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九章 虚空夜月
    若大的金陵还怕没去处啊?而我总不能此时开口邀美人儿去紫金山赏景吧?

    庄青霜何尝不是在思忖着如何脱身,只是今次见这好色的允炆殿下竟和以往大为不同,以前他哪回见到自已不是色迷心窍,口呆眼直的,和个弱智儿绝分不出高低来。

    而这次允炆似和以往换了个人似的,不仅身量高了许多,无形之中竟流露着几许豪气,尤其那色迷迷的目光不见了,代而起之的是纯欣赏的眼神,清而不浊,聚而不散,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给虚丫头打了一顿转性了?

    一股男性特有的刚阳气息使庄青霜的芳心增速跳动。

    我生出微妙感应,哑然失笑道“:光天众目之下戏弄小姐,还望庄姐姐海涵一二,以前允炆有对不住的地方更要请姐姐原谅了,今午允炆备酒,以谢前罪,你我间恩恩怨怨一笔勾销。”这段话字字句句让她听的清晰明白,而我一直未望她一眼,一双星眸只是注视着前路。

    早在我称她姐姐的时候,她便偷偷打量我的侧脸。直至我说完她一直未移开目光。

    一瞬间的感觉让她知道允炆不仅变了,而且变的那样深不可测,变的那样的充满独特的气质和魅力。

    本就俊逸无双的容颜,此时更增夺目的神采。不经意之间流露着难以言喻的自信和悠然的洒脱。他的话语更是充满了男儿的霸道和豪气。

    难道眼前这一切都是一种假象?

    可是叶三叔昨天也说允炆象脱胎换骨一般变了个人似的,他就算骗的了自已又怎能骗得了锐目如电的三叔呢。

    一路之上我和庄青霜都没有说话,我只是沿着路朝前走,似乎没有目地。

    和朱元璋聊了一个上午,估计此时近午了吧,自来了这个年代,我已经没有时间观念了。

    不知不觉中,扶着我的一双玉手悄然撤退了,我亦不点破,而是将沉下的左臂顺势负于身后。

    “:不知你信不信?给那虚夜月暴打了一顿,允炆好象彻底的醒了一般,晕睡了数天醒后竟将以前的事忘的一干二净,差点连娘都不认,哈,,”

    我边走边歪着头向身侧的庄青霜道。

    这美女大为惊讶,却也忍不住一笑,发觉自已失态后忙垂首收颜,口中应道“:殿下确似和以前不同了呢,只是青霜认为和虚丫头打你关糸不大吧?”

    “:嗯,或许她打我只是引发这次失忆转性的媒介吧,我真的很想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弄的你和虚丫头和我好象有三江四海之仇似的。”我很诚肯的道。

    “:殿下真的一点都记不起以前的事了吗?”庄青霜对这一点始终不敢相信。

    我为之苦笑,不是我记不起,是我根本就不知道。

    但这个苦笑的表情却让庄大美女再一次心神失守。

    她强压下波动的心绪,暗忖:也不知今天是怎么啦,怎会如此的不堪,这个允炆不是自已最瞧不起的人吗?

    既使他变了,但他仍是允炆啊。

    可他为何有种强烈吸引自已的东西呢,是那飘忽的气质,仰是那悠然的洒脱,尤其是他的眼神居然是那样的深邃不可测度,是那样的灼热让人不敢接触,偏偏又充盈着好奇,渴望和对一切的爱恋。

    天呀,这一切是真的吗?

    其实我并不知道,每每我收摄心神阶入古井不波的境界时,本应是鹰缘的那种气质便会出现在我身上。

    而且在这一瞬间,我也象换了个人一般,气势变的深不可测,强如庞浪怕也不能将我完全的看透。因为我已以站在能和他们相捋的同一高度了,差的只是心的磨历和神的修行而已。

    这也难怪庄青霜无力抵抗我的巨大魅力,若不是我的恶相先入为主,怕是她此时更为不堪吧。

    我转首望了她一眼,眸光深深的直剌她的眼底,亦将她的目光牢牢吸住,才道“:人为什么要活在过去呢?茫不可测的未来才能给我们的生命带来全新的感受,令我们为之期待,庄姐姐以为然否?”

