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新覆雨翻云 > 第一至三章魂回洪武重生允炆惊曝隐情
    我睁开眼时,浑身的痛苦已完全消失。

    可眼前的景象令我大为错愕,我并没有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而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令我心底生出莫名恐惧的地方。

    恐惧是因为这里没有灯光,有的只是烛光,无数的粗蜡将我处身的空荡荡大殿照的异常明亮,但这种明亮比起二十世纪的电灯来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这里的古朴味道异常浓郁,床帷,垂帘,布饰怎么如此难看陈旧?

    在拍电影吗?不象。

    我清楚的记得意识消失前飞机坠毁时腾起的巨大火光,就算我活着也不应该躺在这里拍电影啊。

    蓦地,一道灵光在我脑中闪现,我这不会是象那些网络小说中写的死后移魂到了某个古代人的身上了吧?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呀。如果真是这样也应该这样解释,那就是我的灵魂找不到归所,回到了我的前世,又或是我从后世的噩梦中惊醒过来。

    可我对我的前世并没有一丝记忆,倒是对后世所经历的一切历历在目。

    这时一股乏力感入侵我的脑海,真是个头疼的问题。

    我似乎没必要再想下去,网络文看的太多了吧,说不准我现在是在地狱里呢,还是先搞清处境再说吧。

    具体身在何处不重要,关键是我还有意识,还有思想,还记得空难前的一切。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即便我真的死了,可我的记忆和灵魂全在,我仍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老天爷还真照顾我,把一个刚刚拿到硕士文凭的超级人才卷进空难不说,还让他这么活着,命运这东西真叫人看不透呀。

    我胡思乱想之际,大殿外传来了脚步声,而且不止一个人的。突然我一惊,似乎迷底在这刻要揭开了,我心头激动异常。

    不容我多想,殿门已给推开。

    我忙闭上双眼,继续装睡,再没弄清怎么回事之前,还是多听听多看看为妙。

    一个娇美的声音在此时响起,有若天界仙籁,“:皇太孙还没有醒来吗?”润似莺啼的娇音让我联想到发言者定是位绝代佳人。

    “:回恭夫人,皇太孙并未醒转,虚夜月那丫头也够狠的,仗着鬼王简直要反天了,连殿下也不放在眼里。”一个三十几岁的阴沉太监躬着身子向绝美少妇回话。

    在恭夫人身后还跟着两位神情妩媚的女子,个个美若天仙,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万种风情。

    我脑际轰然大震。

    虚夜月?鬼王?恭夫人?皇太孙?

    天啊,我,我不是回到了明朝吗?而且是回到了黄易大师笔下的那个明朝,那个庞斑,浪翻云时代的明朝,还有韩柏,戚长征,风行烈,还有一众的美女,还有,,

    不容我细想恭夫人已行至我身边,我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过来,但我波动的情绪却让这位天命教的高手查知了。

    “:我儿莫怕,娘亲在你身边,你终于醒了,让为娘担心死了。”说着话,恭夫人就在榻边坐下,将我的头揽入香怀中抚慰起来。

    我知道自已波动的情绪让她生出了感应,要知她是天命教教主单玉如的女儿,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试问我气血浮动的情况又怎么能瞒过她的灵觉呢。

    灵机一动,我计上心来,既是受了重伤,当然会发生一些意外的情况啦,允炆以前的事自已可是一点也不知道,而且具体天命教的事允炆知道多少更是不得而知,充其量允炆只是单玉如阴谋中一颗棋子而已。

    而在这种况下失去以前的记忆将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黄大师的覆雨翻雨,我可是读过数遍的,故事情节历历在目。只是老黄为了故事情节把允炆写的小于他的实际年龄,在朱元璋驾崩允炆登基时,他已是二十一岁的人了。只不知我现在是几岁,弄清这个主要问题,我就知道群雄会金陵的准确时间了。

    恭夫人美绝尘寰,难怪朱元璋暗偷自已的儿媳呢,允炆明是皇太子朱标的次子,实则却是朱元璋和恭夫人的私生子,但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太少了。

    除了当事人,大该只有单玉如,朱标知道吧。

    太子朱标在失去长子后,身体就出现了秘疾,而这一秘密除了恭夫人知道之外,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情。

