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三十五章 巧计早设
    岳州城外,荒土岗处。

    我一掌震出一个大坑,将玄惊雨埋掉。

    这样做的最大的好处是能让薄昭如消除心理上的那根剌,另外对我亦有好处,让那个什么‘阴阳真君’席应真多活些天吧,这阵子已经够乱的了,他还来起什么混呢。

    薄昭如已渐渐恢复了往昔的神采,如今木已成舟,自已也是骑虎难下了,真的要去自杀吗?看来是没那个必要了吧,仇已报,师兄弟骆武修也该冥目了。

    这美女侧目望了眼正在默默注视着她的我。

    “朱先生会在意昭如这清白已有污点的人吗?”这确实是她最担心的问题,而且她很大胆很直接的就问了出来了。

    我心中暗赞她的爽直,淡淡一笑道:“清者自清,昭如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呢,你是为了自已而活着,并不是为了别人对你的看法而生存的吧。这种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永远不会有一个结果,以昭如你的眼光看朱某人会否是受世俗所束的人呢?”

    薄昭如美眸中闪过一丝异采,心中最后一丝疑虑瞬间消失无踪了。

    “昭如很幸运呢,本来以为这一生完了,没想却碰上了朱先生你。”

    “那怎么还叫我朱先生呢?我听着很别扭哦。”

    薄昭如俏面泛起红晕,柔柔道:“那,那叫你朱郎可好。”

    “朱郎,朱郎,,不好听耶,,怎么就姓朱了呢,,直接叫老公好了,昭如你说呢?”听我喃喃自语念叼‘朱郎’两个字,她差点笑了出来。

    “老公?感觉怪怪的呢,人家好象未听过这么个称呼呢。”薄昭如笑道。

    “你是我老婆,我自然就是你老公了,是吗?老婆大人。”

    薄昭如羞笑道:“老公怎么说怎么好啦,昭如听命就是。”

    我大笑起来:“美人儿你可上了贼船了,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居然敢和我走一条路?”

    薄昭如不以为然的道:“昭如或许和老公你有缘吧,今趟刚入江湖就遭此横祸,却偏偏遇上了你,可见上天早有安排,如今也只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怎么我遇上的美女没一个是好惹的,刚想玩玩她,就给她骂成了鸡狗之辈。

    “丫头算你狠,居然敢说老公我是鸡鸣狗盗之辈,敢情是小屁股皮紧了吧?”我忽而闪身到了她身侧。

    薄昭如吓了跳,芳心霍霍,没也反应过来,我已将她搂住冲天而起,同时传音在她耳中:“有人来哩,老婆乖乖的,不要动。”

    本来她还想反抗呢,但听到我的说话立即便搂住了我的粗颈,双腿更盘上了我的腰身,状若合huan,惹的我暇想连连。只是此时不太合适,有人来捣乱了。

    我双手兜住美人儿的丰臀翘股,在一处深草丛中蹲下,将她整个人挤在我的怀中。

    薄昭如何曾这般心甘情愿的给一个男人亲近过,强烈的男子气质薰的她娇喘不已。

    我心下暗叹,忙释放出气罩将二人周遭数尺内封闭,以免给对方发现。

    星月辉映下,数道人影飞掠而至。

    其中竟有受伤甚重的冷铁心,当先一人与冷铁心长的甚是相似,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眸中精光闪闪,更透着一丝孤傲的神色,我估计他是古剑池的池主冷别情。

    “大哥,此贼非常狡猾,居然逃了。唉。”冷铁心悲愤不已的道。

    冷别情哼了一声:“他就算逃到天角底我冷别情亦要翻他出来,古剑池的人岂是他们可以随便欺负的。”

    “大哥,可怜昭如这丫头,唉,小弟真是惭愧啊。”

    “不用说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救昭如出来,我视她若已出,绝不容她受半分伤害,此妖道不可小视,我已发出八派紧急联络暗号,明天会有人来岳州府的,我们重新商议对策吧。”

    “也只有如此了。”冷铁心叹道。

    跟着他们俩个的是古剑池几位资格够老,修为高深的师叔辈人物,但他们的水准也只有冷铁心的数级,甚至还差一筹半分的。

    “走,回城。”

    待他们走远,我才开口笑道:“老婆,你师傅来救你了,明天还是先去和他们打个招呼吧,免的他们担心呢。如今洞庭湖风云际会,八派再到这里开什么长老会的话,可能会引起方夜羽的注意,迫他们向八派动手。”

    “怎么会呢?鹰刀不是在鄱阳湖一艘巨舰上出现吗,江湖中人都在哪里呢。方夜羽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薄昭如疑惑道。

    “呵,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鄱阳湖现在风平浪静,洞庭湖却风起云涌,你们呀,后知后觉了,八派内部因韩府血案弄的人心离散,十八种子高手亦各自为战,一盘散沙,方夜羽根本就没所你们放在心上,不然你们可有难了。”

    “说什么呢,老公,我们八大派如此不堪吗?”薄昭如首次嗔怒,居然此时还坐在我手上。

    “汗,,抱着八派的十八种子高手邓在这里派他们的不是,算老公失言好不好?”

    薄昭如见我这般让着她,心里一甜,幽幽道:“其实真实情况就如老公你所说的一样,我们八大派向来都是这样,明合暗散,有起事来首尾不顾,就拿昭如这事来吧,酒楼里的情况你也见了吧,你看看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唉。”

    “好哩,老婆,和老公我去个地方,老公我先帮你把伤治好,以你现在的情况不亦和人动手,否则伤上加伤,那就得不偿失了。”

    “去哪里呢?”

