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五十八章 美女心结
    我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老人的博大胸怀。

    “:小婿此后当可下猛药了,定要在那危机出现之前将她完全救离苦海。”

    “:哦,很是有趣,”鬼王大奇道“:贤婿口中的危机何指?”

    我从容笑道“:我这云姐姐一修绝艺列入黑榜,岳丈认为有此可能吗?”

    “:绝对强过莫意闲,谈应手之类利欲薰心之徒。”

    “:那就对了,如此推之那伤了她的人定在她之上,纵不是黑榜中另几人之一,也是不次于他们的人物吧。”

    鬼王赞许的点头,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老夫告诉你,他就是盗霸赤尊信。”

    “:那该更应了小婿的推论了,盗霸一生纵横,嗜武如狂,心志坚卓,而他这一生追求的东西又怎么可在人世间的男女爱恋中求得呢?”

    “:好,说的好。”鬼王目中精芒暴现。

    “:魔师隐居二十余年多了,以小婿保守的估计,近两年之内他必复出,黑榜群雄首当其冲,以他顺生逆死的性子,结局不言而喻,以赤尊信的威名地位,不屈个性,岳丈以为此人会屈服在庞斑淫威之下吗?”

    “:断然不会,此人宁可战死,绝不偷生。”

    “:对了,那么岳丈你说,若这一切发生,云姐仍牵挂着他或不能忘情于他,其后果会怎么样?”

    鬼王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深深盯了我一眼,惊异之色明显之极,半晌才点点头道“:贤婿果有远见,老夫亦知道这个可能性,却没想去主动的改变它,或是因为老夫不是那合适人选吧,哈,,小子有你的,,年青人中有你这样思维的不多了,月儿得如此夫婿,,老夫甚慰,贤婿只管放手而为吧,云儿虽长你十余岁,但这并不是你们间的距离,哈,,想我虚若无的好女婿又岂是红尘中的庸碌之辈,能让她享人世亲情欢爱,老夫是不计后果,不问手段的,哈,,”

    好一个虚若无,果然是非常之人。

    “:这一点岳父可放心,只要是您老的女儿,有几个小婿就想要几个。”

    “:哈,怪不得月儿叫你坏人呢,名符其实,好啦,从明日起,老夫闭关百日静修鬼火寸心,看看能否突破十余年来裹足不前的境界,府中之事你一切可和城冷相商,这小子真正实力不在青衣天雁抚云之下,心智高绝,将是你之臂助,另外两个女儿给老夫照看好了,少了根汗毛的话,唯你是问哦。”

    我起身施礼道“:想伤害她们就得从小婿身上踩过去,否则天王老子也办不到,在此恭祝岳丈百尺竿头再进一步。”

    “:你小子是天降之福将,有你这吉言,老夫想不进也不成了,哈。”言罢洒然朝里行去。

    我心中的喜悦非是笔墨可形容于万一的。

    于抚云的事已无复往日的那般复杂了,变的单纯多了,鬼王真是智计百出,仅耍了小小一招,就将好多束缚人心的东西抛得老远,我不佩服都不行,在此之前我可未想过这么一个变化身份的妙计能带来如此多的好处。

    很快我便奔回了月榭。

    我知楼中虚美人儿正缠着于抚云呢。

    心头一动,扯开嗓子道“:月儿,老子来了。”

    这美人儿飞快的溜了出来,低声对我道“:快去吧,再迟回些人家都要留不住姐姐了呢。”

    “:乖宝贝儿只管回房沐浴,最好是光着屁股等老子来找你好啦。”我淫笑道。

    虚美人儿大羞,却喜欢的搂紧了我的脖子,亲了我个嘴儿,道“:你要快点哦。”言罢终敌不过我色芒暴涨的眼神转身逃回了二楼闺房去。

    我入的中厅,转过回廊,往后边绕,正碰上从西厢出来的于抚云。

    早在月儿缠她时就知没好事,但却知道我唯一的借口是来求她答应坏月儿贞操的事。

    没想到还真是作蚕自缚呢。竟给他这个借口,而这个得寸进尺的家伙今天却将自已拔撩的心神大乱,以致在鬼王面前曝了光。

    更给鬼王看出背后的真相,而给自已改了身份,如今名义上的丈夫变成了义父。

    义父的意思自已当然看的出来,他不仅不反对,还鼓励自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刚才那一嗓子喝的月儿固然心喜,自已却心慌难禁。