    但偏偏是知情人恭夫人在这当口怀上了第二胎,朱标想不到恭夫人大胆至此,明知自已不能办到这事,她却挺起了肚子,惊怒交加的太子朱标几经逼问,恭夫人吐了实情。

    但朱标却经不起剌激,惊气攻心,一病不起,仅数日之后就魂散魄消了,临死前亦未将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为了两代人的尊严,这个秘密他说不出口。

    他怎么也想不到淫他妻者竟是他的父皇朱元璋。虽死亦不知这是个阴谋,更不知恭夫人会是天命教单玉如的女儿,而这一切单玉如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策划经营了。

    我睁开充满惊恐的双目望着眼前的恭夫人,尖叫一声,挣出她的怀抱,退缩至榻里边靠墙处,一边惊恐道“:别,,别杀,我,,魔鬼,,魔鬼,,你走,,你走啊,,求求你了。”

    看到我的状态,榻边四个人全傻了。

    恭夫人悲从中来,“: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呀,,你可别吓为娘,,儿啊。”美妇人已是热泪盈眶。

    母性的流露,让我不由心头一酸,不管她是恶魔或是圣人,对着自已的骨肉她总会显现慈爱的一面,虽魔门中人自私自利,但同样是人,一样有亲情。

    或许是我永远失去了我后世的母亲之后感到孤独的缘故,甚至渴望母爱的缘故,在这一刻,我被恭夫人的眼泪和流露的至情打动了。

    必竟这身体是她亲生的,我虽占据了它,却只是驱走了它原来主人的灵魂。而更有可能允炆真是我的前世也说不定呢。

    看着我流泪抖颤的惊恐样儿,恭夫人眼底抹过深深的痛。

    而我之所以落泪正是受她伟大母爱的剌激。

    这时那个阴沉的太监又说话了“:夫人,皇太孙不是给,给那丫头打傻了吧。”

    啪的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了太监的脸上,阴沉太监惨叫一声,摔出丈外,一脸骇然的翻身跪地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夫人开恩。”他知道自已这张嘴惹了祸。

    恭夫人本就一肚子气没处撒,这个倒霉鬼竟自动送上门来。

    “:若不是念在你对皇太孙忠心耿耿的份上,今天就活剐了你这个满嘴喷粪的狗奴才。”

    “:是,是,是,奴才该死,该死。”太监吓的魂不复体,一股尿骚味飘荡在了殿中,竟是吓的失禁了。对这恭夫人他可是心存着无比的畏惧感。自太子朱标病逝,恭夫人变的喜怒无常,好几个太监因许些小错被她处死。

    “:没用的东西,给我滚。”恭夫人狠狠瞪了眼太监。

    那太监连滚带爬而去。

    第二章重生允炆

    我知道装的不能过火了,必竟那虚夜月不是想真的要我的命,就以我皇太孙的身份她亦不会那么冲动,更何况这丫头是个鬼精灵,又怎会给父亲虚若无惹这种大麻烦。

    我借着恭夫人的厉喝,身子故意一震,露出困惑的神色,自语道“:这,这是什么地方?”我乍做如梦初醒状,边说边望着她们三人又道“:你,你们又是谁?”

    恭夫人错愕下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唉,真是苍天弄人,可怜我儿一身绝世根骨,母亲却不许他习武,落到如今给一个丫头欺负的地步。

    但话又说回来,他就是真的学了天命教的魔功又怎么样呢?只是更早的让鬼王虚若无挖出天命教的秘密而已,于大计实是有害而无益。

    成大事不拘小节,等有一天我儿登上那九五龙尊,学不学什么捞子武功还不是一样吗。

    只是没想到,因为没有根基底子,真若给人打成了傻子岂不是前功尽弃吗?谁会捧一个傻子登基呢。一念及此,不由一阵心寒。

    难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吗?

    “:我儿你这是怎么啦,连为娘也不认识了吗?”恭夫人当然不想接受儿子变成傻子的现实。说老实话,这孩子可真是象足了自已,俊美的令人窒息,却也轻弱的令人气愤。竟一点没继承他父亲的那种与生俱来的霸气和豪气。胆小如鼠,偏又好色如命。

    尤其这虚架子,上了床连一刻钟也支撑不了,亏他生的一付昂藏七尺的虎背熊腰,居然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主儿,唉,还不自量力,去招惹那媚骨天生的鬼丫头虚夜月,简直是自寻死路。

