趟怒蛟帮总山门呢。”

    “呵,好,小鹰和雨时他们都想见见你呢。”

    “小兄看来已是智珠在握,对付方夜羽必须要狠,要准,务求一击重创哦。”乾罗虎目涌光。

    不愧是称霸多年的黑道之雄,看事看的很准。

    “乾老放心吧,您的任务就是坐镇母舰,看好后院即可,别的事交给远山就行了,若是这次方夜羽钻进我的套套里,他除了弃舟登陆赶往金陵之外别无选择了。”

    这话令浪翻云和乾罗眼眸同是一亮。

    浪翻云笑着摇头道:“乾兄看到了吧,年青人的魄力,竟要一口吞掉方夜羽的水道力量呢。”这超卓人物已一眼看穿了我的背后目地。

    乾罗亦道:“这种形势不易营造,一个不好就损兵折将之局,不过我很看好凌小兄呢,放手干吧,乾某全力支持你。”

    我突然想到,巨舰若开赴怒舰岛是否更有吸引方夜羽的理由呢。

    首先他不清楚这巨舰的战斗实力,起码它的笨重,行动不便将是不可改变的缺点,敌人却能进退自如,掌握一切主动,只此一点,他们就不会把它放在心上了。

    而更重要的是舰上凌远山这个人,更有凌远山不能逃离的一些因素存在。若是他们此时已发现了凌远山就是皇太孙的话,定会全力攻陷此舰。来搏杀我这储君。

    怒蛟帮的现下的实力只能打打水上游击了,全无正面和联军相抗的优势。

    一念及此,我露出笑容,无论从哪方面看方夜羽都没有不来的可能。

    趁他们在岳州夺舰的当口,我可从容安派我的大计。

    “好,就让我们和方夜羽玩一场狠的,呵呵。”我起身走至厅门处喊来了蒋冲。

    “马上启舰,靠西北岸。”

    “遵令。”蒋冲领命而去。

    片刻后巨舰缓缓开启,朝西北方望不到岸的湖域中进发。

    连浪翻云和乾罗这时亦搞不清我要做什么。

    我们闲坐了一会,厅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不舍夫妇,黄敬天,迟奎,和伤势已愈的龙氏兄弟。已及昨天刚上舰的小半道人等四位种子高手,邪异门四大护法和山城老杰等都陆续赶来。

    一众女眷也纷纷到场,包括我的七位夫人和乾虹青她们,也都望着我,我好似成了众矢之的。

    我心中盘算着如何分兵,双xiu府,邪异门,山城三方人马加起来一千二百多人,连我舰上的三千五百算上四千七百人,当然不算让专门操控母舰的三百多专业操舟兵。

    谁也未想到我这舰里藏着三千神*卫。只以为就有五百精锐和三百舟兵呢。

    母舰底层的甲板下才是这三千神*卫的栖息所在,平时他们受着苦行僧的磨练,精修内功,练神磨心,蓄锐养精。极少在舰外露头。浪翻云虽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却不点破。

    所有的人似乎都知道我才是真正的司令人,我环视大家一周,走身在厅中渡了两步,眸中精光一凝道:“即将拉开的洞庭湖一战,意义很是深远,是否能结束江湖上的隐乱全看这关键的一战,方夜羽的势力相当雄厚,就我所知的现在就有魔师宫的一众高手,里赤媚牵头,鹰飞相辅,柳摇枝,花解语,强望生,由蚩敌,蒙大蒙二,八大煞神,金木火土四将和数以千计的精锐蒙兵化装成的黑衣大汉,接着是花剌公主甄素善,她的师叔‘紫瞳魔君’花扎敖,年怜丹的两个花妃和他的师弟寒杖竹叟,女真公主孟青青,域外高手铜尊山查岳,色目陀,以及各族精锐战士数百人,此外是魔门灭情道宗主卓敬宣,两大元老高手和八大宗内高手,还有魔相宗宗主谢青岩,他的得意传人叶崩云,以及宗内三大元老高手,另外再上一个神秘无踪的北藏第一高手红日法王,朝庭中更有方夜羽的师兄楞严这位大红人暗助,江湖上的一些残余无不望风归降,诸如黄河帮蓝天云,魅影剑派刁项夫妇,和石中天,尊信门卜敌,山城叛徒毛白意,孤竹等一干中原败类,如此实力,在大家看来是否够我们喝一壶的呢?”

    我如数家珍,一一道来,除了浪翻云外,无一不变色。

    尤其是八大派的四位种子高手都哑口无言了,难怪人家鄙视他们八大派呢,真加一起也不够方夜羽杀一回的啊。

    “他们中值得诸位注意的超等高手是里赤媚,卓敬宣,谢青岩和叶崩云,这四人几可列为同一层次,强如里赤媚亦不过比这三人略胜一线,四人中的叶崩云或许稍了一点,但此人亦是相当可怕的。稍次一级的是方夜羽,甄素善,孟青青,鹰飞,花扎敖,剑魔石中天。上述之人若是遇上,千万小心,其它人就不说了。我定下的战略就是首先灭掉他们的水上力量,消灭以黄帮为首的舰队,切断方夜羽的水中优势,一会舰靠西北岸,兵分两路,岳父母率邪异门,双xiu府,山城三路精锐,由龙威龙猛率五百精卫配合,秘密潜入长沙府会合范老哥等四人,隐藏在长沙府沈氏船行等候指令,船行精造的一百艘新一代战舰全数归你们使用。另一路由敬天,景辉率两千神*卫赶赴常德府同样在沈氏船行隐迹候命,那里同样有一百艘战舰归你们调派,各路人马多带手雷,水中雷以应付群战。一切指令将由怒蛟帮的千里灵发送到你们手中。切记依令而行,不可鲁莽,机会只有一次,我送了方夜羽八十多艘改造过的战舰,希望他不要浪费掉。此次行动绝不可走露风声,昼伏夜行,要避开一切耳目,三天之内你们能抵达指定地点便算你们成功了首一步。”