    月儿去后,犹豫再三决定偷溜,哪知一出门就撞到了枪口上。

    于抚云的心慌神色,我看的一清二楚。

    “:好姐姐,你救救小炆吧,”我一脸苦相趋至她近前。

    这美人儿一听,眼中竟奇快的闪过一丝失望,瞪我一眼道“:有屁就放。”

    我丝失望会是怪我没调戏她吗?除此之外我是找不到更好的解释了,心下狂喜,没想到这美人儿对我竟有如此期望,实没负了老子对你一往情深啊。

    在这刻我有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好姐姐,若你救了小炆,小炆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我朝她投了深深一眼。

    “:哼。”于抚云避开正面和我相对,侧身转对廊外园中的花草,“:你不就是想坏了月儿的贞操,既然月儿亦是急不可耐,抚云又何必做那恶人呢,这下你满意了吧?”

    我笑了笑道“:谢云姐姐高抬贵手了,那个天大的秘密你可要听好了啊。”

    于抚云确实有些心慌慌的感觉。

    我一字一顿道“:小炆爱上云姐你了。”

    于抚云如中雷击般,娇躯巨震,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回首骇然望向我。

    半晌才道“: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非常的清楚,只怪造化弄人,头一脸见到抚云你,我便知今生再也忘不了你了。”

    于抚云这刻感到自已是多么的软弱,眼中竟淌下清泪。

    我不容她后退,伸臂将她揽入怀中。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摑在我脸上。这并不能让我做出让步,对于一头色狼来说,实是比抓痒还不堪。

    “:真是舒服啊,,再打一个好吗?抚云,你好象未尽全力呀,舍不得吗?”我笑着,一双眸子射出浓的化不开的深情注入她眼里。

    于抚云娇躯震颤,虽给我搂的甚紧,她却用一手撑在我胸前,做梦也想到我会这肌直接露骨的向她示爱,而这句话更破入了她层层伤痛裹着的脆弱心灵。

    “:你可知抚云心中还藏着一个人?”

    “:我只知道抚云不能对我无动于衷,所以容忍了我无耻的挑逗。”

    “:那么在你眼中,抚云定是个淫荡的女人了?”

    “:身在红尘万丈中的女人,淫荡人是某一时刻表现出来的一种情绪罢了,做为男人就一定要读懂心爱女人的心思,或许抚云心里藏的那个人不太懂女人的心思,又或不屑去懂,但我绝对是此道中的高手,正如月儿所言,我是一个淫棍,一个彻头彻尾的淫棍。”

    “:爱上一个人之后,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忘记的,你可以容忍一个心里想着另一个男人的女人睡在你身边而无动于衷吗?”

    这美人儿的话针针见血。

    “:忘不忘和爱不爱是两回事,不爱一个人之后并不一定非要忘记他,为何要钻这个牛角尖呢?这难道也要成为一个不能再次获的爱的借口吗?这对爱你的人公平吗?你宁愿去缅怀那个伤你的人,也要去伤那个爱你的人,你想过他的感受吗?”

    于抚云心中一颤,复杂的神色现于眸中,却望着我道“:如果我对那个爱我的人没有感觉呢?难道也要顾及他的感受吗?”

    我面色惨变,难道我真的错了吗?

    于抚云目睹我的变化,却硬是横下心自若道“:你走吧,你不会了解抚云的。而且抚云的真实年龄已经三十四了,足可当你母亲了。”

    我象斗败的公鸡,失神的松开搂着她的手,没望她一眼,便转身走了。(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