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二十章 人妖负创
    近午时分,我带着戚长征一众百多号人乘湖边买来的数艘民船登上了双xiu府所在的陆地。远处十几艘大船驶入了视野。

    我心知是风行烈,迟奎他们回来了。

    “会是谁呢?”戚长征也看到越来越近的舰队,面色沉凝。

    乾罗等都抬眼望去,足足有十五六艘之多,为首的是三舰官方的巨型水舰。

    “是水师胡节来了。”乾罗道,

    我摇摇头,因为我已看到了三舰旁那艘属于的我铁皮舰,笑道:“有几艘战舰是胡节奉送的,但人是咱们一方的,风行烈的邪异门到了。”

    众人闻言都松了口气,面露喜色。

    “啊,是行烈兄,太好了。”戚长征虽有喜色但仍未走出封寒去了的阴影。

    我苦笑道:“不太好,震北先生可能受创较深,已经随封兄之后走了。”我完全感觉不到烈震北的存在,估计他已在回来的路上走了。这是唯一的解释,卓敬宣若出马,这也是极有可能付出的代价。

    即便没有这事,烈震北的寿期已到,活不出三天了。

    这话再次使众人陷入了悲痛情绪中。

    舰队很快靠岸,风行烈满脸的泪痕说明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迟奎下舰后来到我身侧:“候爷,迟奎无能,震北兄走了。”

    我淡淡摇头:“生有时,死有地,走的只是震北先生的肉体,他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和封寒兄一样,他们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

    女人就是感qing动物,以乾虹青为首的美女几人再次开始落泪。

    “行烈,你的伤很重,双xiu府之战你们都不必去了。”我言罢转向迟奎道:“景辉,你派些人坐我们的船带他们回舰,让敬天把母舰开至附近水域待命即可,这里水域太浅,靠不过来。”

    ………………………………………………………………………………………………

    双xiu府此时可谓自建府以来最热闹的一天。

    两大阵营对峙于此。

    秦梦瑶,不舍夫妇,宋菁,史兰香五人组成了一级高手,虚夜月,庄青霜,沈紫绫,谷姿仙次一级,看上去阴盛阳衰,实力和对方相差很远。实则不然。

    域外联军相当强大,里赤媚,年怜丹和二花妃,柳摇枝,花解语,强望生,由蚩敌,蒙氏兄弟,邝应城,雅清寒,绝天灭地等十大煞神,金木火土四将和百多名魔师宫精锐弟子。

    另外还有‘剑魔’石中天,魅影剑派的刁顶夫妇,南婆北公等十多名好手。

    宽敞的府内练功场上,双方展开了阵势。

    绝天灭地一声怒吼:“人来,给我围起来。”他在左,灭地在右,从两边包超过去。

    里赤媚突感不妥时。

    一声冷哼出自虚夜月之口。

    “人来,把这些妄自尊大的家伙给本小姐赶出去。”

    随着两声虎吼,主殿两侧突射出两条身形,一奔绝天,一取灭地。

    二人大骇,可想退已不及,同声暴喝,奋力迎敌。

    他二人虽可算是武林高手,但和龙氏兄弟仍差一段距离。

    龙氏兄弟闷不吭声,巨灵掌狂飙般将二人卷入,瞬间功夫便听二人各自惨号一声,飞撞跌回本队。

    血雨飞溅中,二人竟是一命归阴。

    蓦地无数青人大汉涌出,正殿顶上就排了三排,各个驾弩持弓,严阵以待。

    两侧涌出的一字排开同样弩弓以待,分列两排,前面再蹲一排。龙氏兄弟缓缓自两边向中间靠在了一处,气势沉雄的立在当场。

    两方面除了我夫人们之外,谁也没想到这两人厉害至此,竟在三招之内解决了绝天灭地。

    里赤媚眸凝冷光,身形暴起直往二人身上撞去。

    这凶人此次真的动了杀机。

    龙氏兄弟同声暴喝,四拳齐动,身形前突迎向这凶人。

    三人瞬间绞在一起。

    闷响声连天,劲气横溢,沙飞土飙。

    砰砰砰。

    一串拳掌交击,腿脚互撞,天魅的奇速,凝阴的劲气。人妖的强横真不是假的。

    龙氏兄弟奋起全劲仍不敌过里赤媚的‘天魅凝阴’,两声闷哼之后,二人各吐一口鲜血跌退回来。

    里赤媚亦是心头大震,想不到二人强横至此,本想立威眼前,一举将此二人毁在掌下,哪知竭尽所能才重创了二人,可自已也立告受伤,今日之局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呢。

    他退了十多步才小吐了口血,笑道:“两位果然高明,里赤媚领教了。”

    龙氏兄弟不言不语,退至阶下当即盘坐自疗起来。

    两员大将已给里赤媚这凶人暂时摆平,谁也知道这对兄弟不能再上场了。

    此时,年怜丹哼一声跨前两步:“不知哪位陪年某玩两手?”他自知秦梦瑶不会亲自出手,所以是有恃无恐,这里面最高明的怕是不舍这八派十八种子高手中最出色的一个了吧。

    哪知出乎他意料的是一位国色天香,春qing荡漾的美娇娘迎了出来。

    “本夫人史兰香,就陪年宗主玩玩吧。”

    “可是凌远山的女人?”年怜丹双眸一亮,真是个骚妇,弄至床上一定能爽透天,哈。

    “然。”

    “哈,,不若我们来一场赌局如何?”年怜丹眸中泛起了色光。

    史兰香仍旧笑靥如花:“愿闻其详。”

    “若是凌夫人输了便依答应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可否说来听听。”

    “哈,凌夫人国色天香,还用说吗?自是陪年某一夜了。”这此话出口。惹的不少人暗骂无耻,不愧是魔门中的超级败类。

    不过高明者都看出他的本意是在羞气对方,以达到扰乱对方心神的目地。高手相争无所不用其极,由此可见这年怜丹确非是易与之辈。

    史兰香丝毫不动怒,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反而娇笑一声道:“条件不是很苛刻,只是你年怜丹输了又该如何呢?”

    “哈,年某若输了,任凭夫人处置就是。”

    “如此甚好,年宗主请。”

    “好,夫人真是女中英杰,年某佩服万分,请。”

    里赤媚柔媚的眸子深深盯了眼史兰香,此女深高莫测,象是魔门中人,怎么会和凌远山一起?

    年怜丹步入场中,玄铁重剑一摆,含笑而立。

    史兰香飘然而至,柔韧非常,哪象个和人打生打死的样儿,好似要陪情郎回家交欢一般,莲步细迈,柳腰款摆。

    万种风情在瞬间现出。

    她那俏脸更涌起幽怨的眸光,令人生出想将其拥入怀中的呵护的感觉。

    里赤媚一震,竟是阴癸派妖女,天魔大法。

    一念及此,还未能出言示警年怜丹。

    史兰香已发动了雷霆万均的攻势。

    三丈方圆内的空间蓦地的出现了内陷的力场,暴旋卷起的阴劲扯着场内的年怜丹往她跌去。

    年怜丹心下大震,但他终是一代宗主,暗忖:竟是天魔气场,阴癸派的妖女。

    玄铁剑突然前伸,先天剑气透过剑锋直贯当中而立的史兰香耸挺酥胸。

    史兰香如玉般的俏脸上不见一丝变化,仍是那付似怨还嗔的痴痴神情。纤手却射出哧哧指气,化解了年怜丹的剑势。

    ‘叮叮咚咚’,剑指相交。(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