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二十六章 封候进爵
    西宁道场。

    庄节,沙放天,叶素冬三人围坐书房之中。神色都异常之凝重。

    可谓屋漏偏逢连阴雨,昨天青霜刚失踪,事情还未有任何眉目之际,上午皇上就降了圣旨,调任叶素冬为御林军指挥使,革去了锦衣卫指挥使之职,明升而暗降。

    难道这两件事相互之间有联糸?如果没有为何如此巧合?

    三个人想了半天不得其因。

    看来西宁派是要失宠了,这刀子是在背后捅的呢?

    这些年来,以叶素冬的为人处世,也不曾得罪过谁呀。而锦衣卫的横行无忌,是一向如此的,倒不是叶素冬刻意为之。

    “:三弟不必心灰意冷,我们对皇上忠心一片,他岂有不知之理,或是目前迫于某种原因才这么做吧。”庄节此时除了安慰师弟也想不出别的说辞了。另外宝贝女儿还没着落呢,真叫人心烦意乱啊。

    这多年来,今次的事可算的上是西宁派最最倒霉的事了。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叶素冬如果说没有一丝落莫也是假的,但他心胸一向广阔。

    “:师兄大可放心,小弟的为人你还不知吗?我是担心霜儿,再失去了锦衣卫的相助,将对我们行事大大不利呀,唉,西宁派这数十年来从未落入过如此的被动之中。”

    这刻老叟沙放天却道“:二位贤弟,以你们之见,霜儿的事会不会和上次吏部尚书詹徽提亲遭拒的事有关呢?”

    庄,叶二人一楞,以吏部尚书的为人,不至于如此阴险吧?

    不过这人却也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之一,谨身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入了内阁的参政之人在皇上身边说话自有其一定的威信可言。

    “:谁有说的上来呢,不过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只是那詹徽之子实不是个可托终生之人,若詹徽一朝失事,霜儿可有苦受了。”叶素冬道。

    “:是啊,京城中的几位花花大少,他绝对是其中之一,整天的花天酒地,醉卧秦楼,难成大器,我这个做父亲怎能为了权势功名让女儿受累呢。”庄节不无感慨的道。

    “: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霜儿再说吧,他们要的是这份帐目,断不会伤了霜儿的性命,只是,,唉,,怕霜儿贞节难保了。”叶素冬眼眶有些湿润。

    一说到这个问题,西宁三老无不疼心。

    在庄青霜的房中明显有未散尽的销魂香余味,这种江湖中骇人听闻的绝毒淫药三老当知其厉害。

    而这刻庄青霜的母亲庄夫人早哭晕了数次了。

    “:人道患难见真情,我叶素冬一朝失势,蒋瓛和顾长风仍能全力运用手中的职权相助,实是难能可贵呀。”

    “:不错,你这明升暗降,任谁也看的出来是失宠于圣上,他们仍冒大不违相助,都是值得相交的血性汉子啊。”沙放天沉重的道。

    正在三人无计可施之际,外边传来了紧促的脚步声。

    三人不由一震,难道掠走霜儿的对头有信传来了吗?或许这是他们最关心的头等大事了。

    一弟子迭迭撞撞进了书房。

    “:师尊,两位师叔,快快去前厅接旨,聂公公亲自来宣旨了。”

    三人大震,却不知是福是祸。

    前厅堂上,香案已布置齐备,以叶素冬为首的十多个西宁派高手跪倒一片。

    聂庆童面带微笑展开了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御林军指挥使叶素冬无私为国,忠心一片,其志可嘉,特此进授忠义候爵位,兼领锦衣卫指挥使一职,望卿再接再励,勇建新功,钦此。”

    “:臣谢旨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叶素冬此时心胸之中翻江倒海,不能自已了,如此之荣殊,简直是不敢想象。

    直到接过圣旨仍如在梦里一样。

    庄节和沙放天也被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弄的头晕晕不知天南地北了。

    三人将聂庆童请进了内堂看茶。

    “:叶候爷,恭喜了,这么大的事也怎么不找和皇上说呢,弄至这一天之内连下两旨,实是古无前例呀。”聂庆童笑问。

    西宁三老却有点搞不明白。

    叶素冬亦是满头雾水,“:公公,所言之事指哪件?叶某不甚明了,还望公公赐教。”

    聂庆童一楞,望了望眼前这三个人,都一是片迷茫期待之色,不由心中一动,难道这庄青霜竟未和他们说起过和皇太孙允炆的事?看他们的表情确是如此啊。

    聂庆童再度笑道“:呵,原来都给那精灵的丫头瞒过了吧,今早皇上传允炆殿下觐见,问起殿下对进封叶候爷为御林军指挥使时有什么看法时,殿下没有表态,却向皇上说他和庄青霜已私定了终生,后面就不用洒家详述了吧。”

    “:啊。”三人同时吃了一惊。

    直到聂庆童去了半个时辰后,三人仍坐在内堂发呆呢。

    这事到底是怎么弄的,难道昨天掠走霜儿的会是殿下的人?可是他没这个必要吧,谁不知他这储君地位,朱元璋百年之后,肯定是他继位的,他不会这般不智,暗中谋逆吧?

    不过如今这一手可是将西宁派和他的利益牢牢锁在了一起。

    叶素冬能进级封候,兼掌锦衣卫完全是允炆之功呀,不论是谁在背后下刀子,也不及允炆在朱元璋心目中的地位。

    对啊,既这允炆若是背后主谋又何苦这般做作,岂不是多此一举吗?

    三个人百般论证,却不得其解。

    这刻,一弟子再来报,皇太孙遣来人送了一封信,要叶素冬亲启。

    三人并头齐观,竟是庄青霜之亲笔所书。

    大意是,叫家人放心,昨夜遇险,危难关头,殿下允炆恰逢其会,救了她,只是她现在却和允炆有了夫妻之实,具体经过未写,最后却要叶素冬亲自去一趟恭王府密议。

    三人看后惊疑不定,是不是允炆玩的手段,现在还不好说,只得去一趟了。

    我故意先让庄青霜见了叶素冬,也好让他们讲清一切,免的以为是自已设的局。

    我半个时辰之后赶到了文泰阁。

    “:臣叶素冬参见恭王殿下。”

    我眼急手快,在他拜倒之前将他拉住道“:叶大人无须多礼,以后更不许如此,不然霜儿定要找我算帐,哈。”

    “:殿下说笑了,”叶素冬在和庄青霜一番倾谈之下,终放下了心事。

    我们重新落坐,霜儿为我和叶素冬斟上了茶后,才羞答答的坐在我一侧。

    我将昨日情景向他完整陈述了一遍,最后道“:此事体大,绝不可轻举妄动,叶三叔可有对策?”

    我这一改称呼,庄青霜固然喜上眉梢,叶素冬更是受宠若惊。

    “:殿下,这凉国公蓝玉功高震主,骄狂不可一世,若给他机会,必反无疑,想不到他竟和左氏暗中勾结,但臣就是想不通,他们买大匹火yao做什么?要造反也是在京城之中,运往边关,,”

    我淡淡一笑道“:左氏雷火之术数代精研,必有秘密之火器,用以装备蓝玉大军,这倒不用担心,蓝玉现在等的是内乱,否则他绝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兴兵逆反,别人不说,光是燕王就叫他忌惮万分,如今朝内乱象已呈,皇爷爷岂有不知之理,权谋之术他太精通了,平衡之首更无出其右者,只要他在一日,便没人敢妄动。”(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