    我拧着眉盯着恭夫人好一阵的看。

    果然是绝代美女,难怪朱元璋会动心呢。

    天命教本就是魔门旁支,精善姹女秘术,媚态溢显于外,最是勾人魂魄。当年大侠传鹰不就和白莲珏成就了良缘吗。由此可见这传自域外宗师八思巴一糸的媚功是何等的可怖。

    而恭夫人修为高深,她身上的媚是发自骨子里的,绝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住的,举手投足之间不经意显露的风情都会令人血脉激涨。

    柳眉高挑,杏目如漆,瓜子脸,瑶鼻挺正,樱口艳艳,身段更不用说,婀娜多姿,修长丰腴。

    雍容华贵的气质,越发显的她高高在上,给人可望不可及的感觉。

    我心头一阵悸动,不由对眼前的女人生出了奇异的感觉,绝对的成熟艳妇,可惜她是我的母亲了。

    一念及此,不由暗自一笑,自古帝王之家多出淫乱之事,伦常无道,有几个忌惮世俗尘规的,不然以九五之尊的朱元璋又岂会把自已的儿媳妇弄到床上去尽情享受呢。

    这就是手握天下的变态写照。谁敢说三道四,不说没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又待怎样?恭夫人身心亲受,除不反抗还死心塌地,这就是权势的魅力。

    “:你,你真是母亲??那,那我又是谁呢?”我暗笑,这戏不演下去是不行了,一切从头开始,让以前那个软弱无能狗屁不是的允炆消失吧,新的皇太孙将降临人世,这里的一切都将因新皇太孙的降临而改变。

    “:儿啊,你忘了你的身份了吗?唉,这,这可如何是好呀?”恭夫人愁情上脸,但总算放下了另一份担心,没傻就行。

    果然,一切按我想的发展开来。

    这几天恭夫人和另一个长的有些象她的美妇时常来看我,更教我记着自已是谁,并告诉我以前连我都不知道的我的事件。

    虽然她们没人告诉我她是谁,我却知这个绝世美女是我的外婆单玉如。

    她看上去和母亲象一对姐妹,其则她的年龄远非表面那么年轻,只是神功大成,驻颜有术而已。不愧是魔门顶级高手,无论从哪方面看她都完美的无懈可击。

    真够我笑破肚皮的,堂堂的天命教教主单玉如,我的外婆居然给我狠狠耍了一记,没办法呀,不这么做,我这个新角色怎么上场呢,我的聪明才智怎么施展呢,往后一幕一幕令人吃惊的事实怎么说服你们呢?哈。

    我是破而后立,你们就等着看允炆带给你们的全新感觉吧。

    半月之后,母亲恭夫人终于眉开眼笑了。甚至心里暗暗感激打伤我的虚夜月呢,因为允炆不仅变的聪明了,完全和以前象换了个人一般。

    而我却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在我拐弯抹角的问母亲江湖上的事时,知道了黑榜高手浪翻云在不久前失去了心爱的妻子纪惜惜。

    看母亲得意的神情,我却暗自苦笑,怕是外婆怎么也不会相信,浪翻云能成为与庞斑相捋的高手,完全靠她一手所赐,作蚕自缚啊。

    唯能极于情。

    才能极于剑。

    而我成了允炆,将不可改变的站在了浪翻云的对立面。

    和这天人般高手为敌,我不用想也知道后果。这可真是令我头疼的大问题。

    单玉如以为这么做可令浪翻云从此消沉下去,黑榜第一高手从此坠落,却,,唉,,不提也罢,初来乍道,老家伙就为我竖此强敌,看来我还是来迟了一步。

    不过想想,若是早来一步,改变了纪惜惜的命运,那不是少了覆雨剑这么一个盖代高手吗?没有浪翻云的江湖还有意思吗?纪惜惜的死同样是造就浪翻云的一大主要因素。

    既然老天让我来此于浪翻云唱对头戏,我可以逃避吗?

    再说了,我能重新活过来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为什么我不能去创造另一个奇迹呢?

    在这里还有谁能比我更了解这个世界,强如庞斑也不能预见他和浪翻云的拦江之战会是如何的结局,而我却知晓。

    一股豪气中天而起,就让我来和庞斑浪翻云玩玩这个游戏吧。

    这天我一个人躲在我的寢宫中。

    已是日上三杆了,我仍躺在锦被中,反正母亲也不准我出去,正好我想想有什么可令我武功速成的法子。

    不过想了两天没一点头绪。

    就如今帝都金陵的高手哪有一个能和庞浪相捋的呢,包括净念禅宗的那些人和影子太监,连鬼王虚若无等在内,先不说他们肯不肯调教我,就算肯又怎么样呢?