    “去了你就知道了。”我神秘一笑。

    ………………………………………………………………………………………………………

    沈华来岳州府有十多天了,十几天前他就接到我的秘令,将七八十艘战舰重析改装了一番,此时已大功告成。等着我来验收呢。

    沈氏船行在城外几里外河道旁,南可入洞庭,北可出长江。

    船行连绵里许,全是造船作坊。

    我刚和薄昭如来到船行正门处,就给暗中闪出的数人位拦住。

    “什么人,报上名来。”其中一个汉子豪壮喝道。

    薄昭如一怔,低低道:“是锦衣卫,老公,怎么办。”

    我自然认得是锦衣卫的服饰,沈华在这里,我派给他的锦衣卫统领陈居上当然会跟着他的。

    “麻烦兄台帮在下传报一声,我是你们陈统领的朋友。”

    那人一震,上前低声道:“可是凌候爷派阁下来的。”

    “兄弟果然聪明,正是。”

    薄昭如头雾水,不明白我地说些什么。

    “如此就对了,请阁下随我去见陈统领。”

    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很快进了船行。

    穿庭过院,来到了一处大厅中,灯火仍旧通明。

    “陈统领,凌候爷派人来了。”

    厅内传来一声回应,瞬间就步出几个人来。

    其中赫然有沈华和陈居上二人。另几个想是岳州分船行的首脑人物。

    看到我时,二人都一震。前者未见我的真面目,后者却惊疑我露出了真面目。

    我却拉的着薄昭如的手直接迎了上去,用眼神制止了陈居上想跪礼的冲动。

    “有话里边讲吧,小华是否不认识你姑丈了?”我洒然道。

    沈华发梦初醒,听出了我的声音:“怎么会呢,只是没想到在姑丈你能亲至而已。”

    谈笑间我们入了厅,重新落坐。

    沈华为我介绍了这边分行的几位首脑。

    分行掌柜沈万金,乃老爷子远房亲戚,糸沈氏本族之人,另两人一是总管名叫曹仲,令一人是帐房先生张年全。

    一看都是老成持重之人,各人显露出精明的商人气质。

    薄昭如在众人的目显的有些不自然起来,她没想到我竟是大人物。

    我是对她笑道:“老婆大人,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你老公我的妻侄,沈氏船行未来的家主沈华,他姑姑和你一样,是我老婆,呵,这位是锦衣卫统领陈居上陈大人。”说完才对他们道:“这位中原八派古剑池慧剑薄昭如,本大人的老婆了,哈。”

    “恭喜候爷。”陈居上忙起身给薄昭如回礼,刚才介绍自已时,人家可是起身给自已见礼的,妈呀,这可是未来皇妃甚至皇后呢。

    沈华亦起身道:“小华见过姑姑。”

    薄昭如粉脸一红,这英伟男儿和自已同年上下,居然叫自已姑姑,真有种怪怪的感觉,忙还一礼。

    “姑丈小华真够亏的,凭白多出了一堆姑姑,还有好我还我年龄大,唉。”沈华一付苦状。

    薄昭如似乎明白了这话背后的含意。一大堆?那么他是有一堆老婆了。

    我亦苦笑道:“小华啊,你姑丈也没法,临出京时,我那岳丈给我卜了一课,说此行桃花运盛,避无可避,我不接着都不行了。”

    沈华点点头:“既然鬼王都这么说了,小华无话可说了。”

    别人都没什么薄昭如却是心头一颤,岳丈,鬼王,那么他是凌远山,那个金陵城中的新贵。

    美人儿的眸子望过来时,我则报以微笑。

    “怎么样了,小华,全准备妥了吗?”

    “姑丈方心,一切都在你算计中,八十二艘战舰已全部备放在码头河畔。”

    “好,明天你便放出风声,然后迅速起身赶往长沙府,与我朋友盗王范良极接头,交代完后再去常德府等候下一步行动,这边的事就让沈掌柜应付即可。”

    “姑丈放心,一切我们都安排妥了,你等着看好戏吧。”

    我点点头,转向陈居上道:“居上你调动周围数府的锦衣卫所来这三府加强对沈氏船行的护卫,任何人敢触犯沈氏船行的利益,格杀勿论。”

    我话语中显出威霸气势,让诸人不由一震。

    “卑职明白,定不让沈氏受分毫损失。”

    沈华和几位船行核心人物都大喜过望,受锦衣卫护卫,那可是天大的荣殊,不喜才怪。

    而沈华这经年来更感受到这好处,无论走到哪里都有锦衣卫跟随,甭提有多爽了。

    薄昭如虽在江湖中,但对京师的事也知道一些,凌远山名震金陵,早传遍了中原,先后夺取金陵数美女的身心,其中包括鬼王千金虚夜月,西宁派庄青霜,左氏左慧瑶,沈氏沈紫绫等,红的发紫的新宠儿,连楞严这大刽子手也要盖过三分,只是近一年象消失了般,原来到了江湖中,真不要想象,竟神使鬼差般和自已结下了这段缘。

    我看了眼沈万金道:“沈掌柜不须惧怕这些人,他们虽是杀人不眨人的凶神,但还不敢公开杀朝庭护卫的人,你可先硬后软,若其知难而退你亦不须理会,他们有的是办法,最要紧是不能让他们动了疑心。”

    “沈某明白了,候爷但请放心,这批船花了咱们不少心血,他们想拿去,怎么都要付出个价钱来,呵呵。”

    “不错,这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哈。”我笑道。

    “小华很佩服姑丈呢,何时带小华一起闹江湖呢?”沈华此时道。

    “你就算了吧,家业若大,混什么江湖,小心我告你姑姑让她收拾你。”我瞪了他一眼。(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