    话罢我淡淡一笑,确定给她心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才转头继续走去。

    庄青霜在这一刻,被我极有深度的说话打动了,更给我光辉豪气的一面塞满了心田,以前那个丑恶好色的允炆形象倾刻间给击的灰飞烟灭,消失的连残渣也剩不下半丝。

    远处一阵中蹄声急促,一匹杏黄色的雄壮神驹如迅电般奔来。

    我不由眉锋微皱,脚下亦停步不前。

    在这闹市之中,人山人海的街道上,居然有人放马狂奔,帝都天子脚下竟有如此狂妄之辈?

    “:允炆不知什么人敢这般嚣张,于闹市之中信马由缰,也不怕伤着无辜吗?”

    身左的庄青霜似未看到那奔近的神驹,却对我道“:看来殿下真的忘尽了前事,敢在这金陵城中如此嚣张的,除了那虚丫头,怕是很难找出第二个人吧。”

    我闻言楞住了,有道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今儿个算是命犯桃花了,怎么和我要搞定的两个丫头同时相遇了呢,有趣。

    那杏黄马并未驰过我们的身边,而是在距我们停身处五丈外的一家繁华酒楼驻足。

    不过别说,这丫头的骑术可真够精湛的,路上的人似习惯了被这场面骚扰,裂开一条道的人群,在骏马驰过后迅速又合在了一处,不是亲眼所见,还真让我难以相信呢。

    这时我亦看清了马上端坐的绝代佳人,一袭紧身劲装短打扮,健美婀娜的体态直叫人目瞪口呆,手中的马鞭盘成一圈捏在玉人的纤手中。

    她的秀发给一条彩巾包裹着,显得俏丽夺目,雪白的脸蛋上有兴奋的红晕,一双杏目含着威凌,瑶鼻樱口,整个组合配在一起出现在我眼前的便成了一位胜似天仙的盖代红粉。

    和青霜相较,她更多了一份欲动的火热。一动一静,一火一冰,春兰秋菊,难分高下。

    而我欣赏她的同时,她亦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小瑶鼻一皱刹是好看。只是她神色中那丝惊异没逃过我的观察。

    早在她未下马时就注意到我的存在了,更看到了我身边的庄青霜。本来不屑厌恶的眼神再进一步观察我之后转换成了惊讶。

    怎么允炆见了自已不抖了呢?

    这个死色狼真的给自已打的转性了?爹爹前几日也曾说起过这事,看来真有点变了呀。好象不怎么讨厌了啊。

    但我知道,我在她心里的丑恶形象远比在庄青霜心中的要重的多。也不知这美人儿现在有没有和燕王棣的长子朱高炽交往上,以鬼王和燕王棣的关糸,他们的之间应该不错。

    虚夜月仍是一付冰冷冷的神态,冲着我娇喝道“:允炆,你是否忘了本小姐上次说的话了呢?居然还敢大模大样的街上走,”说着还瞪了庄青霜一眼,大该在怪她和我这个恶人同流合污吧。

    青霜则不甘示弱的回瞪她一眼,二女一向是对头,但却没有一点恩怨,真是可笑。

    我不由一挑眉,怎么的?给你打了一顿,还不许我上街了啊?

    这美人儿显是给我大胆的目光盯的发毛了,煞气再次罩面,我却视若无睹,迈步朝她走去,一边笑道“:哇,是虚大侠女啊,依着你的意思,允炆上街时应该找块布蒙着脸,象个小贼那样,贴着墙根走?”

    话音甫落,身侧的庄青霜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实是因为我说话的表情和声调让她忍俊不住。

    就连一脸煞气的虚夜月也是也头扭开,银齿咬着下唇,险些笑出来。

    而街上不少看热闹的人,都轰然笑成了一堆。

    金陵双美加上一个皇太孙,街上不认识我们的人还真的不多。

    只是眼前这个皇太孙和以前那个大不一样,好象顺眼多了。(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