    还能在两年之内把我调教成对抗庞浪的高手?这无疑是痴人说梦吧。

    要知道庞浪那个境界绝不是靠苦修能达到的境界,没有绝世的天分才情,穷一生之力怕也无法达成所愿。

    除非我也能有大侠传鹰的那般奇遇,或可跑到庞浪面前说几句撑场面的话,唉,看来要在武道上和这两个人一争长短的可能性不大了。

    而我拥有的智慧却也不是他们所能及的,我胜过他们的地方也不少啊,而我所掌握的对他们来说无疑都是天机,嘿嘿。

    正做着白日梦时,一个娇嫩的声音传进来“:殿下,夫人要去清凉寺进香,问你要不要去?”第三章惊曝隐懚

    传话的正是我的贴身侍婢迷情,其实她也是天命教的一流高手。

    她和妩媚两人对我可说是侍候的无微不至,说的难听些,就是我撒尿都不用自已解裤子。

    另外这两天我也发现,我在床上那两下确实够丢人的,放在二十世纪,估计能列入早泄的队伍了。唯一令我感到安慰的是男人的本钱有够雄厚的。还真有当色狼的天份才情啊。

    好几次半夜听到迷情妩媚她们的怨叹都说我那条销魂棒长错了地方,换在任何一个懂点yu女之术的男人身上,都将成为不世之伟男,可能世事无十全十美,苍天故意为之吧。

    我倒是懒的和这两个淫婢计较这些,更在这两日将她们轰到了外间去,不和她们共榻,免得丢人现眼,等老子有一天强大起来再和你们算帐,哼。

    也不知外婆和母亲安的什么心,想让这两个淫婢把我弄的精尽而亡吗?不会是你们也想当两天女皇吧?我靠。就算母亲没这个想法,外婆一定这么想过。

    一阵心烦,我随口答应着“:去,怎能不去,殿下我好久没出去了。”

    皇亲贵族的气派果然不凡,卫队开道,一路畅通无阻直奔城西清凉寺。

    清凉寺亦属清凉山脉,不过离清凉山鬼王府倒是有一段距离,清凉寺还在鬼王府的南边,位于清凉山山腰处。

    一路上,我目不转睛的打量这个明朝时期的大都会。

    不愧是古都,繁华的令人不敢相信,一付太平盛世的和祥。满街的走夫贩卒,红男绿女,酒楼客栈林立,各类店铺叫人眼花缭乱。

    这还是我来到这个朝代首次看到的繁华盛世呢。

    虽然这里没有泊油马路,没有高速飞驰的轿车,没有穿着暴露时装的新潮女郎,但它古朴的风情同样令我神迷心醉。

    在二十世纪我只是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在这里我却是万众瞩目的皇太孙,一个在数年后登上历史舞台的帝王。

    在哪过都是一生,数十年的光阴也就一转眼,能来到眼前这个世界,谁知是不是因为我积了几辈子的德呢。

    在这一刻,我心里涌一股暖流,生命是如此的美好,岂能把它浪费呢。

    这刻母亲恭夫人正好看向我,而我脸上流露的神情亦让她感到心头一震。

    这孩子果然变了,不似以前的孤僻,骄妄,胆小,无知,薄情了。

    我双目溢出浓的化不开的深情,迎着恭夫人略带惊异的目光。

    若大的皇家銮驾上,只有我和母亲,在这个世界上,恭夫人是绝对最无私的关心我,着紧我的人,虽从意识上她不算我的母亲,但没有一个亲人的我在这刻完全接受了她这个母亲。

    既然上天安派我来这个遥远的年代当你的儿子,那我就接受这个的安排吧。

    “:娘亲。”我嘴唇有些抖,声音却是满含着感情。

    “:嗯,我儿有话就说,不必吞吞吐吐的,至你伤愈后,你性情大变,却让为娘欣喜非常,娘现在觉的允炆真的象个好男儿了。”恭夫人一边说一边慈爱的伸手抚着我如玉一般的俊伟面颊。

    我在心里早编好了一个故事,我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我最亲的人,如果我不能取的她的信任,我很可能一败涂地,前功尽弃,在我没有足够力量保护自已时,绝不能让外婆感觉到我会成为她的拌脚石。

    必竟我准备做的事是单玉如绝不可能认同的事。不过我们的大目标是一致的,因为我的无能她才会不择手段,若我表现出自已的实力,她还会那么做吗?

