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二十章 初见慧瑶
    午后,我换上了便装。青衫素袍,另有一种豪雄的气质。

    出府前,我召见了萧飒蒋冲,给他们各派了任务,和我一样换上便衣,萧飒去监视鬼王府和左氏之间的一切动静。蒋冲则去看着船亨沈勋。

    我自已则直奔左氏的府邸。

    也不知是这烟花生意过于好,还是这些人另有目地,出入左府的人可真不少呢。

    朱漆大门敞着,任人自由出入。步入大门后,我眼前一亮。

    好大的院落,正面是上下两层的宏伟楼阁,能看到厅里边晃动的人影。

    左右两边的各排开七八间大房舍,闹哄哄的,不少人在往套好的大车上装货。

    仅是这两边停的就有十多辆正在装货的大车。看样子这些货是运往京城以外的吧。

    忙的团团转的众人,根本没人注意我这个闲人。

    在东边的房合间另开了一道供车马通行的侧门,门内边上五六个孔武彪悍的汉子,眼神炯炯,一看便知是护院武师。

    一张长桌后坐着位四十许的帐房先生,脸上透着一股子精明。显然出货的车都要经过他的查点才给予放行。

    我象是看到了二十世纪的大型货栈,看来这左氏家族确有善长经营的能人。

    我迈开步子,直奔正阁。

    举步拾阶时,恰遇上几个出来的人。

    出于礼让,我侧身立在一旁。

    为首是一位二十左右的青年,玉面朱颜,神态倨傲,目中神光溢溢,竟是位内家高手。另两人显是他的随侍,太阳穴高高隆起,一脸的悍猛气势,一看就知是那种见过大阵仗的人物。

    我怎么看这个青年长的和朱高炽有七分相似呢?

    燕王棣共三子,这位是次子朱高煦呢还是三子朱高燧呢?

    心念间,我的注意力被随即跟出来的一位绝代佳人完全的吸引了过去。

    佳人翠绿衣裙,无袖锈花小坎肩,娇美的身段显的玲珑有致,那张欺霜赛雪的玉面更流溢着夺目的璀灿,黑白分明的眸子透着动人心魄的神采。尤其那股超脱尘俗的绝美气质,使人生出不敢亵du的自卑感觉。

    若其是宋菁相较,实难分高下,只是一个清丽,一个妖艳,各具魅力。她们绝对是同一等级的美女,亦不逊色于夜月青霜这两个绝代娇娃。

    不愧是京城十大美女之一,果然名不虚传。

    我大胆的目光肆意的在她身上攻城掠地。

    左慧瑶当然对我的目光生出了感应,只是她并未向我投注目光,仍玉颜带笑望着向她行辞的青年俊彦。

    “:高煦军务烦忙,即日将随父王前往辽东平乱,希望返朝之日,仍能见到小姐。”朱高煦毫不隐瞒他对左慧瑶的期望,他所说的‘仍能见到小姐’,其实是迫左慧瑶表态。

    “:世子一心为了大明之江山社稷,慧瑶万分钦佩,在此祝愿世子旗开得胜,早日凯旋而归。”这美人儿答的也妙,既不点头也不拒绝,欲拒还迎,高明啊。

    朱高煦也知这美人儿不是那么轻易能搞定的,可恨自已却没那个闲空,不象哥哥高炽那般悠然自得,尽享太平盛世,醇酒美人。

    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他拱了拱手,转身而去。

    这朱高煦虽也狂傲,但他有些狂的本钱,比起那个朱高炽来实不能同日而语。

    我的眼光仍未有所改变,象是在欣赏大自然中最美好的事物一般,灼灼的继续我的伟业。

    左慧瑶一直目送着朱高煦消失在大门外,才将目光稳往我这边。而在这一刻,她的如花俏面却罩上了一层无形而有实的寒霜。

    这个可恶的家伙,目光竟恶毒至此,隔着衣衫都能让自已的肌肤体会到那种火灼般的异样感觉。

    这些年没少见色迷心窍的登徒子,那目光也是一个比一个更大胆更无礼。但没有一个能让肌肤产生异样的。

    该不是碰上了旷古绝今的超级大色狼吧?

    左慧瑶心头大恨之际,已将这可恶的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青衣素袍,体形魁伟,宽肩乍背,竟有股渊停岳峙的豪雄气势。一张古铜色的脸颊,挂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额前一道寸许长的刀疤异常醒目,挺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最吸引人的赫然是对清澈的不含一丝杂质的眸子。

    左慧瑶的心头不争气的剧烈跳动了数下,天哪,这怎么可能,自已竟在如此目光下肌体产生那样的感觉?

    可事实确实如此,因为直至这刻,他目光掠过的地方,仍如斯响应产生着那羞死人的可恨感觉呢。

    就在美人儿俏面涌现红潮的当儿。

    我却自神修中醒过来,刚才无意中的静视,竟让我踏入了无比玄妙的境界中去,眼神有如实质的向被欣赏的事物透出了浓浓的爱恋之情。

    难怪我那师尊喜欢静静的欣赏着大自然中的一切呢,在他眼中没有事物的丑恶之分,更不存在贵贱高低的差别,哪怕那是一株小草,他也只是欣赏着它坚忍不拔的生命力,并向这传达自已的炙热情感。

    我心神俱震,在这一刻才接触到了师尊那宽大博爱的胸怀,那颗流淌着世间最浓情感的爱心。

    想起自已在他面前的无知表现,而他却以包容一切的心胸,承全自已的伟大情怀,远远将自已抛在了一个难以祈及他的高度。

    差距,这就是差距。

    我在这一刻亦清楚的认识到自已和庞斑浪翻云之间的差距。

    师尊,徒儿不会叫你失望的,能以一已之力,承受传鹰大侠和您老人家两世恩泽的人,又岂是会丢你们脸的人呢。

    我缓缓闭上了湿润的双目,因为这一刻,我的眼前是一片无有极尽的虚无,根本不存在任何事物。

    发生在我身上的微妙变化,左慧瑶全程目睹,我整个表情的大起大落,她没有丝毫的遗漏。

    左慧瑶心头剧震,眼前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一瞬间流露了数种世间的情感极致,有令人肝肠寸断的忧伤,有使人热血沸腾的豪情,也有叫人心神俱酥的柔爱。

    “:在下凌远山,一时失态了,左小姐望勿见笑。”我已恢复如常。举手投足间的豪气又回到了身上。

    左慧瑶收摄心神,亦很快的找回了她淡雅如仙的绝世风姿。

    “:凌先生性情中人,何来见笑一说,光临舍下,不知慧瑶能帮的上什么忙?”

    “:小姐客气了,帮忙的可能性不太大,哈,除非小姐你卖给我东西不收我的银子。”

    左慧瑶露出一丝浅笑,“:慧瑶怎么就看不出先生象落草在哪个山头的山大王呢?”

    我一怔,好丫头,一点亏也不吃啊,居然拿话扣我,暗喻老子我是强盗。

    我举步上阶,在她身前停下,注定她一对明眸,故意压低声音道“:说实话,本大王至今还未劫得个象模象样的压寨夫人呢,左大小姐你可要小心了。”言罢,我还故意警觉的左右各瞧了一眼。象足一个诡诡崇崇的山贼。

    左慧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眸中亦掠过一丝异采。(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