    听完我这番安排,大家如梦初醒般,刚才我在他们眼中简直成了一位气吞天下的大将军了。

    众人竟十分配合的起身,轰然应诺,可见斗志之高昂。

    …………………………………………………………………………………………………

    方夜羽头一次为了银子而头疼。

    这是他入中原以来遇到的最大的问题了,人没想过会有什么地方能用这么多银子。

    所有人的私藏全部贡献之后,也就区区几十成两。

    没法子,只好传讯给里赤媚,让他从卜敌等人处搜刮一些。

    不过还是有些的收获的,这群贼匪还真有货,硬是给方夜羽凑足了一百多万,几乎是贡献了老底出来,也不知里赤媚用了什么手段,让方夜羽大大松了口气。

    入夜时分,一百万两银票送来。

    打发叶崩云去付定金后,方夜羽才对甄素善道:“夫人,看来还是不够啊,若不是有锦衣卫护着,这强盗我们真的当定了,何用这般到处讨银子,真是叫人想不到啊。”

    甄素善眼一亮,道:“夜羽,你倒是提醒了我,不若今夜我们就去当回强盗吧,府台大人一定是头肥羊呢,人家看刮他二百万两出来不成问题吧?我们总不能把手上的银子都抛了啊,总有吃喝吧,将近两千多人的生计你不考虑吗?”

    方夜羽苦笑道:“唉,若师尊知道不知会否骂的我抬不起头来,魔师的传人居然干起打家劫舍的勾当了,真是说出去都没人信呢。”

    “真是没人信我们才不用担心呢,今夜所有人手出动,干脆洗劫岳州府好了,富户一个不放过,我才不信弄不到百八十万两银子呢。”

    “素善,如此艰巨任务,夜羽就托负给你了,具体如何实施我就不参言了吧。”

    “你当好人,人家当贼婆好哩,只有能达到目地,别说是洗劫一个小小岳州了,金陵也敢去洗呢,这里是中原嘛,我们没必要有太多顾虑的。”这女人真够狠的。

    “我突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呢,是否是做贼心虚所至?”方夜羽道。

    甄素善笑道:“小魔师,你不是这么不堪吧?你的感觉肯定和打劫无关,还是想想别的哟。”

    “这沈氏会否有问题吗?”方夜羽拧眉忽道。

    “就算有问题也是出在银子上,谁让人家手里有咱们要的东西呢。”

    “等舰到手再说,还怕他沈氏弄鬼吗?他家大业大,跑了和尚中不了庙,敢在舰上弄鬼,哼。”

    “这个可能性不大,我们可当时作一番检查,有问题的话找他也不迟。”

    “不错,还是让外围的眼线盯紧一点,这里可是怒蛟帮的老巢哦,别让他们玩出花样来。”

    甄素善也不无忧虑的道:“常言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的机会不多,抓住了一击致命,绝不能给他们反击的机会,把黄河帮培养起来,可算我们一大臂助,控制了水道,进可攻,退可守,无论和燕王话事,又或和蓝玉谈判都将大增我们的筹码呢。”

    方夜羽点头道:“怒蛟帮现在是唯一的水道阻力了,若不能将其一举围歼,他们很快会死灰复燃的,主要的两个人是凌战天和翟雨时二人。”

    “不错,断去这两个怒蛟帮的智将,水道将是我们的天下,朱元璋驾崩之后,明室再起一场夺皇位的内战,我们的机会就来了,等他们各方在消耗的差不时,我们合域外十万铁骑足以南下收拾残局了,水陆并进,谁能相抗。”

    方夜羽素知这个女人的野心,比自已还要疯狂,在她眼中似乎永远看不到满足。

    一个非常可怕又非常聪明的女人。

    幸好她算是自已的人了,虽未完全臣服,但自已也有信心将她收拾的服服帖帖。

    “好哩,素善,你我可不是空想之辈哦,洞庭湖一战至关重要,你还是好好动动脑子吧。”方夜羽笑道,他绝对相信甄素善的智计是绝不次于凌战天又或翟雨时的,甚至于更胜二人,几次交手下来,哪回不是她占上风,若不是怒蛟帮仗着天时,地利,人和,早一败涂地了。

    甄素善心机深沉,对方夜羽的想法一清二楚,笑道:“夜羽你放心吧,有了战舰你就等瞧好吧,最后那凌远山也凑一块来,我们一次解决了他,哼。”

    方夜羽当知解了凌远山的重要性,储君之争再起,明朝不乱都不行了,眼眸不由亮了起来。(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