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三十一章 蓝党秘闻
    这位刚给晋升为指挥佥事的新宠意气风发,再听了妹子的奇遇,越发心潮滚滚,目中透着掩不住的喜色。

    “:锦衣卫指挥佥事蒋瓛参见殿下。”

    我忙拉起他笑道“:大哥,一切俗礼我们不忌,我现在的身份是凌远山,切记。”

    蒋瓛点头,他也是开明之人,豪朗的一笑道“:那蒋瓛就先当这个便宜大舅子了。”

    “:如此甚好,菁儿,着人在三楼监视左府的动静,一有变动竟快通报。”

    “:奴家明白了,这就去。”她笑盈盈的转身出去了。

    “:大哥,关于蓝玉的情况,你此时掌握了多少?”我开门见山。

    蒋瓛自知我身份后已彻底扭转了他的策略,沉声道“:这凉国公早有谋逆之心,只是苦于找不到机会,此事牵连甚广,涉嫌者候爵就达数人之多,各各手拥兵权,再加上吏部尚书詹徽,户部侍郎傅友文等,声势浩大,骇人听闻,兄虽有些证据,但不敢轻易给皇上呈禀,圣意难测,很可能由此惹来杀生之祸呀。”

    我听的大是点头,以朱元璋的为人,极有可能将蒋瓛杀之灭口,他不会做没把握的事,否则岂容蓝玉妄自尊大,目空朝野。

    “:大哥切记,此事由我来处理吧,皇上在位一天,蓝玉都不会有机会谋逆,待时机成熟,我们可制造机会给他,可一举除此心腹之患。”

    “:兄定全力相助,唯远山马首是瞻。”这无疑是向我表白心迹。

    “:蓝玉想暗中谋逆,在京城制造事端,以引发内乱,左氏将是他一张王牌,而大量的火yao更是不可或缺的压箱秘器,只要我们拿下左氏,蓝玉将有力难施,詹徽傅友文更不足为虑。”

    蒋瓛道“:听妹子说,远山手中不是正掌握着可一举拔除左氏的重要证物吗?何不就此一劳永逸呢?”

    我为之苦笑,道“:大哥,没那么简单的,谁不知左氏在威武王护翼之下,拿他们开刀,不啻于向威武王示威,就是皇上也要顾忌这虚若无的颜面,矛头若对着左氏,和直指威武王几无差别,这开国元老岂是坐以待毙的主儿,那时内乱一起,蓝玉又怎么错过机会,别望了还有个野心勃勃的燕王朱棣在虎视眈眈呢。”

    蒋瓛至此再无话说,眼中却对我的深思熟虑大为钦佩。

    这皇太孙怎会变的如此精明?更于数日之内就搞定了我的妹子,真是人不可冒相,海水不可斗量呀。

    “:那以远山之见,兄目前何事可为?”蒋瓛在向我请命呢。

    我略一沉思,是该向左氏施压了,“:大哥下午就派人去左氏那里仔细查验他的来往帐目,核对火yao买卖购卷,给他些压力,在事情没搞定之前,天天骚扰。”

    蒋瓛笑了笑道“:明白了,还有一事远山可在心里有个底,蓝党中景川候曹震的宠妾是妹子安排的内线,曹震是蓝玉得力悍将,忠心不二,极受蓝玉看重。”

    我大喜,点头道“:詹徽和傅友文身边可有这样的人?”

    “:詹徽隐匿太深,若不是远山你相告,我还未查觉到这个人呢,倒是傅友文身边有咱们的人。”

    “:如此甚好,蓝党之患现在无甚大虑,我们还有充分的时间,另外大哥记着,若有急事若是你锦衣卫都不便出面的事,你可往我府上找黄敬天,我现在手里掌握着六千铁卫,过两天我安排你们会一面。”

    蒋瓛大喜,又聊了些关于奸相胡惟庸的朋党之后,他才告辞离去。

    我舒了口气,是该去拜见鬼王虚若无的时候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叫左慧瑶这美人儿将他拉下泥潭。

