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八章 燕王留京
    燕王朱棣平寇功成,同月返京,交大将军印卸兵权。

    京都燕王府,后书房。

    燕王棣高倨上首,气度雍容,神态自若,隐隐流露出不怒而威的王者之气。

    次子高煦,僧道衍,张玉,王真,硃能,王聪,潭渊,火真,一众心腹爱将全部在坐。

    “我们还是先安下心吧,如今圣旨既下,不许本王在大寿之前离京,本王岂能不遵,果然不出道衍所料,哼,本王倒想看看这个皇太孙允炆究竟是如何出色的。”燕王淡淡道。

    僧道衍确有仙风道骨之姿,面白若玉,看上去四旬左右,实则他的真正年龄不至此数,身罩淡青道袍,双目幽亮,喻人深不可测的感觉。

    此时他笑了笑道:“距离大寿还有大半年之多,就将王爷留在了京师,皇上胸藏玄机啊。”他话中有话,燕王自听的出来。

    潭渊性子最是火暴,不愤的哼了一声。若得燕王瞪了他一眼。

    “世美,明日你便启程北还,回去稳定军心,潭渊,火真随行。”

    张玉起身领命,恭敬施礼后归座才道:“王爷,京中各势力不可轻视,末将回去后会和高丽王取得联糸,让他派高丽第一高手‘幻神’安泰贤秘密入京协助王爷。”

    燕王点点头道:“听说这‘幻神’安泰贤乃是高丽国派‘幻宗’现任宗主,修为已至先天极境,若得此人之助,胜算亦当大增,令本王最失望的就是虚若无了,若非如此何须,,”他没有再说下去,眸中掠过了一丝杀机。

    “王爷放心,鬼王不会轻易参与任何争斗的,尤其是王党等事,他更避之犹恐不及呢,这次他选了允炆也实出我们意料之外,这个凌远山不知哪冒出来的,如今居然晃荡到江湖中了。”僧道衍插言。

    王真此刻道:“末将请令,愿往鬼府一行。”他看出燕王对虚若无动了杀机,故有此一说。

    燕王竟未答他,只是含笑望往僧道衍。

    僧道衍摇头笑道:“将军请归座,并非道衍说王将军没有挑战鬼王的能力,只是现在不是和鬼王翻脸的时候,另外就算闹翻亦不能明着去剌杀鬼王,谁不知王真你是燕王帐下虎将,这事若传出去,岂不叫天下人耻笑?”嘴上说的算客气了,实则将王真痛批了一顿。

    燕王亦是无可奈何的瞅了眼王真,此人神勇有余,眼光还浅,心内哼了一声,真是妄自尊大,不过忠心可嘉。鬼王若是你王真出马就可摆平的角色,他岂能看的入我朱棣之眼。

    王真多少听出了僧道衍的话意,老脸一红,邀功不成,反折了颜面,这是何苦来由。

    “时间不早了,你们都下去休息吧,高煦和道衍留下即可。”燕王道。

    众将起身施礼告退。

    “煦儿,如今左氏这步棋也不好走了,据报他们在暗中制造特殊火器,这事你办吧,查清楚些。记着,成大事不拘小节,但在对付左氏这件事上你还是要小心些,不为我所用者迟早将成祸患,你明白了?”燕王眼中显出枭霸气势,杀机隐露。

    “煦儿受教了。”朱高煦面色阴沉点头,都怪自已自恃太高,若是出征前先抽空将左氏慧瑶这贱妇痛干一番,何至落到如今给父王埋怨的地步,幸好老大亦追失了虚夜月,不然……。

    “嗯,你退下吧。”燕王淡淡道。

    高煦起身恭敬的应诺退去。他在燕王面前一向就是这么小心的。

    只剩燕王和僧道衍两人时,燕王才露出一丝阴沉的笑容:“凌远山的事道衍着令师多多上心,本王若承大统,定不薄待。”

    “王爷见外了,这乃份内之事,道衍已派师弟玄惊雨去请师尊出山了,只要方夜羽配合行动,凌远山不可能活着回来京师了。”僧道衍侃侃而谈,显出极大的信心。

    “若是席先生肯出山对付凌远山,他生存的希望却也不大,方夜羽这个人不可轻视,他既能和我们搭线,亦会在暗中和蓝玉勾通,在必要时扯我们后腿,怪只怪这庞斑太过难惹,唉。”

    僧道衍一笑道:“蒙人也只能给我们大明捣捣乱了,他们元气大伤,有些年无力做出南下之举了,等到王爷这边诸事尘埃落定,想怎么收拾他们还不是王爷你说了算吗。”

