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二章 自成一脉
    碧波万倾的平静湖面上,一艘巨舰象天上落下的雄伟宫殿般稳稳停在水中。

    泛着幽幽青光的舰体显示着它坚韧的生命力,象是在告诉世人那是钢铁的混合物,巍巍耸立于舰台上的塔形舰楼一层层向上收缩,竟有九层之高,最高层上的建筑赫然是一广殿式的木结构,楼高是其它层楼阁的一倍有余,油金涂彩,雕龙刻凤,檐角倒卷,殿顶圆锥之尖直插云天,气势磅礴,令人望之不由心摇神颤。

    这是千百年来从未在水上出现过的活体奇迹。它同样为舟船的制造翻开了全新的历史。

    这九层高的舰楼主体都是由钢铁混接而成的,而大部分建盖材料都是坚如铁石的红松木,下面三层完全钢铁堆建的基底,上面六层才是真正的楼阁。每上一层,楼阁便缩小一号,到九层时只建一楼,尽显其孤高不群,君临天下之雄姿。

    同样第九层的舰台也显的甚为宽敞,前后两面都余有大幅空间。

    这层舰台的前边另建有一处雅秀无比的小亭,比起主建楼阁显得单薄而脆弱,很是渺小,但这里却是虚夜月诸女呆的时间最多的地方。

    小亭内的设施诸如桌椅等无不是固定于舰板上的死物,任巨舰在江海之中摇荡晃摆也不能动其分毫。

    这艘巨舰耗费了我不少财力心血,年余时间里动用万多人投入这项工作。但它却用处不很大,行速甚慢,对于我这个未来的皇帝来说,这也算不上什么奢侈品,尤其它推动了制造业的新兴,剌激了民族的发展,奢侈就奢侈一回吧。

    舰台小亭中,诸位美女神态各异,却同具醉人的风情。这刻的虚夜月正手舞着刚刚由迟奎拿回来的鹰刀,硬追杀龙猛。

    这娇娇女自进入先天之境后越发对武学发生了兴趣,庄青霜和沈紫绫给她的热情所感染,同她一起疯。

    开始时我老给抓去练手,对着她们时我只会想到另一种战法,对舞刀弄枪提不丝毫的兴趣,就这样仍给她们虐待了两个多月,后来没法子,便将龙氏兄弟每天白日的时间交给了她们。有时龙氏兄弟有事来不了,她们便向史兰香或宋菁下手。

    在登舰出京后,虚美人儿更闷的发慌,成天缠着龙氏两兄弟大打出手。这二人都是天生的猛将,龙威使一双粗若手臂的雷公鞭,龙猛则是一对锯齿鬼头刀,这两种武器都是他们自行设计的,玄铁打造,沉重无比,正合他们刚猛的武路。

    有这样的高手和三女对练,使她们进展神速,三女都是跨入先天境界的高手,实力绝不容忽视,如一开始龙威尚能以一敌二,但一个月之后就不行了,即便施出浑身解数也挡不住二女联手之威,能强撑十合已属不易了。

    但在这样的剌激下,龙氏兄弟的进境同样迈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以我的估计,他们虽不是里赤媚这个级数的对手,但里赤媚若要搏杀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当付出惨重的代价。

    而我亦在闲暇时和黄敬天或迟奎,宋菁,史兰香松活筋骨,实则同样是一个目的,‘以战养战’。

    直到那次黄敬天和迟奎尽力一战后我才真正的看到了他的实力,本来我一直以为黄敬天会比迟奎略逊一线,哪知完全不是这回事,二人竟杀的旗鼓相当,难分高下。敬天那把象鼻子大刀真有鬼神莫测之威,狂猛刚悍处较龙氏兄弟尤有过之,轻盈飘柔处绝不在阴柔的宋菁之下。

    我在朱雀桥受袭之后同样加强了自身的修练,由于一直未有自已的一套功法,所以修为时强时弱,不能有一个明显的定位。

    数月来,我在一次次养战磨历中终创出了属于我的绝学,纳天地能量的吞天吸地大法,可于瞬间将这能量转换成无坚不摧的凌厉劲气,其精纯度远远胜过人体自修的真元,而我亦不需要任何兵器,或许随处得来的一根枯枝就能胜过干将莫邪,于是,我给自已武功定了几个名:掌为‘乾坤法印’,指为‘苍穹指剑’,拳为‘破天碎地’,脚为‘裂海崩山’,身法为‘虚迷幻影’。其实修为到了我这种境界,身体任何一个部位都可致人死命,如头,肩,肘,背,腰,臀,腿等无一处不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利器。

