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七十八章 阴风楞严
    片刻的工夫,阴沉瘦高的楞严傲然步入了大堂。

    “:卑职楞严见过汪府尹汪大人。”论品职,楞严当然没北平府尹高,人家是正三品大官。

    但是论实权,这楞严可比他这个府尹强多了。

    汪怀不敢怠慢,上前迎道“:楞统领来的正是时候呀,本府刚才还在和曹统领谈大人呢,说曹操,曹操就到,呵呵,快请入座,一路上舟车劳顿吧,,来人,给本府备筵,为楞大统领洗尘。”

    他此刻倒不忙,对楞严大献起殷情来了。

    跟随楞严身后进来的是一位气势非凡的汉子,背插双矛铲,一脸的冷酷肃杀之色。

    楞严一摆手,不客气的坐下,“:曹善礼,到底怎么回事?锦衣卫什么时候来的?”刚才他已听前去相接的人大该说了些这边的情况。所以心中了些底。

    曹善礼忙将昨天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属下搞不清锦衣卫是什么意思,他们态度强硬,似有所恃,所以,,”

    楞严打断他道“:不用说了,本座知道了。既然他们想越权,就由他们好了,圣上面前本座自会参他们一本,哼,”他心知徐辉祖的事不可能暗中下手了,但在锦衣卫手中也好,若是徐辉祖被害,亦和自已扯不上关糸。

    到底是谁派来的这批锦衣卫呢?叶素冬?顾长风?蒋瓛?抑是那凌远山?

    后者的可能性应是最多,他自恃有殿下撑腰,又有鬼王这靠山,一路封候进爵,可谓风光透顶了。

    哼,你既然来插一手,就再让风光一回,看你是否顶的住。

    楞严脸上闪过一色阴冷的笑意,抬头对曹善礼道“:余党可曾拿获?”

    “:正在搜捕中,全城戒严日日搜拿。”

    楞严一皱眉,转首对汪怀道“:汪大人,卑职认为有必要悬赏拿人,不知大人以为如何?”

    “:楞大统领既有此意,本府立即派人张贴告示。”

    “:如此有劳大人了。”

    听完了孙祥的简短汇报,我却心头一震。

    楞严来了,看来自已的计划又流产了。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此人阴险狡诈,也不知和那陈贵妃有没有勾搭上,而这陈贵妃实是色目人的后裔,精通混毒之法,她是否和卓敬宣有关联,现在自已也说不准。

    送走孙祥之后,我忙传音给抚云,叫她回来。

    这美人儿以为要行动了,所以找了个借口便脱身回来。

    “:夫君,要行动了吗?”

    “:恐怕我们又得转变策略了,”望着她不解的眼神,我续道“:孙祥刚才来报,楞严来了,还带来一位高手,如我所料不差,那个人应是黑榜上名人的矛铲双fei展羽。”

    抚云也柳眉微扬,显是没想到楞严的速度如此迅快,“:夫君,楞严此人奸诈狡猾,不好应付呢,我们须从长计议一番了。”

    “:楞严一到,北平府即贴悬赏告示,抓捕余党,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这楞严许以重诺,立头功者,将录用东厂侍卫,这可是重诱哦。”

    抚云也得承认这楞严的高明之处,他这招等若激起了无数江湖中人的功利心,能成为东厂侍卫,可比江湖上刀头上打滚强多了,背靠官府,再无顾忌。

    “:夫君,你是担心那个碧海门的叛徒出卖平杏小?”

    “:不是担心,是十有八九,那个姓陶看得出是个野心勃勃的人,怎会屈居人下,有这样的机会,他会放过吗?而且此人心智非常深沉,定看穿了平杏小和什么人在一起,只从平保儿和徐辉祖的关糸他就推断出一个大概来,我们得及早应对,否则楞严真的寻上了门,那就迟了。”

    “:夫君的意思是和徐夫人开门见山?只是怕徐夫人,,”

    我苦笑道“:怕也没用,我们先过去和她们谈谈吧。”

    在抚云的引领下,我这无用的书生再次出现在徐夫人三女面前。

    在她们不明所意的目光中,我对着徐夫人一躬身道“:伯母,事关紧急,小生无意中听到了这位阮女侠同门一位姓陶的师兄的谈话,说什么幽天门之类的,还说若能将阮女侠献给幽天门李门主就是大功一件什么的,后来又说这位平姑娘有可能救了什么重要人犯的党羽。”

    三女面色都为之大变。阮燕娇更是突然发难,奇快的出剑的将我制住,剑锋压在我脖子上,冷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陶师兄岂会害我们?你这小人竟来挑拔离间,快说,到底受何人指使而来,不在别怪本姑娘剑下无情。”

    我倒是真的吓了一跳,这女大侠反应还真是快。

    那边的平杏小趁抚云吃惊之际,亦出剑架在她粉颈上,冷笑道“:原来你们居心叵测,本姑娘早应看出你们不是好人了,晴天白日在房中宣淫,快说,不然宰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我真是哭笑不得,尴尬的望了眼抚云,她却装出害怕的样子等我继续表演呢。

    “:小生所言句句属实啊,那姓陶的还和一个幽天门姓王的在一起,刻下正住在这个客栈中呢,本来小生也觉的是江湖恩怨,可是刚从外边回来时看到了满街贴的告示,悬赏拿人呢,所以想来提醒三位一下的,女侠你不会这么不分黑白吗?”

    “:闭嘴,小贼,还敢花言巧语,,就算如此,你又怎知我们中有在逃人犯呢?”

    “:那姓陶的都说了啊,说这位平姑娘的哥哥是什么真定府的指挥佥事,那姓陶的还说这事万万不可让他知道,否则真定再无他立足之定了,还推测平姑娘来这里定是救什么人的,不然也不会叫阮女侠来了,还叛断你们势单力孤什么的。”

    “:啊。”这下二女和徐夫人都大大吃了一惊。

    架在我们脖子上的剑全垂了下来。

    阮燕娇眸中露出无边悔恨的神色,恨恨的道“:我说门中许多事怎么都给幽天门的李逸峰晓得了呢,原来是陶先立这个叛徒。”

    平杏小也道“:师姐,我早和你说过,陶先立这个人最会巧言令色了,说不准师傅还是他害死的呢。”

    阮燕娇又是一震,面色变的苍白无比。好似真给平杏小说到了什么似的。

    徐夫人此时发话,“:那么两位又是什么人呢?为何对我们的事如此关心?”

    她这一问,让松了戒心二女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剑。

    我心中实是好笑,这两个美人儿江湖经验太次了吧,警觉性太低,对被她们怀疑的人一松一紧的,搞什么嘛,换个人早完了,幸好老子在演戏。

    我摇头笑了笑道“:其实小生夫妇来北平府的真实目地,正是徐夫人。”

    三女大惊。剑剑相架,我和抚云又成了俘虏了。

    “:你们知道我是谁?”徐夫人道。

    “:我们算是误打误撞吧,只是小生也觉的那陶先立推测的有理,所以才冒昧闯进来求证。”

    “:你夫妇欲意如何?”

    “:如小生所料不差,那陶先立必会去告官,以此做为进身之阶。”

    “:你不要胡说,陶师兄怎么会是那样的人?”阮燕娇仍似不信。

    我冷笑一声,道“:信不信在你,其实姓陶的心性如何,怕是只有你最清楚吧?怎么?破坏了他在你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吗?”(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