    我既知道将来要发生的一切,我当然要改变它,至少让不利于我的因素越少越好,更要营造有利于我的局面,虽然这条路艰辛异常,但我不得不走下去,因为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只当四年的皇帝就给燕王棣轰下台去。最后还落的出家为僧的惨淡收场。

    而目前要做的头等大事就是先让母亲的心向着我。只因我现在太弱了。

    我硬是从眼中挤出了泪水,抓着母亲的手道“:娘亲,这次受伤晕迷中我得到了这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虽是梦中所得,但我却坚信一切都是事实,过去也好,现在也好,将来也罢,许多秘不可宣的东西尽数展现在儿的面前,娘亲,可能你不会相信,但你的儿子真的变了,你的儿子必须改变一些事,为了我们的未来。否则我们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望着我认真的样子,恭夫人大为惊愕,好半晌才道“:我儿到底要说什么?梦中之事我儿岂能信之,人常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儿千万别吓着为娘。”

    “:娘亲,你认为你的儿子是在危言耸听吗?唉,或许得知天机的我不该和你说这么多,徙使娘亲对我猜疑,这是何苦来由。”

    我痛心的样子令恭夫人大为心疼,一把将我搂住怀中,托着我的脸蛋道“:炆儿,你真的知道些什么吗?但娘想不通,万劫不复能和我们扯上什么关糸?你贵为皇太孙,圣上对你也是异常疼爱的啊。”

    恭夫人双目炯炯盯着我,显然不解我话中之意。

    “:娘亲,孩儿要说的话,会令你难以接受的,但其中一部分又会令你深信不疑,而你要全信的话,可以要过一阵子用事实才能证明,孩儿很是矛盾,但这些话儿是断然不会去和外婆说的。”

    恭夫人听到外婆二字顿时惊的合不拢嘴,难以置信的望着我,“:你,你知道你外婆?”这一刻她的心里全乱了,这怎么可能呢,自已是单玉如女儿的事可算是绝密,知者不出三五之数,而允炆绝对不会是其中之一。

    “:娘亲,你不必吃惊,也不必去想是谁告诉孩儿的这些东西,因为那没有结果,现在孩儿只问你一句,你信不信任你的儿子。”

    恭夫人长吁了一口气,强压心中的汹涌情绪,她确实在想是谁不小心泄了这个秘密。

    “:炆儿,信与不信有什么关糸,这无碍我们母子的关糸呀。”

    果然是久经事故的人精,答的如此不着边际。

    我从她怀中挺起虎躯,再深深看了她一眼才道“:娘亲说的不错,在这以前确无碍我们间的亲情,但在这之后却要直接影响我们的母子情了。”

    恭夫人面沉似水,眸中精光闪动,“:炆儿,你到底知道什么?今天怎地说这些奇怪的话?”

    我丝毫不担心她会对我不利,虎毒不食子,何况她也不是那毒虎。

    “:好吧,娘亲,炆儿就再说一件事,怒蛟帮的上官帮主和纪惜惜这两个的人死,娘亲你不会不知其中隐情吧?”我一字一句道来。

    但恭夫人闻之却不啻于一记一记的闷雷。

    天哪,这,这,难道上天真的对我儿泄了天机,这件事肯定只有自已和母亲单玉如以及当事人瞿神医知道,绝不会有第四个人晓得。

    可是允炆确真的道破了天机。眼前的允炆仅仅十数天之后再也不是自已能看透的那个允炆了。

    看了眼俏脸失了血色的母亲,我握紧她冰冷的玉手道“:娘亲,你不会认为这事也是外婆告诉我的吧?”

    恭夫人此刻真是心乱如麻了,倒不是怕谁知道这件事,而是想不通允炆是如何知道这些本该是绝密的绝密的。

    一种无力感悠然升起,难道真是苍天教化我儿不成?

    蓦地她想到了另一个隐秘,面色不由苍白,半天才颤声道“:炆儿,你,,你,可知你,,哦。”最终她还是没说出口。

    即便他真的知道,自已又有何面目问出口呢?( 新覆雨翻云 http://www.ncxs8.com/2_2596/ 移动版阅读m.ncxs8.com )