    “有道衍你助本王,何愁大业不成,他日登基,道衍你可将‘道祖真传’发扬光大,本王想看看谁敢来惹你这国派。”燕王露出深不可测的笑意。

    僧道衍脸上带笑,心里却不敢做如此想法,‘道祖真传’实是魔门两派六宗之一的真传道,由多年前分裂成‘道祖真传’和‘老君观’两支,但成为国派势会惹来‘静斋’和‘禅宗’的联手打压,可恨派内无有象庞斑一样的无敌高手,否则岂会怕他们。自已虽具不逊于师尊‘阴阳真君’席应真的修为,但仍和庞斑有段距离,根本抗不住这两大圣地的联手合击。

    只是燕王此时提出,自已如何驳他的面子,到时再应变不迟,况且这也未心就是他的心声。

    “谢王爷,道衍定尽力而为。”

    “目前京师我们不亦有所动作,一切等‘幻神’安泰贤到了再说,你可私下找高煦谈谈,叫他不可把事闹的太大,适可而止,过些天本王再去和鬼王见一面吧,目前还是避避嫌的好。”

    “王爷英明,鬼王府不啻龙潭虎穴,若是虚若无那么好摆平的话,他亦不会威风到现在了,即庞斑亲至亦不敢说十拿九稳。三十年前蒙古第一高手扩廓因他而殒,可见其的厉害。在圣上大寿前几日京师必会群雄云集,何愁没有混水摸鱼的机会。”

    “本王一直觉的这个凌远山身份可疑,只看圣上对他的宠纵就可见一斑,反倒是允炆偃旗息鼓,令人费解,其中定有玄虚,道衍你怎么看这件事?”燕王转了话题。

    僧道衍目中阴芒大盛,冷冷一笑:“道衍已猜到他的身份了,所以才会请师尊出山。他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倒罢了,关健是圣上和虚若无对他的态度,使道衍猜到了他的真实身份。”

    燕王何等聪明,虎目亦是一亮,有会于心。突然大笑起来:“嘿嘿,允炆你自寻死路,怪不得我这个叔叔了吧,这机会比上次清凉山的更好呢,哈,过两天本王还得和鬼王谈谈这事,这可是他一块心病呢。”

    僧道衍一皱眉道:“就是上次之后允炆才突变,凌远山也冒了出来,道衍总感是那鬼王耍的花招,这事对他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吗?若不是他故意放水的话,允炆岂能幸免?”

    燕王凝眸,也陷入了沉思。

    …………………………………………………………………………………………

    金石书堂。

    虚若无正和于抚云逗着我的小女儿玩耍,铁青衣,碧天雁亦在座。

    “王爷,青衣始终担心燕王会拿清凉山一事做文章的。您老认为此事如何处理?”铁青衣道。

    虚若王淡然一笑道:“朱棣是枭雄人物,和元璋如出一辙,表面虽是一付宽宏气度,其实不然,他心中猜疑顾忌甚多,若他和老夫爱婿宜地而处,那就不会是现在的翁婿关糸了,这事无论谁在允炆面前搬弄,他亦会置之一笑,要知当时和现在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形势,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若他看不穿此点,又岂配做我虚若无的女婿,哈。”

    于抚云亦对铁青衣点点头,她对我了解甚深,自是清楚我的胸襟气度。

    铁青衣倒是一怔,但想想过去相处和所见,确实是那么回事,亦不由笑了,他不担心才怪,当天就是他把允炆扔下山的,若不是他允炆怎见的到鹰缘,允炆若知晓,定请他大吃一顿。

    “抚云,这几天谁跟着慧瑶呢?”鬼王道。他已将此女收做了义女,少不了关心。

    “千娇和婵儿,忙过这阵子她们还要去江湖找您老的贤婿呢。”抚云答道。

    “实力略浅单薄,若是隐藏势力暗中向她们下手的话,可能有危险。”鬼王虑道。

    抚云一笑道:“您多虑了,菁儿临走时抛出了底牌,阴癸派三大元老护法都隐于飘香茶楼呢,这会儿的任务就是暗护她们三个,以她们的实力,您老亲自出马能有多少胜算?”

    “哈,唉,我那贤婿确是有本事的人呢,连阴癸派也给他搞的死心塌地的,若是‘血手’厉工知晓的话,不知会不会重新‘活’过来质问菁儿一番,哈。”

    书房诸人无不大笑,气氛甚是融乐无比。

    各位读者大大,看完了不要忘记给我砸票,你的肆虐是我的动力,浮沉不会上大家失望的。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