    我回到府中,变回了允炆的身份,庄青霜欢呼一声,但心底那丝落莫未逃过我的锐利双眸。

    搂着这天之娇女的纤纤细腰,我欲念大动,手不由自主的滑落在她丰臀上把玩。

    这已是熟妇的美女仍十分娇羞,却乖巧无比的依在我怀中任由轻薄。

    “:霜儿有心事,快快道来,休想欺骗你火眼睛睛的夫君。”

    庄青霜神色一暗,旋又开心的一笑,“:哪有呀,夫君有事去忙吧,霜儿会有什么心事呢。”

    我故意一板脸孔道“:你这小屁股想开花了吧?是不是真要你夫君剥了裤子赏你十个大巴掌才肯说呢?”我的手加大了揉捏力度。

    这美人儿不堪剌激,发出娇细呻吟,想起那一夜的疯狂,她更是羞的满面红潮,呼吸急促的道“:夫君,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人家自已呆在这里,有些无趣罢了。”

    我恍然大悟,昨夜未归,这美人儿当然有想法了,初识男女欢爱滋味的她自已躺在冷床上当然会想入非非了。

    无形中我成了薄情郎。

    这美人儿出身正道,家教亦不同,若把她和菁儿放在一起,大被同眠她可能一时接受不了,但这条路迟早要走的,以后女人多了,我不可能光着屁股这屋进那屋出的,一张大床全摆平,这是最好的办法,不偏不向。

    既然这样,还不如让她早些适应呢,想到此处,我笑道“:是为夫不对,冷落了我的霜儿,从今天起定时时刻刻带着我的宝贝儿,不过丑话说在前边,一切你都得听为夫的安排,若是抗命,家法侍候。”

    一听我不会再把她自已留在这里,美人儿喜翻了心。用力的点头,眼眶都湿了。

    我怜意大生,这女人可真是水做的,“:嗯,,这样,,宝贝儿,,为夫先去一趟鬼王府,掌灯前一定回来接你,你最好化一下装,易容也行,庄青霜现在不宜抛头露面,明白了吗?”

    庄青霜似乎没听见一般,怪怪的看着我,道“:夫君要去找虚,,虚丫头吗?”

    我一怔,苦笑道“:霜儿啊,这么早就吃醋了吗?”

    这乖乖举起了粉拳,却没有落下,娇羞的道“:人家哪有啊,只是随便问问嘛。”

    我大笑起来,伸手在她吹弹可破的嫩脸蛋上拧了一把道“:今天晚上有的醋让你吃呢,留些肚子吧。”笑声中,我亲了她一口转身逃掉。

    城西,通往清凉山的道上。

    我悠闲的踏风而行。

    一尘不染的雪白薄衫显我的气质变的深不可测,更象似一位出世的先贤。

    一路上惹的不少过往行人对我行注目礼。直到转上了直趋鬼王府的斜道,才摆脱了世俗中的种种目光。

    除了拜访鬼王府的人,一般是没人敢踏上这条道的,即便是横行无忌的锦衣卫,嚣张无比的厂卫也不敢在这条路上放肆。

    威武王虚若无,完全以超然于朝庭之外。朱元璋的霸业若不是有威武王之助力,现在是怎么一个局面都很难说呢。

    这超卓的人物一生纵横,算无遗策,相法如神,实有鬼神莫测之机,以燕王朱棣的自负和雄韬大略,在他面前亦要执弟子之礼。

    而在江湖中,‘鬼王府’又称‘无心府’,是‘三大邪窟’之首。而鬼王虚若无更是超然于黑榜之外的超级高手,若不是受了朝庭进封,黑榜排名肯定要重新改写了。

    我心中荡一股激情,即将与这超卓人物会晤,这一刻我期盼已久了。

    这条青石铺就大道上,只有我孤单单一个人行进着。

    道路两旁的参天松柳在微风中发出啸鸣。

    远处,一阵急促的蹄声在我背后响起。(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