    在和他们养战中,我无有竭尽的精元劲气来源成了我以立于不败之地的最大保障,全身万千汗毛孔和肌肤本身,随时随地的为我补充着消耗的精纯劲气,而于实力相当的对手相搏,速度和耐力成了致胜的关键所在。

    就在两月之前,我做出了大胆的尝试,让黄敬天和迟奎联手对我发动猛攻,不遗余力的放手一搏,那一战绝对惊神泣鬼,天昏地暗。

    清凉山顶某处在那一战后留下了狼藉一片的战场,方圆三十内树木横飞,沙石满天,连地面都给我们的劲气揪起了尺许深。

    ‘印’‘剑’‘拳’‘脚’‘影’五为一体的旷世奇学终于在我惊人的高速下发挥出了其应有的强横威力,任何一击都带着雷霆万均的力道,而且越战越勇,体内转换成劲气的能量也越来越精纯。可以说我在‘身’的修行上几近先天大圆满状态,只等‘心’和‘神’的状态提升至与‘身’同一水准时,便可臻至真正的先天极至大圆满境界,从而进窥‘天人之道’。

    那一战让我惊奇的发现我居然变了无有疲惫的战神,无穷无尽的能量和越演越快的奇速是我变为战神的基本需要。若失去它们的支持,我亦能强过迟奎或黄敬天一线而已。但有了这两项要素的支持,二人在联手之下也撑不住我*般的攻击。

    这其中的关键处在于,他们的精力必竟是有限的,有新旧力源交替的空隙,和耗损过巨无以为继的缺憾,也就是说我可能倾刻间发出一百掌或一千掌,力道只会越来越强,而不会减弱分毫,而他们或许能接下前十掌,或几十掌,甚至上百掌,但这种损耗他们是补不起的,人力绝无法和无有穷尽天地之力相抗。另外我的速度完全可弥补新旧力源交替的空隙。

    一月前,我再次接受了全新的考验,这次不光是黄,迟二人,还有龙氏兄弟,宋菁,史兰香等四人。

    以我的奇速和不竭体力在六大高手的合攻下,明显处于了绝境中,六人加在一起的速度比我快了一倍,三合不到我便得认输了,太恐怖了这六个人。

    为了激发我的速度潜能,每夜我都要和六人来一场大战。

    一个月下来我可在六人合围下勉强撑过数招,能做到这一点,靠的完全是我的速度和无有竭尽的异常体力,这六人同时出手的一刻能攻出五十六刀,二十四鞭,七十八掌,三十六腿。也就是说我要在一出手又得接下一百九十四击。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有生还的机会。庞浪亦不会有十分的把握,除非他们达到了拦江之战时,能吸纳天地间力量的那种天人至境。

    看起来我似乎达到了那种境界,其实不然,我虽能不停的吸纳天地间的力量,但我身体内的力源蓄存量仍限制在‘人’的阶段,虽已到了人的极限,却仍没踏出与‘天’合二为一那一步,这一步就是我和庞斑浪翻云的差距。

    拦江之战时他们的修为已到了颠峰状态,时间或力量在他们看来已经消失,完全到了拳出即到,剑动便达的扭曲时间和空间的奇异境界,力量同是来自天地宇宙间,无分彼我,难量高下,谁也不可能杀死谁。

    就目下而言,以我的状态和所倚持的奇功绝艺,庞斑当面我亦无惧之有呢,他虽迈入了天人合一的进境,确未走至尽头,这条路何其漫长,力源不可达到不竭的地步,就算速度仍快我一线,却绝无杀死我的可能,此消彼长之下,我完全能倚仗所长弥补不足,由于我神奇的功法,一只脚等若踏进了天人境。强如庞斑亦要望我兴叹。至少我比赤尊信更有把握逃离魔手。

    也可以说我此时的准确定位是高过里赤媚这个级数的高手一线以上。速度上我不敢说是否超过他的‘天魅’,但不竭力源上可稳稳吃定他。这也是我高出他一线所倚仗的东西。从另一方面说他在黄敬天和迟奎联手下生还的可能性不大,论二人的实力或许低了他一线,但合之绝对令他受不了,当然这可能会付出很重的代价。(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